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两天欧卿祺和宋芦达成了一个诡异共识,或者说两人的作息时间诡异的相似,忙得脚不沾地。

  欧卿祺忙着和欧凡斗法,宋芦忙着去拜师学艺,两人都是青天出门,暗夜归家,看得王叔暗自咋舌,这两人到底是咋地了。

  洗完澡出来欧卿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王叔跟自己说的话,眉毛微微拧巴,看着坐在一边认真的抱着一个本子不知道在研究什么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疑惑。

  其实欧卿祺也奇怪宋芦怎么天天出门,还不让人跟着,一开始欧卿祺以为宋芦是忙活宋氏的事,可是如果说宋芦是忙着宋氏的事,也没必要显得那么神神秘秘的啊!

  欧卿祺慢慢的走到宋芦的身边,还来不及看到宋芦的手里抱着的本子到底是什么,就被宋芦眼明手快的合上了本子,欧卿祺的脸色微微一僵。

  “你怎么过来了?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吓人呢。”欧卿祺还没说什么呢,宋芦就开口抱怨上了,欧卿祺的脸色就更加的精彩了,没见过反咬一口倒打一耙还来得那么自然而然的。

  “不是我……”宋芦的直接不搭理欧卿祺精彩纷呈的脸色变换,拿着自己的宝贝小本子就起身走到了床边,小心翼翼的把本子放到了柜子里,然后转身去洗澡。

  看到宋芦对那个小本子的宝贝程度,再看自己被冷落了好几天的悲惨遭遇,欧卿祺瞬间就忍不住磨牙了,你不让我看是吧?我还偏要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欧卿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结果手刚刚放到了柜子的把手上,宋芦就含着牙刷出来了,欧卿祺无奈只能把手收回来,眼睁睁的看着宋芦把那个宝贝小本子拿着进了浴室。

  走之前宋芦的眼神轻飘飘的在欧卿祺的身上扫了一眼,含糊不清的说:“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说完宋芦就潇洒的拿着自己的小本子走了,没看到身后欧卿祺头顶的天雷滚滚,满脸黑线。

  欧卿祺的心里是真的憋屈啊!我是你的亲亲老公好吧,在你心目中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小本子?!瞬间欧卿祺就不乐意了,暗自磨牙。

  我只不过是想要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你用得着那么防着我吗?连洗澡都带着,摆明了就是对我不放心呗!

  越想欧卿祺就越郁闷,一想到自己在宋芦心目中的地位还比不上一个小本子,欧卿祺就觉得自己的心哇凉哇凉的,一生气就把被子塞到了自己的嘴里想像成那个跟自己争宠的本子狠狠地撕咬。

  其实这个就真的是欧卿祺自己想多了,宋芦这几天忙着拜师学艺根本就没注意到欧卿祺的情绪变化,压根就没想过欧卿祺会偷看什么的,拿进来只不过是宋芦不记得了其中的一个步骤,想要看看而已。

  等到宋芦拿着小本子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欧卿祺已经结束了和被子的战斗,满脸郁闷的把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企图引起宋芦的注意。

  意外就是宋芦忙着回味自己今天学的东西,根本就没空搭理欧卿祺的小情绪,然后等安慰的欧卿祺成功的被宋芦冷落了,黑了一张俊脸。

  也许是欧卿祺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太重,或者说是宋芦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关注到了苦逼的欧卿祺,宋芦有些漫不经心的问:“你怎么了?公司很忙吗?”

  听到宋芦终于开口跟自己说话了,欧卿祺的心里乐得恨不得开出一朵花来,可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还是绷着脸说:“没事儿,就是有点累。”

  欧卿祺这话求安慰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人家都说有点累了,按照常理来说,那么宋芦是不是得安慰安慰。

  可是宋芦就不是一般人呐,听到欧卿祺说有点累,宋芦低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关掉了欧卿祺那头的床头灯,淡淡的说:“累了就早点休息,睡吧。”

  宋芦还在研究那个小本子,欧卿祺的脸沉浸在黑夜中和黑夜融为一体,实在是太难看了……

  第二天一早欧卿祺就爬起来了,破天荒的没有着急忙慌的赶去公司,纹丝不动的坐在餐厅里等着宋芦一起吃早饭。

  王叔奇怪的看着欧卿祺眼底的黑青,有些疑惑的问:“二少爷你怎么了?没有休息好吗?”

  听到王叔的话欧卿祺差点是没洒了一把心酸泪,连王叔都看出来了自己没有休息好,我就不信你就看不出来了?!

  酷匠◇网{●首co发√"

  可是宋芦注定了不是一般人,看到欧卿祺端坐在餐厅的时候眼里划过一丝诧异,然后奇怪的说:“今天公司不忙吗?你怎么还在这儿?”

  听到宋芦那句你怎么还在这儿?欧卿祺的心啪嗒一下碎了,有什么会比自己的老婆用一种淡然的语气问自己怎么还在这儿让人感到更加的悲凉……

  欧卿祺觉得自己被宋芦嫌弃了,耷拉着脑袋试图换取宋芦的关注,结果宋芦只是淡淡的对着王叔说:“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不用等我。”

  欧卿祺看着宋芦潇洒离开的背影,很想对着宋芦呼喊:老婆啊!我在这儿呢!我在这儿呢!

  宋芦潇洒的走了,欧卿祺哀怨的看着满桌子的吃的觉得味如嚼蜡,真的是不开心啊好吧……我老婆居然无视我……无视我……

  欧卿祺哀怨的顶着满头的黑云来到了公司,杰瑞见状自动退避三尺,心里暗自感叹:丫的,这戏演得过了,跟真的不开心一样……天知道,欧卿祺是真的很不开心……

  看到欧卿祺不开心摆着个大黑脸,欧凡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的舒坦,步步生风的走到欧卿祺的跟前笑吟吟的说:“二弟这是怎么了?没休息好还是怎么了?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呐。”

  欧卿祺现在满脑子都是宋芦成功的无视自己往外跑的背影,一肚子的窝火气找不到地方撒气,欧凡自动碰上欧卿祺自然是不会放过。

  “大哥家里没孕妇,不知道照顾孕妇的辛苦,我倒是理解大哥。”欧卿祺凉幽幽的对着欧凡说,欧凡的表情成功一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