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看着欧卿祺得意洋洋的神情只觉得自己淡淡的胃疼,猛然间回神自己找欧卿祺可不是为了让他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眼神猛地一凛,正色看着欧卿祺。

  欧卿祺如果不是为了隔应江风,实在是也提不起兴趣在江风面前秀恩爱,关于宋芦的一切欧卿祺都想要独自拥有,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亲亲老婆可爱的一面,欧卿祺可没有这个特殊的爱好。

  服务员给欧卿祺上了一杯白得不能再白的纯净水,江风看得眼角微微一抽,欧卿祺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懒洋洋的伸手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水杯,沉声问:“江总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打扰我跟老婆的相处时间的吧?”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江风只觉得自己决定跟欧卿祺这厮合作绝逼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就算不会出现什么技术上的问题,自己也会被欧卿祺打击隔应到出现心理问题好吧,这厮的嘴巴太毒了。

  “废话,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之间的那些细节,欧总自便就好,不用跟我汇报。”江风面带嘲讽的冷冷的反唇相讥。

  对江风的反击欧卿祺表现出了明显的不以为然,无所谓的耸肩:“我也没兴趣让你知道,所以我们还是说点该说的吧,江总你说对吗?”

  感觉到欧卿祺语气中的急切,江风只觉得莫名的胃疼,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面瘫脸,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文件包里的东西递到了欧卿祺的跟前。

  看到江风正色递给自己的东西,欧卿祺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打开了厚厚的文件一目十行的浏览,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寒意。

  “这是什么意思?”看到欧卿祺的难得的正色,江风苦涩的勾唇笑了笑,只有宋芦的事情会引起欧卿祺的正眼相待,欧卿祺对宋芦的心,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

  “宋菲之前买过一些这种药物,而这样的药物是会让人神志不清的,我可不认为宋菲买来是会给自己吃或者是给白舒雅吃的,那么你猜这药是给谁吃了呢?”江风仰头喝下一杯酒,淡淡的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闻言眸光微微一紧,这些东西和自己手里的资料不谋而合,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的貌似无辜的宋菲,事情的真相好像就快要浮出水面了。

  “还有呢?就这样的话没有足够的证据,也只能是说宋菲脑袋抽风了买点药自己玩。”欧卿祺没有告诉江风自己查到什么的消息,毕竟这货可是没有少在自己背后给自己插刀子。

  想到这段路时间欧凡不断的给自己找事儿干,和欧凡不厌其烦的骚扰,欧卿祺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江风仿佛不意外欧卿祺的戏谑,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照片递到了欧卿祺的手里,欧卿祺淡淡的扫了一眼。

  主角无疑都是欧卿祺和江风名义上的丈母娘,白舒雅,只不过这次的男主角换了个男人,不再是宋耿秋,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呦呵,这位这么迫不及待呢?”欧卿祺的目光透着冷冷的嘲笑,江风闻言脸色稍微顿了顿,默认了欧卿祺的说法。

  “这个男人你认识吗?”忽明忽暗的灯光里,江风的眼里突然就多了一丝雾气,看着不远处飘忽不定的人影,心里慢慢的浮现出那个娇小明媚的女子的笑颜。

  欧卿祺皱眉想了想,发现这个长得很有特色的男人是真的有点眼熟,眼里划过一丝暗芒,凉幽幽的说:“这是宋家之前的管家。”

  当然还有一点欧卿祺想起了但是没有说出来的打算,那就是这个男人就是之前跟白舒雅偷情的照片,自己手里可是还有那些自己不该看的艳照的好吧。

  可以说江风查到的东西跟欧卿祺手里的证据不约而同的证明了事情蹊跷的地方,欧卿祺敲打着水杯的动作不急不缓的,看不透这人的心绪。

  “我想让你干件事儿,江总,组织需要你的时候到了。”欧卿祺突然挑眉看着江风,笑得春风明媚。

  江风突然就觉得欧卿祺笑得很像小时候童话故事里的狼外婆,诡异而引诱,下意识的摇头。

  “江总,事情都查到这一步了,如果不往下查,只怕谁心里都不舒坦,您说是吧?”欧卿祺这个您重重的击打在江风的心口。

  最…新章%x节上Q'酷x匠网i

  江风实在是没有感受到来自欧卿祺的尊重,倒是被人尊称的自己后背蓦地蹿起一股浓浓的凉意。

  “有什么你直接说,阴阳怪气。”江风冷冷的维持着面上的镇定对着欧卿祺甩了一句,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早说不就得了,闹腾。

  “我需要你把这个东西按到宋菲的手机里,明白吗?”欧卿祺拿出一个绿豆大小的东西递到了江风的手里,江风看着有些愣神。

  确定了手里的东西的性质,江风有些不悦的皱眉:“你要监听宋菲的手机?”

  欧卿祺满脸无所谓的撇嘴:“又不是听你跟你老婆的情话,你扳脸干什么?再说了,你会跟你老婆说情话吗?”

  江风用自己过去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保证,自己从来没有过一刻这么想要撕了一个人,欧卿祺的绝逼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江风低着头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欧卿祺的要求,不是江风怕欧卿祺的或者说是到底有多想要帮宋芦查明真相,而是到了这个骑虎难下的时候,江风不得不跟着欧卿祺的节奏走。

  欧卿祺手里有不少东西,江风想要通过自己的手尽量把宋菲给摘出来,让白舒雅把一切都给担着,毕竟那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而这些欧卿祺是不会做的。只能自己亲力亲为了。

  “沁儿,我马上回来了,想我了?行,我给你买,你在家乖乖等我好不好?嗯,小沁儿乖,我会小心的。”

  原本慢慢悠悠的走在前边的欧卿祺因为接了宋芦的一个电话猛地加快了自己前进的步子,江风看着步步生风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心情不错的欧卿祺,从心底苦到了骨子里。

  可是江风对欧卿祺的嫉妒蓦地减少了不少,因为江风很清楚,自己就算是再爱一个女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电话而喜形于色,这是自己的天性,哪怕是再爱,也不可以。

  “这样的爱,才是真的够纯粹,是吗?宋芦,这就是你说的,毫无杂质的爱情吗?”站在迷失的夜色里,江风近乎无助的呢喃,一滴晶莹的水滴顺着脸颊滑落,重重的砸在了心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