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一听到宋芦一喊,电话另外一头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的时候就知道坏事了,还没来得及解释呢,就听到一个跟杰瑞嬉皮笑脸的声音截然不同的低沉嗓音传来:“把你现在所在位置发给我,我立马过来。”

  小白可以毫不犹豫义正言辞的拒绝杰瑞,可是却没有那个小胆子拒绝欧卿祺,稍微顿了顿,小白很没有骨气的把宋芦出卖给了欧卿祺。

  当那条写着自己的地址的短信发出去的时候,小白猛地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真好,终于被发现了……

  宋芦还在不知道自己转眼间就因为自己的一声呼喊被小白给出卖了,还在沾沾自喜自己今天的成果,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杨大婶为了让宋芦补补身子特意炖了一只鸡,宋芦为了不辜负杨大婶的好意索性就留在了这里吃饭。

  酷匠uA网正版首发

  饭桌上小白不停的低头看自己的手机。宋芦有些奇怪的问:“怎么,等谁电话呢?”

  小白闻言差点没把自己手里的汤碗给扔到了地上,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怯生生的说:“没有,没有,吃饭,二少奶奶您多吃点。”

  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戏谑,打趣的说:“有人约?那你就先走吧,不用管我都行,据说坏人姻缘是要挨马踢的。”

  小白听到宋芦打趣的话,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一眼看去倒是有几分心虚的模样,看得一旁的杨大婶两眼发亮,目光上下打量心小白。

  “宋丫头,小白在公司有对象了吗?这孩子问她也不说,年纪也不小了,让我干着急。”杨大婶有些抱怨的说,小白闻言目光微微凝滞,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的僵硬。

  宋芦不清楚杰瑞跟小白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也不好妄加评论,只是淡淡的小心说:“阿姨,你不用着急,小白的条件那么好,还怕找不着称心如意的?慢慢挑着。”

  宋芦没有提自己跟杰瑞的事,小白猛地松了一口气,低头吃饭心里嘀咕:二少爷怎么还不来啊……

  因为欧卿祺要通过小白找到宋芦,杰瑞坚定的要去小白那里看看有什么鬼,然后两个同样被抛弃要一个人吃饭的男人踏上了寻找老婆的旅程,其中有一个还不是自己老婆。

  “唉你说,你们两个凑在一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遮遮掩掩的算什么事儿?”杰瑞想了一路,也没有想清楚小白拒绝自己的理由是什么。

  自己跟宋芦也是熟人,有什么好避讳的?而且两个女人,还有一个是孕妇,这两人凑在一起也干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那小白为什么不想自己过去呢?

  欧卿祺的心里也郁闷,自己的老婆不在家陪着自己吃饭,不安慰自己劳累的小心灵也就算了,怎么可以跑去跟一个女人吃饭呢?

  难道是说自己的魅力值下降了还比不上小白了?怎么想欧卿祺都想不通,小白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到底是哪里比自己好,宋,咋就不乐意陪着自己,乐意陪着小白呢?

  欧卿祺暗暗磨牙:小东西,等我抓到你,你才知道什么叫做教训!

  小白等了很久的手机终于发出了悦耳但是在小白的耳中听起来像是催命的鼓点的声音,看到小白抓着手机冲出了大门,宋芦无语的撇嘴,我看起来很像是那种听八卦的人吗?

  “二少爷,您来了?”看到欧卿祺的瞬间,小白还是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面对欧卿祺的时候抵抗寒冷的能力,欧卿祺还没有说话,小白就先打了一个寒战。

  杰瑞见不得欧卿祺欺负小白,走上前一把搂住小白的肩膀挑眉瞪着欧卿祺:“看什么看!还不进去找你老婆去!”

  没兴趣搭理幼稚得出奇的杰瑞,欧卿祺转身走进了那条小白冲出来的巷子,幽深低沉的声音从中传来:“几号?”

  “尽头倒数第三家就是,二少奶奶在里边呢。”小白有些怯生生的说,杰瑞好笑的挑眉,丫的,你也有怕的?

  欧卿祺问几号的时候声音不小,宋芦正在奇怪自己怎么听到了欧卿祺的声音的时候就听到了欧卿祺在门外:“请问可以进来吗吗?”

  欧卿祺的声音宋芦是怎么也不去认错的,瞬间就有点蒙逼了,欧卿祺怎么过来了?在宋芦蒙圈的时候欧卿祺又低低的问了一遍。

  杨大婶走过去开门不料被宋芦一把拽住,压低了声音对着还在一脸蒙圈的杨大婶说:“千万别告诉他我是来学做糕点的,就说我是来找小白玩的,知道了吗?”

  杨大婶完全整不明白宋芦到底是在闹什么,可是看着宋芦紧张的模样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得到了杨大婶的保证,宋芦才松开了自己抓着杨大婶的手。

  欧卿祺看到宋芦悠然自得的坐在葡萄架下吃葡萄的时候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不开心的是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不搭理自己,独自跑来这里享受。

  满足的是这个小家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看到宋芦的一瞬间欧卿祺就觉得自己心里缺失的那一块被填得满满的,从骨头缝里透出一股舒畅,哪里还记得要收拾宋芦的豪言壮语。

  “合着你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我一个人在家里冷冰冰的饿肚子,老婆,你好狠的心呐。”欧卿祺狭长的眸子笑得眉眼弯弯,对着宋芦的颇有些哀怨的说。

  宋芦闻言满头的黑线,走到欧卿祺的身边伸手捏了捏欧卿祺的脸,没好气的说:“我不就出来玩玩吗?怎么,跟小白玩都不行了?”

  欧卿祺把宋芦作怪的小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低低的说:“沁儿是只要小白,不要我了吗?”

  宋芦好笑的拍了一下欧卿祺的胸口,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这是吃得哪门子飞醋?”

  欧卿祺很认真很严肃的对着宋芦说:“吃的是82年的老陈醋。”

  宋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