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大婶端着茶放到宋芦的面前,笑吟吟的说:“来,这是我今年新做的花茶,看看喜不喜欢。”

  宋芦接茶的手微微顿了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有些郁闷的对着杨大婶说:“不好意思阿姨,我怀着孩子,医生说不能喝茶。”

  听到宋芦这样说,虎子的妈妈眼里迸发出淡淡的亮光,看着宋芦有些惊讶的说:“孩子多大了?还在完全看不出来啊!”

  “快两个月了。”宋芦听到提起自己的孩子,眼里噙着淡淡的笑意,低着头说。

  杨大婶闻言直接哈哈大笑,走进屋子重新给宋芦倒了一杯牛奶,颇有些语重心长的对着宋芦说:“看你身子不是那种壮实的,这开头三个月可得好好注意,还有你这身子看起来也忒单薄了点。”

  宋芦笑眯眯的接过杨大婶递过来的牛奶抿了一口,轻声说:“我知道了,谢谢。”

  一直被大人冷落的虎子有些好奇的走到宋芦的身边睁大了眼睛问:“姐姐,你的肚子里是有小宝宝吗?”

  “是呀,你喜欢小宝宝吗?”宋芦低着头笑着问。

  虎子闻言认真的思考了半天,才郑重其事的说:“我想要小妹妹,姐姐生个妹妹好吗?”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好笑的想:难道说喜欢女孩儿是男人的天性……这么点小屁孩的想法怎么也跟欧卿祺那厮一样啊……

  看到宋芦不说话虎子的母亲以为宋芦是生气了,因为宋芦一看起来就是那种富贵人家的夫人,肯定是想要个儿子的吧。

  一想到这连忙说:“大妹子你别介意,小孩子不懂事,你肚子里这个肯定是个大儿子。”

  宋芦感觉到女人语气中的紧张,有些好笑的挑眉,带着淡淡的无可奈何的说:“没有,我只是想起了我的丈夫,也是心心念念的想要个女儿。”

  宋芦提起欧卿祺的时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自觉的眉眼含笑弯弯,一旁坐着的杨大婶看着宋芦的这副模样,眼里划过一丝羡慕,不由得打趣道:“丫头好,乖巧懂事,小子皮,不好养活。”

  听到杨大婶的话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男性,虎子嘟嘴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杨奶奶,我也乖巧着呢!”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心眼儿咋就那么多呢?”杨大婶笑着往虎子手里塞了一块糕点,扭头看着宋芦说:“丫头,你今天找过来是有事儿吗?”

  欧卿祺回到公司的时候心情绝对谈不上美丽,废话,谁不能安生在家陪着自己的亲亲老婆,被人折腾到公司来心情都好不起来。

  杰瑞远远的就感受到了来自欧卿祺身上的浓浓的杀气,很自觉的后退三步保持着跟欧卿祺绝对安全的距离,看着欧卿祺的背影咋舌。

  心里边暗暗嘀咕:这货咋地了,这副模样估计都不用和欧凡斗智斗勇了,直接把欧卿祺放出去给欧凡冻死得了,省心省力。

  “情况怎么样了?把我折腾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欧卿祺语气不善,明摆着的爷不开心。

  杰瑞不敢触欧卿祺的霉头,正色说:“这次出问题的是你手下那个投资项目,据说是泄露了标底,然后你是头号怀疑对象,所以就遵循总裁教诲,把你给召唤回来了。”

  欧卿祺闻言两条英挺的眉毛狠狠地的往中间一挤,仿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眉宇中透着浓浓的怒意。

  “他是傻逼吗?那个投资还没有开始,他妈的就忙着折腾我?泄标底?能不能来个有点技术含量的理由!”

  欧卿祺有些烦躁的低吼,杰瑞没整明白欧卿祺为什么今天这从骨头缝里都透着浓浓的怨气,自动屏蔽了欧卿祺的冷气攻势,在心里嘀咕:我也觉得他丫的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我觉得,他有病,你就是医病的药,只要你熄火了,他的病也就好了……”杰瑞还是没忍住,嘀咕着说,欧卿祺的脸色猛地一僵,眼里放出两道利刃。

  就在杰瑞以为欧卿祺要用自己的眼神把自己绞杀了的时候,欧卿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微微挑眉。

  “我记得负责那个投资项目的直接负责人是杨林。”欧卿祺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却让一旁的杰瑞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杰瑞有些幸灾乐祸的补充:“没错,而且那个人还是欧凡的小舅子,不对,是表小舅子。”

  “既然出问题了,那就查呗,连带着之前的旧帐烂账一起查,可别漏下了什么,你说对吧?”欧卿祺伸手理了理自己整齐的衣袖,凉幽幽的对着杰瑞说。

  杰瑞好笑的挑眉,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戏谑:“这一查,就不知道有多劳心劳力了,也不知道那位,到底得准备多少速效救心丸才能够镇定住了。”

  欧卿祺淡淡的瞟了杰瑞一眼,将杰瑞脸上的戏谑嘲讽尽收眼底,眼神轻飘飘的从杰瑞的身上扫了一眼,装模作样的说:“现在通知下去,开会加班,必须争取在总裁生气之前把问题查出来,明白?”

  杰瑞一幅严肃的神情点头,郑重其事的说:“一定努力不让总裁失望,经理你放心吧!”

  杰瑞的心里默默吐槽:不然总裁担心?你是怕那货反应过来了吃亏不够吧……好吧,欧凡惹到你真的是太不幸了……

  }酷~A匠`网唯√一42正-/版,☆O其D他c=都3是L盗版

  欧凡绝对没想到,欧卿祺在欧凡动手之前就把自己手下的负责人基本都换成了跟欧凡沾亲带故的人物。

  这样的招数连杰瑞都觉得欧卿祺的心肝都是黑的,欧凡的人被欧卿祺重用,自然是不敢马虎的。

  生怕欧卿祺拿着这个找欧凡的麻烦,而欧凡一定会努力给欧卿祺制造麻烦的,然后就是欧凡跟自己的人过不去的故事情节了,欧卿祺只要配合看戏就好……

  欧卿祺漫步朝着自己的办公司走去,想起欧凡的所作所为眼里划过一丝寒意,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欧凡,你别逼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