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临近夏天了,天亮的时候也越来越早了,江风一夜没睡,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宋菲的卧室。

  宋菲怀孕了嗜睡得很,江风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宋菲的卧室,目光定定的看着那个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江风试图让自己看着宋菲的目光显得不那么尖锐,或者说用一丝丝的柔情进行包裹,哪怕是伪装也可以。

  可是没多大一会儿江风就挫败的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宋菲就是宋菲,永远不可能变成自己爱的宋芦,自己也永远不可能变成宋芦爱着的欧卿祺,这是心与心的距离,跟人无关。

  宋菲的手机安静的躺在床头柜上,经过短暂的迟疑,江风动作利落的把欧卿祺给自己的东西塞到了指定的位置,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放到了原地。

  宋菲醒过来的时候奇异的发现江风居然在自己的床边坐着,残余的睡意瞬间清醒,睁大了眼睛看着江风有些迟疑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江风听到宋菲的动静低头看了看手表,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在这里坐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眉头不由得轻轻一皱。

  “今天我不用去公司,我陪你去商场买点东西吧,上次不是就说了想要去的吗?”江风站起身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因为坐了太久而腿脚有些麻木,强行站稳了之后目光淡淡的对着宋菲说。

  江风的主动邀请对于宋菲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再加上江风在宋菲的卧室里坐了一夜的猜测让宋菲的心情出奇的愉悦,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江风的话。

  宋菲会答应江风一点都不意外,可是做戏要做全套,江风转头理了理宋菲有些凌乱的头发,目光微微凝滞。

  “收拾收拾,我在楼下等你,吃完早饭就去。”说完江风就走了,看着江风有些僵硬的步子和自己床边深深地痕迹,宋菲的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笑意。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发现我的好的,你一定会发现的。”

  欧卿祺也在大清早的被自己的亲亲老婆给折腾起来了,欧卿祺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大人神采奕奕的整装待发的阵仗,吓得瞌睡立马就醒了。

  “沁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呢?”欧卿祺迷迷噔噔的问,宋芦两眼放光的回头对着欧卿祺中气十足的说:“我要和林夕逛街!我们要血拼商场!”

  卧室里回响着宋芦的豪言壮语,欧卿祺的表情怎可是一个僵硬能够形容的……欧卿祺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抽动的嘴角:“沁儿,林夕那肚子得多大了?”

  尽管欧卿祺不会去关注别的女人,可是对于宋芦的这个好朋友,欧卿祺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上次见面的时候据说林夕就是怀着孩子的,如今四个多月没见面了,那肚子得多大了。

  “八个月了啊!唉,真快,林夕就快要生了,我这里还没形状呢,看都看不出来……”说着宋芦还不忘伸手拍了拍自己还在平坦的小腹,一脸的郁闷。

  听到宋芦用这样淡然的语气说出那句八个月了,欧卿祺蓦地吓了一身的冷汗,妈呀我滴个神!两个孕妇一起去血拼商场?一想到这样类似的场景欧卿祺就觉得蛋疼。

  商场人多啊!还挤得慌!能怀着孩子爬树的宋芦不是什么好鸟,那个能跟宋芦同流合污多年的林夕能是什么省事儿的?就那么一瞬间,欧卿祺就觉得直接就是天雷滚滚。

  欧卿祺尝试着跟宋芦论述一下一种行为的危险系数和不安全性,可是还不等欧卿祺开口,宋芦就兴致勃勃的拿上了自己的小包啪嗒一下冲出了房间门。

  留下欧卿祺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宋芦的背影,顶着满脑袋的黑云大喊:“宋芦!你他妈给我站住!”

  欧卿祺到底是有多长时间没有叫过宋芦的名字了,这个时间可以是长到欧卿祺自己也不记得了,宋芦当然也对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完全没有印象。

  欧卿祺总是用一种软绵绵的暗哑中透着柔情的语调喊出勾人的沁儿两个字,宋芦也习惯了欧卿祺这样叫自己,可是当欧卿祺郑重其事的喊出宋芦的大名的时候时,宋芦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欧卿祺喊的是自己。

  M酷匠0h网唯?。一2正》T版mE,{其_他K都是.盗●@版L

  听到身后传来的无法忽视的咆哮,宋芦只是疑惑的站住,然后奇怪的嘀咕:“谁叫我?”

  欧卿祺也发现了自己喊出宋芦这两个字的时候的别扭,也顾不得自己只穿着睡袍了,极为奔放的掀开了被子冲出来卧室,看着楼下愣神的宋芦眼里几乎是要透出火来。

  宋芦终于发现了叫自己的人是欧卿祺,不解的回头看着黑着脸的欧卿祺,两条秀气的眉头艺术性的扭了扭,黑湫湫的大眼睛闪烁着迷茫的雾气,瞬间欧卿祺的心就化成了一摊水,自己心里喷薄而出的怒气吧唧一下子就消散了,眼里只剩下了满满的疼爱。

  “沁儿你乖,等等我好不好?我也要去商场,我陪你一起去吧。”欧卿祺收回了到了嗓子眼的咆哮,笑吟吟的对着宋芦温柔无限的说,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炸毛的模样。

  欧卿祺的表情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宋芦犹豫了片刻还是挣扎着点头了,宋芦想得很美好,等到欧卿祺把自己送到了商场之后就可以分道扬镳了啊!

  看着宋芦眼里闪烁着的光亮,欧卿祺头疼的扶眉,这是谁家倒霉孩子啊!眼里却闪耀着淡淡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