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和林夕汇合了自然就没有再接着搭理宋菲的意思,江风带着宋菲走远了之后林哲才若有所思的说:“看样子,传言也不可信呐。”

  林夕没有明白林哲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解的抬头看着林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传言?”

  “据说,江风极其不待见这个江太太,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宋芦淡淡的带着鄙视的看了满脸蒙圈的林夕淡淡的说。

  林哲赞同的点头,听到宋芦这样自然而然的提起江风的事,欧卿祺有些不乐意了,眸光微微变深,抿着嘴不说话。

  林夕之前是知道江风和宋芦的事的,可以说在宋芦和江风各自嫁娶之前林夕和江风的关系也还不错。

  可是自从江风让宋菲怀孕之后林夕就把对一个人的厌恶悉数发泄到了江风的身上,完全都不带正眼看的。

  听到宋芦这样说林夕不屑的撇嘴:“那样的人渣,只要是个女的都可以。”

  Q,酷d7匠o(网Z}唯…一正v*版C,其他都是●J盗Y版H

  林哲闻言无奈的笑了笑,欧卿祺在心里给林夕的机智点了无数个赞,可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林哲敏锐的感觉欧卿祺和宋芦之间的气氛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诡异,或者说是欧卿祺单方面的生气,目光在宋芦和欧卿祺之间微微停顿,眼里划过一丝了然的笑意。

  “东西也买得差不多了,不如去找个地方歇会儿?”林哲笑着对宋芦说,目光却轻轻的瞟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欧卿祺,成功的发现这人神色一动,眼里笑意更甚。

  林夕也有点累了,宋芦表示自己没有意见,一行人随意找了个咖啡厅坐着,宋芦低着头思考欧卿祺到底是怎么了。

  原本欧卿祺听到林哲的提议还是觉得很不错的,特别是在林哲找借口带着林夕走了之后欧卿祺就对这个新的盟友感觉一种极度的满意。

  欧卿祺觉得,自己给宋芦创造一个良好的认错环境,然后在细心指引,宋芦一定会发现自己跟江风那种人渣说话是一种多大的错误。

  可是宋芦注定了是要让欧卿祺失望的,因为这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错在哪里,尽管发现了欧卿祺情绪不对劲。

  可是宋芦也没有往吃醋那个根本就不着边际的方面联想,在宋芦看来自己跟江风就没有说上两句话,而且自己跟江风那点破事儿不早就过去了吗?

  结果就是宋芦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发现自己真的猜不透欧卿祺到底怎么了,也许是觉得自己怀孕了之后智商变低了,所以宋芦果断停止了用智商去思考这样无聊的问题的历程,专心的翻阅着手里的一本杂志。

  宋芦的冷处理让欧卿祺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无视,身上的冷气飕飕的跟不要钱的一样往外放,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难看。

  欧卿祺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在宋芦面前摆过脸色了,所以惊讶的发现自己周围几桌都没有人显得格外安静的时候,宋芦有些无语的想:丫的不会都是被欧卿祺这货给吓走了的吧……

  咬牙想了想欧卿祺对自己的无微不至,宋芦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将自己面前的甜点拿了一块放到了欧卿祺的跟前,没好气的笑着说:“喏,张嘴。”

  看着自己嘴边的甜点,欧卿祺的目光稍微多了一丝暖意,生气归生气,该吃的一点都不能落下,更何况这是宋芦破天荒的给自己喂吃的好吧。

  猛地欧卿祺就觉得宋芦突然对自己好是因为宋芦惦记着江风觉得对不起自己才补偿自己的,这样一想欧卿祺就更加的不乐意了,刚才心里冒出来的那一丢丢小开心瞬间消散,机械化的嚼着嘴里的吃的。

  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的脸色由暗变明再变暗,最后的黑如锅底,宋芦的笑容带着一丝哭笑不得的无语。

  其实怀孕的是欧卿祺才对吧?不是说了孕妇情绪不稳定吗?然而看起来不稳定的是欧卿祺好吧,自己这个货真价实的孕妇倒是显得有点太稳定了……

  清了清嗓子宋芦板正了欧卿祺黑乎乎的俊脸,眉眼含笑的问:“你到底怎么了?不乐意陪我出来就算了,摆着个臭脸算什么?”

  后边一句完全是宋芦生怕这个脑袋抽风的货不搭理自己才刻意加上的,果然,一听宋芦这样带着怨气的说,欧卿祺立马就急眼了。

  “沁儿,我没有陪你出来不高兴,陪你我开心都来不及呢!”看着欧卿祺拧巴成麻绳的小眼神,宋芦突然就升起了逗弄欧卿祺的意思。

  宋芦凉幽幽的把自己捧着欧卿祺的手拿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算了吧,不要勉强自己。”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因为宋芦低着头欧卿祺看不清宋芦的神情,错过了宋芦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欧卿祺直接起身走到了宋芦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宋芦依旧纤细的腰肢,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慢吞吞的有些不甘愿的嘟哝:“我不想要你跟那个男人说话。”

  宋芦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欧卿嘴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清丽的眸子里飘过一丝迷茫,欧卿祺有些气急败坏的说:“我不准你跟江风那个心怀不轨的男人说话!”

  这样气急败坏的语气,还带着一丝任性的恶劣,可是宋芦就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不高兴,反而觉得欧卿祺这样孩子气的一面很难得,比平时那个深沉冷静的欧卿祺更加的具有活力。

  “你是说,我跟江风说话了,然后你不开心?”宋芦没好气的摸了摸欧卿祺的头顶,眼里蕴含着浓浓的笑意。

  感受到宋芦好心情,欧卿祺的心情就更加的郁闷了,把自己的脑袋埋到了宋芦的香喷喷的脖子里,不满的嘟哝:“沁儿,你是我的,我不准你跟那个觊觎你的男人说话……”

  宋芦好笑的说:“我又不是金元宝,你以为谁都稀罕我?”欧卿祺闻言高挑的眉毛直接扬起一个骄傲的弧度,颇有些得意的说:“沁儿是世界上最好的,倒是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板正了欧卿祺阴云密布的脸,宋芦突然低头在欧卿祺的脸上印下一个重重的吻,认真而坚定的说:“卿祺,他与我而言,是遥不可及的时过境迁,明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