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店关门了,也就意味着欧卿祺爱吃的玫瑰花饼买不着了,宋芦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无力,一股浓浓的挫败弥漫在宋芦的心头。

  “难道说真的买不到了吗?”宋芦低着头喃喃低语,眼里闪烁着淡淡的难过。

  宋芦站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看着神情悠然的人来来往往,没有往日看到的人脸色的焦急或是阴暗,心里慢慢的松了下来,找了个椅子坐着,安静的看着那些仿佛超脱喧闹的行人。

  时间慢慢的过去,归家的大人开始出来寻找自己家的小孩子回家吃饭,看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被一双大手拉着往家的方向走,宋芦的眼里噙着淡淡的笑意。

  看着那些被大人拉着还一步三回头的小家伙念念不舍的看着路边自己花费了很多心思才堆砌而成的新城堡,不开心的嘟嘴。

  宋芦仿佛就看到了多年前有这样一个同样小小的人儿被一个温婉的女子拉着往家的方向走,嘟着薄薄的唇,不开心的皱着俊朗的眉头。

  宋芦以前一直都觉得薄唇的男人必然是薄情的,可是在和欧卿祺在一起之后,宋芦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有多错误,那个不是薄情,而是不轻易动情。

  “妈妈,就是那个漂亮姐姐想要买鲜花饼。”之前宋芦问的那个小男孩指着宋芦扭头对着一个女人说,男孩口中的妈妈神色拘谨的看着宋芦,对着宋芦尴尬的笑了笑。

  女人拉了拉执意要朝着宋芦走过来的小孩子,有些抱歉的对着宋芦笑了笑,怯生生的说:“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看着小男孩对着自己瞪圆了眼睛笑了笑,宋芦好笑的挑眉,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带着毛刺的头顶,轻声说:“没关系,小孩子很可爱,再说了,的确是我打听的,小孩子说的是实话。”

  听到宋这样说,女人仿佛松了一口气,因为宋芦看起来就跟这里的人不一样,那样的气质绝对不是这样的环境能够渲染出来的。

  而宋芦的一件衣服也许就会是自己一家人一个月或者更久的生活费,女人没有孩子的天真,清楚的明白自己是惹不起宋芦这样的人的。

  感觉到女人的拘谨,宋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站起身来再次开口询问:“请问一下你知道这里很多年前有一家买玫瑰花饼的店吗?”

  这句话宋芦今天不知道自己到底问了多少次,可是反复得到的都是一个同样的否定的答案,宋芦不得不说,自己这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问出的问题,因为宋芦自己心底也对找到那个地方失去了信心。

  听到宋芦这样说,女人认真的低着头思考了一下,怯懦的眸子里飘过一丝亮光,有些兴奋的对着宋芦说:“你说的是杨大婶家的吧,不过她家好多年都不卖了的。”

  听到这样的线索,宋芦眼里快速划过一丝亮光,有些激动的说:“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可以带我去吗?”

  1酷;F匠C网…)唯%一E正#版=,s其他4都(是z}盗/版…r

  女人虽然不清楚宋芦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激动,可是还是点了点头,一边拉着孩子往前走,一边低声对着宋芦说:“你跟我来吧,杨大婶就住在我家隔壁,不过她那间店已经关了很多年了,你找她是有事吗?”

  宋芦和善的笑容很容易让人放下对宋芦的戒心,那个还有些拘谨的女人对着宋芦轻轻的说,宋芦闻言伸手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嘴角勾起一个悄悄的弧度。

  “我丈夫喜欢她家的东西,我想学学,以后做给我丈夫吃。”女人似乎没有想到宋芦居然会是为了丈夫洗手作羹汤的那种类型,表情惊讶。

  不过稍微顿了顿女人接着说:“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会做饭的呢,倒是没想到你居然结婚了,看起来你还在很年轻。”

  再次听到有人夸自己年轻,宋芦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厚些,笑意盈盈的说:“天生一张娃娃脸,不显年纪。”

  女人闻言轻轻的笑了笑,颇为赞同的看了宋芦一眼,走到一扇看起来很有年纪的铁门前敲门:“杨大婶,有人找你。”

  终于到达了自己找了半天的地方,宋芦的眼里猛地浮现出淡淡的紧张,好半天没人开门,宋芦差点没觉得自己的心快要从自己的心口蹦出来。

  “那个,我就这样空着手来会不会不礼貌?要不我去买点东西再过来?”看着宋芦稍显紧张的神情,女人难得自在的笑了笑。

  “不用担心,杨大婶人很好相处的。”女人说话的时候小男孩不甘示弱的插嘴:“是呀,杨奶奶人可好了,总是给我甜甜的糕点吃。”

  “哎呦,这谁家的小馋猫来了?隔着老远就听到了什么糕点了?”一声明朗的笑声隔着一扇门传到宋芦的耳中,单单从声音感感觉,宋芦就对这个杨大婶印象不错。

  一个年纪大概在五十多的女人站在院子里看到宋芦的时候愣了愣,可是还是对着宋芦友好的笑了笑,对着宋芦身旁的那个女人疑惑的说:“虎子他妈,这位是?”

  女人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不知道宋芦的身份,有心尴尬的看着宋芦的,小男孩抢先说:“杨奶奶,这个是想要吃您做的糕点的漂亮姐姐!”

  杨大婶闻言微微一顿,宋芦赶紧说:“阿姨您好,我叫宋芦,突然造访,冒昧打扰了。”

  杨大婶看着宋芦爽朗的笑了,拉着小男孩就往院子里走,扭头对着宋芦说:“哪来的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快进来坐,我去给你泡茶,虎子他妈,快来坐会儿。”

  一行人跟着杨大婶走进了这个并不宽敞的院子,宋芦才有空打量这个地方,不大的地方满满的被安排得很紧密,却又不失自身格调,葡萄架丝瓜藤相互缠绕,点点滴滴都透露着闹市没有的风味。

  看着宋芦微微愣神的模样,虎子的母亲轻声笑着跟宋芦说:“你有啥事,就直接跟杨大婶说,其实大婶那手艺也不是什么秘密,挨家挨户的谁想学大婶都免费给交的,你不必太紧张了。”

  听到这话,宋芦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底气,因为如果是独门手艺什么自己就真的找不到理由让人交自己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卿祺,我一定会给你,你想要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