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宋芦你看这个好看吧!我姑娘姑娘穿肯定好看!”林夕拿着一件白色的小裙子对着宋芦挑眉说,宋芦闻言不以为然的摇头。

  “我觉得你肚子里的是儿子。”宋芦没有回答林夕的问题,反而悠悠的来了一句。

  林哲一听宋芦的话就知道要坏事儿,可惜在还来不及阻止宋芦的时候林夕就已经因为宋芦的一句话而开始了自己的炸毛之旅。

  “宋芦你说什么!我怀的一定是女儿!你的才是儿子!”林夕气鼓鼓的双手叉腰指着宋芦的说,宋芦表现出了高度的淡然和无视,用一种极度高深的姿态碾压了林夕的怒气。

  宋芦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凉幽幽的说:“据说爱吃酸的都是儿子,你不是除了酸的都不吃吗?”

  7最新章¤》节x●上酷i;匠√网p

  林夕闻言微微一愣,欧卿祺低着头专心思考着宋芦怀孕了之后到底爱不爱吃酸的,思索着宋芦肚子里那个小家伙的性别可能。

  林哲走上前拉住了炸毛的林夕,笑容无奈的说:“夕夕,儿子女儿不都一样吗?都是我们的宝宝,有什么区别?”

  在场的三个人均摇头表达了自己对林哲的不科学的说法的不支持,欧卿祺一本正经的说:“女儿好,香香的软软的,可爱招人疼。”

  林夕用一种终于找到了同类的闪亮的小眼神看着欧卿祺,如果不是肚子太大了环境不允许,宋芦甚至怀着这货能来个三连翻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

  “对啊!就是这样!女儿多可爱啊!臭小子什么的最讨厌了!”林夕颇有赞同的点头,林哲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欧卿祺没好气的说:“别闹……”

  欧卿祺用一种你不懂的眼神淡淡的在林哲的身上扫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宋芦就慢条斯理的说:“小姑娘娇气,不好养活。”

  听到宋芦和欧卿祺的截然不同的理念,被林夕闹腾得满脑袋黑线的林哲笑了,笑得不怀好意。

  “宋芦你粗俗!”林夕忙里抽闲的对着宋芦说了一句,表达了自己对宋芦的不入流的观念的高度鄙视。

  宋芦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皮看了林夕的肚子一眼,凉幽幽的说:“唉,你要是生个女儿,我就生个儿子,儿子祸害你家姑娘,我就做个恶毒的婆婆。”

  林哲闻言满脑袋的黑线,哭笑不得的看着欧卿祺的,你也管管?

  欧卿祺眼角的肌肉狠狠地抽了抽,一向幽深暗沉的眸子闪烁着浓浓的笑意和无可奈何,对着林哲耸肩:无能为力啊……

  林夕对宋芦说的提议咬牙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就在欧卿祺以为林夕要发飙了的时候林夕两眼放光的对着宋芦说:“那我就让我闺女把你儿子拐走!让你孤家寡人!”

  旁观的两个男人真的是提心吊胆的抓心挠肝的难受,既听着这两个孕妇诡异的对话觉得好笑,又生怕这两个用智商在怀孕的女人会不顾一切代价,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真的是从灵魂到肉体上都经历着深深的磨练。

  “好了好了,沁儿,你看那个婴儿车好看吗?”看着宋芦又要开口了,欧卿祺急忙走到了宋芦的身边搂住了宋芦的腰肢,不动声色的对着还在沉浸在佩服自己老婆的诡异报复思想的林哲使了个眼色。

  宋芦被欧卿祺的突然打断转移了注意力,看着那个淡蓝色的婴儿车眼里迸发出淡淡的亮光,欧卿祺扶着宋芦往那边走的时候轻轻的说:“沁儿你看,这里有好多小东西,待会儿我们都买点回去,你说好不好?”

  宋芦被欧卿祺带走了,林哲也不可能让林夕接着纠结那个谁做恶毒的婆婆还是谁是恶毒的丈母娘的梗了。

  “夕夕,那边有家有很多小女儿穿的小裙子,我们去看看好不好?”林夕闻言两眼放光,乖巧的跟着林哲转移了阵地。

  江风陪着宋菲走进商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次宋菲刚刚怀孕拿着孩子威胁自己的事,自己气冲冲的跑来商场还在一群人的面前和宋菲结账,那时候的心情,真的是恨不得掐死宋菲这个该死的女人。

  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这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就成为了江家名正言顺的少夫人,自己居然也能够心平气和的陪着她来买东西。

  这天翻地覆的改变让江风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人心的变化真的是说不清的,或者说人的忍耐力和适应力真的是难以估量的。

  江风主动提出陪自己买东西,宋菲的心情直接就是美丽到恨不得在自己的脸上写着我很开心这几个字来宣告全世界一样。

  “你说肚子里的会是男孩儿还是女儿?”宋菲笑吟吟的拉着江风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轻柔无比的问。

  其实宋菲这话完全是没话找话说,因为早就在可以检查到性别的时候宋菲就花了不少功夫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的是儿子。

  可是江风不跟宋菲说话,宋菲也没机会跟江风说什么,如今两人难得单独相处,宋菲自然是要用孩子做筏子的。

  毕竟宋菲很清楚,孩子才是连接江风和自己的纽带,除了孩子,江风和宋菲根本就没有爱情。

  宋菲的话果然吸引了江风的注意,江风忽视了宋菲太久,而时间又过得太快,几乎就是在江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宋菲的肚子就跟吹气球一样的鼓了起来,等到江风关注到宋菲的时候,就已经是接近预产期了,碰巧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好心情,宋菲肚子里的孩子刚好在江风的手搭在宋菲的肚子上的时候动了动,这对于一个初为人父的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鼓励,江风的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笑意。

  “男孩儿女孩儿都好,都好。”江风欣喜的说,宋菲趁热打铁的追问:“你是喜欢男孩儿还女孩儿呢?”

  江风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看着宋菲的目光多了一丝笑意,不管过去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宋菲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自己都应该把她保住,有什么,白舒雅担着就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