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欧卿祺身后的杰瑞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欧卿祺这货实在是太狠了,谁不知道欧凡的情妇怀孕被杨家逼着堕胎,而杨雨菲又一直没动静的事儿,欧卿祺这话可真的是挑着伤口戳的。

  欧凡面色稍微一僵,对着欧卿祺笑了笑没有接话,欧卿祺还在慢悠悠的说:“大哥大嫂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打算要个孩子?”

  “这种事不着急,顺其自然就好。”欧凡有些咬牙的对着欧卿祺的说,欧卿祺不以为然的挑眉,眼神里透着明显的挑衅:我还以为是你老了,不行了呢……

  欧凡在欧卿祺这里从来没有讨过口头上的便宜,被欧卿祺毫不留情的一呛声,脸上的僵硬逐渐扩大。

  有些冷冰冰的带着咬牙的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以工作为主,出现的问题还希望二弟在今天的会议上作出合理的解释。”

  欧卿祺目光淡淡的在欧凡的身上扫了一圈,语气带着淡淡的讥讽:“是么?大哥你可瞧好了,我想你是不会失望的。”

  欧凡轻哼一声率先走进了公司,杰瑞无比的感叹的说:“这样真的好吗?你觉得欧凡的心脏能够承受这样大的惊喜吗?”

  “要不你和他准备两斤速效救心丸?”欧卿祺凉幽幽的说,自带随身空调走进了公司,杰瑞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宋芦照例赶到杨大婶家的时候发现虎子也在,笑眯眯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再次在心里打定主意:我一定要生个姑娘,儿子实在是太皮了……

  “杨阿姨,我来了。”宋芦轻笑着拉着虎子的手往里走,抬头就看到杨大婶身边站着小白,不由得目光微微一沉,愣住了。

  小白看到宋芦的时候直接就张大了嘴,眼睛瞪得圆圆的,如果不是眼珠子还在哧溜哧溜的转,宋芦都快要以为这货没气了。

  “宋丫头来了啊!快坐下,我去给你倒水。”杨大婶爽朗的笑声从屋子里传来,看见小白死死的盯着宋芦的时候嗔怪的皱眉:“小白,赶紧去给宋丫头搬个凳子,宋丫头,快来这里坐着。”

  “漂亮姐姐,这是我小白姐姐!小白姐姐也可厉害了,她会做很多好吃的呢!而且小白姐姐也是在大公司里边上班哟!”虎子颇有些得意洋洋的对着宋芦说,小白闻言脸上一阵尴尬。

  无语的白了还在耀武扬威的虎子一眼,小白有些僵硬的说:“二少奶奶,您怎么在这儿啊?”

  4;酷Jv匠网x永/…久QL免◇#费看小8说MJ

  听到小白的话,在场的除了虎子根本听不懂之外,所有的大人都愣了,小白叫宋芦二少奶奶,那么这两人必然是认识的,而且听小白的称呼,只怕宋芦的身份比自己想象中的开头更大。

  “小白,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儿呢?嗯?”宋芦无语的笑了笑,随意找了个地方坐着对小白说。

  小白有些拘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宋芦说:“这是我婶婶,今天我不是休假吗,就顺便来看看。”

  听到小白这样说宋芦才注意到杨大婶跟小白在眉眼处确实长得像,轻轻的笑了,有些无奈的说:“我只是来找杨大婶教我点东西,你不用这样紧张,真的,我不是微服私访来着。”

  小白被欧卿祺安排跟着宋芦的时间不算长,可是也知道宋芦是个很好相处的人,闻言微微抿嘴笑了笑。

  一旁的杨大婶笑着说:“合着你们认识呢?小白,还不跟婶婶介绍介绍。”

  小白这才反应过来,对着杨大婶说:“婶婶,这是我们公司老板的太太,欧氏的二少奶奶,之前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听到小白这样说,不管是杨大婶还是虎子他妈妈眼里都多了一丝拘谨,尽管一开始就猜到了宋芦的身份不简单,可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大的一个开头。

  尽管杨大婶和虎子他妈不清楚欧氏的二少奶奶是个什么概念,可是小白在这片是有名气的有出息,考了个好大学,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公司上班。

  而宋芦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娘,这样的身份又如何让人不拘谨,杨大婶有些意外宋芦的身份,眼里闪烁着浓厚的诧异。

  虎子不明白大人心里的迟疑和顾虑,走到宋芦的身边拉着宋芦的衣服说:“漂亮姐姐,二少奶奶的意思是你比小白姐姐还要厉害吗?”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眉眼含笑的说:“可以这样说。”宋芦说着把虎子抱到了自己的膝盖上,小白连忙说:“二少奶奶,您怀着孩子呢,给我抱着就行。”

  “没事儿,哪有那么娇气,是卿祺大惊小怪了,你们也跟着他胡闹。”宋芦清浅的笑着对小白说,小白好像也想起了欧卿祺的紧张,捂着嘴笑。

  “二少爷那不是紧张您呢?平时哪里看得见二少爷着急的样子,也只有提起二少奶奶的时候才能看到二少爷笑了。”小白在宋芦的身边坐下,打趣的说。

  杨大婶看着小白跟宋芦说话,心里的紧张卸下去了一大半,走进屋子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吃的给端了出来。

  “来来来,别光顾着说话,尝尝我今天刚做好的鲜花饼。”杨大婶首先递给宋芦一块,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笑意:“尝尝吧,待会儿自己试试能不能做出这个味道。”

  看到有吃的坐在宋芦膝盖上的虎子也乖巧的下地,胖乎乎的小爪子眼看着就要伸到盘子上去了,小白啪的一下打在了虎子的手上,故作严肃的说:“走,我带你洗手去!不洗手就不准吃!”

  虎子可怜巴巴的回头看着宋芦,那模样仿佛是希望比小白厉害的宋芦能够压制住作妖的小白,让自己吃东西。

  宋芦接收到来自虎子求救的眼神,无奈的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虎子只能在一群大人笑吟吟的目光注视下被小白拉着去洗手,背影透着淡淡的萧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