欧卿祺来了,为了避免多说多错,宋芦自然是不乐意让欧卿祺在这里多待着的,杨大婶看着欧卿祺坐在简陋的小院子里不怒而威的模样和气场,不由得微微一愣,也不敢多说话。

  小白和杰瑞姗姗来迟,错过了欧卿祺吃飞醋的场景,不过从杰瑞眉眼含笑的得瑟和小白含羞带怯的模样,宋芦就敏锐的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二少爷,您要喝什么?我去给您倒。”小白也很不想跟欧卿祺同处一个空间内,特别是心里有秘密的时候,这种不乐意得到了最大化的放大。

  可是欧卿祺坐着不走小白也没办法啊,只能去硬着头皮上了,杰瑞看着欧卿祺的晦暗不清的脸色微微撇嘴,一把拉着小白说:“他什么都不喝,气饱了。”

  小白愣头愣脑的啊了一声,杰瑞笑眯眯的在小白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一旁看着的杨大婶看着杰瑞的目光多了一丝打量。

  宋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宋芦总算是发现了,只要欧卿祺在这儿,除了杰瑞那个没心没肺的货色跟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感到自在。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宋芦起身扯了扯欧卿祺的衣服,轻声说。

  欧卿祺目光淡淡的在宋芦的身上扫了一眼,发现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非但没有因为思念自己而变得消瘦,相反的还变得比之前圆润了不少。

  这个明显的认知让欧卿祺的心情实在是很不美好,可是如果宋芦真的瘦了吧,欧卿祺估计就该更加的不开心了。

  再大的怒气也抵不过心疼老婆啊!欧卿祺被自己脑海里的极端想法折腾的死去活来的,货真价实的痛并快乐着。

  }酷n6匠z“网唯st一|,正版,%。其,%他vX都√6是d盗2/版F

  “怎么,不多坐会儿啊?我还以为你舍不得回家了呢。”欧卿祺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呛得杰瑞差点没把嘴里的葡萄给吐出来。

  宋芦无语的扶眉,好声好气的对着欧卿祺说:“走吧,你吃饭了吗?回家我陪你吃饭好不好?”

  听到宋芦温声细语的哄着自己,尽管在杰瑞戏谑的目光打量下有点脸上无光,可是欧卿祺还是很享受被宋芦宠着的感觉的,眼里也多了几分温度。

  “那行,回家吧。”欧卿祺觉得老婆还是不能太宠着了,有时候还是得严厉一点,你看自己一冷脸,宋芦就上来哄着自己了不是。

  看到拧巴的欧卿祺终于答应乖巧的跟自己回家,宋芦无声的松了一口气,转头对着有些目瞪口呆的杨大婶歉意的笑了笑说:“阿姨,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

  听到宋芦说明天我再过来的时候,杨大婶明显看到了欧卿祺的背影猛地一僵,迅速升腾起一股凉气。

  “行,路上小心,小白去送送,你们慢走啊。”杨大婶笑着对宋芦说,眼看着小白就要出去送宋芦跟欧卿祺了,杰瑞不乐意了,一把拽住了小白说:“送什么啊送,欧卿祺又不是不认识路,再说了,人家夫妻俩久别重逢,你就别跟着碍眼了。”

  小白习惯性的在听到杰瑞的话后止住了自己的脚步,目送着宋芦和欧卿祺走出了大门,没有注意到杨大婶看着杰瑞的目光多了一丝热切。

  从杨大婶家出来欧卿祺就又开始了抽风的无尽路程,低着头往前走,可是就是一言不发,浑身飕飕的放着冷气,看得宋芦牙根发冷。

  宋芦是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心里再次怀疑自己跟欧卿,到底是谁怀孕了,怎么传说中的孕妇情绪不不稳定的种种阵仗,全他娘的跑到欧卿祺身上去了?

  宋芦郁闷着被欧卿祺沉默着塞到了车里,欧卿祺一如既往的低下头给宋芦系好了安全带,然后默不作声的走到了驾驶座上。

  欧卿祺准备低头发动汽车的时候一双带着淡淡的的香气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胸前,温柔细致的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欧卿祺的目光微微凝滞。

  “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记不清了,这种小事还是要注意,马虎不得。”宋芦确认了欧卿祺身上的安全带系好之后有些不放心的说,欧卿祺的眼底划过一丝得意,我不会告诉你,我是故意的。

  面对宋芦的温柔贤惠,欧卿祺还是坚定的保持着面瘫神情一言不发,看着欧卿祺阴郁得可以扭出水来的表情,宋芦没好气的说:“差不多得了,别闹。”

  “谁闹了,你不回家还有道理了?”在这件事上欧卿祺觉得自己是真的占据了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根本无惧和宋芦争论。

  宋芦觉得这样孩子气的欧卿祺真的是难得一见,心里也生了逗弄的意思,目光戏谑的说:“怎么,我还不能出门玩儿了?还是跟女的玩?”

  欧卿祺闻言一幅正气凛然的模样坚定的摇头,宋芦见状才觉得没那么郁闷,你要是敢说连女的都不可以一起玩了,我就撕了你。

  结果宋芦心里的小庆幸还没来得及浮出水面,欧卿祺就义正言辞的说:“可以玩,但是不能玩太久。”

  宋芦被欧卿祺直接气得没脾气了,笑得满脸无奈:“合着我出门都不行了是不是?欧卿祺,没你这样管制人的啊!”

  听到宋芦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恼怒,欧卿祺有些郁闷的嘀咕:“主要是老婆跟别人玩我就不开心,老婆再带着我的小公主跟别人玩,我就更不开心了,我的大公主跟小公主都不陪我,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个……”

  听着欧卿祺义愤填膺振振有词的歪曲事实,宋芦的额头上挂下无数条黑线,真的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欧卿祺这样不要脸还来得理所当然的。

  “那你想怎样?”宋芦挑眉看着欧卿祺问,欧卿祺心里欢呼,终于这样问了,感觉好激动,可是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

  “老婆,你自己一个人出去玩儿就算了,你也不能让我独守空房对不对?所以把小公主留下陪我就好,只要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欧卿祺大方的说,宋芦闻言眼里不自觉的抽动。

  “欧卿祺,我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你,现在孩子才两个月大……”宋芦满脸的黑线,欧卿祺理所应当的说:“所以在小公主可以单独陪我之前,委屈老婆你陪着我吧。”

  宋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