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宋芦的肯定答复,欧卿祺的心里就跟吃了一大桶蜂蜜一样的甜蜜,笑得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显示着欧卿祺的好心情。

  从商场回来欧卿祺连饭都没吃就赶回了公司,宋芦一个人守着欧卿祺特意让人给自己做的饭菜,颇有些是食不知味的感觉,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底。

  看着宋芦吃得少,王叔皱巴着一张脸温声细语的问:“二少奶奶,是不是不合胃口啊?要不我让人再去给您做一份?”

  宋芦拨浪鼓一样的摇头,直接放下了被自己揉捏了许久的筷子,抬头看着王叔,若有所思的说:“王叔,你来欧家的时候欧卿祺有多大了啊?你能跟我说说欧卿祺小时候的事儿吗?”

  听到宋芦跟自己打听欧卿祺小时候的事,王叔的神情微微凝滞,混浊的眼球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布满了褶皱的脸仿佛也在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儿变得舒展。

  “我来欧家的时候,二少爷才六岁,那个时候这孩子皮实着呢,聪明调皮,可是不爱说话,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阴郁,看得让人心疼。”

  宋芦的提议让王叔猝不及防的打开了回忆的闸门,开始在悠然的午后絮絮叨叨的跟宋芦说起了被王叔封存在记忆里的片段,那些独属于欧卿祺不为人知的片段。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宋芦的脑海里出现的是欧卿祺为了逗自己开心而咧开的嘴,什么时候都是一派漫不经心的模样,却又实实在在的把自己挂上心上。

  耳边回响着的却是王叔说的欧卿祺不受欧老爷子的关注,甚至差点一度患上自闭的经历,一想起王叔双眼含泪说出的点点滴滴,宋芦就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抽痛。

  “对不起,让你难过了,以后不会了,真的。”宋芦从来没有想过欧卿祺那样活脱的性子会有那样一个被人无视的童年。

  只要一想到小小的欧卿祺独自一人看着欧凡被宠到了天上,宋芦就觉得自己应该对欧卿祺更好一点,弥补欧卿祺受过的委屈。

  “哎呦,二少奶奶您这是要去哪儿啊!”王叔看着宋芦急匆匆的拉着包往外走,连忙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追了上来,生怕这个不消停的小祖宗又整什么幺蛾子。

  宋芦没好气的对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耐心的跟王叔解释:“我要出去一趟,待会儿就回来。”

  王叔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宋芦就跟滑溜的泥鳅一样溜出了王叔的视线,看着宋芦急切的背影,王叔的眼里划过淡淡的笑意,更多的是无奈:“好了这下,混小子带着两个小孩子,以后的日子哪怕是我这个老家伙死了,也热闹了。”

  王叔没有告诉宋芦的是欧卿祺的确是私生子,而且是在外边长到了六岁才回到的欧家,而王叔跟欧卿祺的亲生母亲是从小认识的,在欧卿祺出生的时候,王叔就带着欧卿祺。

  在欧卿祺的母亲过世了之后,欧老爷子迫于欧卿祺的爷爷的压力去把欧卿祺找了回来,王叔不放心欧卿祺,就留在欧家做了管家,这一待,就是一辈子。

  宋芦满脑子回放的都是王叔说的那句欧卿祺从小就爱吃城西那家的玫瑰花饼,宋芦的心里从未想现在这样的忐忑急切。

  生怕那家店没开门,或者说是不在那个地方了,因为王叔说很多年,欧卿祺都没有吃到了。

  城西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直接就是郊区了,那一片稀稀落落的松散建筑,跟欧家老宅比起来直接就是小白菜跟大人参的差距。

  因为街道太窄,车子的进出不方便,宋芦索性就把车子停到了路边,拿着手机就下车开始步行寻找。

  不繁华的地方有着闹市没有的独特韵味,散落着淡淡的阳光的街头有几个小孩子在蹲着玩儿,稚气满满的小脸上带着让宋芦的眼眶模糊的笑容。

  你也在这里有过这样无忧的时光,肆意张扬的笑容,对吗?

  也许是宋芦周身萦绕的气质和这里的繁杂格格不入,路过宋芦身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回头打量宋芦,好像想要从这个外来者的脸上找点一点属于这里的气息。

  宋芦收敛了自己散乱的目光,走到一个小孩子的身边轻声问:“小朋友,你们这里有一家卖鲜花饼的店吗?”

  也许是宋芦长得太具有和善的气质,被问话的小孩子犹豫了一下稚气满满的对着宋芦说:“没有,漂亮姐姐是想要买鲜花饼吗?”

  听到这么个小家伙叫自己漂亮姐姐,宋芦不由自住的轻笑出声,伸手揉了揉有些害羞的小孩子的头顶笑着说:“嘴真甜,这里真的没有吗?”

  仿佛受到宋芦的好心情的影响,原本瑟缩着不肯说话的一群小孩子围在了宋芦的身边,七嘴八舌的说话,到最后直接变成了宋芦回答这群小鬼的问题,然而宋芦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答。

  %更新%+最快上tw酷匠网i

  无奈笑着和那些活泼得有些跳脱的小孩子挥手告别,宋芦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想要个儿子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以后自己的儿子也这样聒噪,那么欧卿祺肯定会炸毛的吧?

  想着欧卿祺压抑着不满跟自己说想要香香的软软的女儿的模样,宋芦轻轻的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接着打听那家存在的可能微乎其微的店。

  经过连续打听了好几个人之后宋芦还是得到了自己不愿意得到的消息,那家做鲜花饼的店很早之前就没有开了,因为店主老了,很早之前就关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