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把自己心里憋屈了半天的火气都堆积集中发挥到了还在不明所以的欧卿祺身上,可怜的欧卿祺还在完全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就遭到了来自宋芦的拳打脚踢。

  欧卿祺觉得自己皮糙肉厚的,老婆爱怎么打都没有关系,可是万一自己的亲亲老婆打得手疼了怎么办那样自己就该心疼了好吧。

  所以欧卿祺在再三权衡之后握住了宋芦的张牙舞爪的小手,笑吟吟的看着宋芦,低声细语的哄着:“小沁儿怎么了?嗯?谁惹我家的小宝贝儿生气了?”

  看着欧卿祺温柔得可以沁出水来的俊脸,无端发泄了半天的宋芦终于意识到了这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想起自己为了两颗樱桃这样大发脾气,宋芦的面上瞬间就有点绷不住了,眼神闪躲着避开了欧卿祺询问的视线,一把打开了欧卿祺握着自己的大手,支支吾吾的说:“没什么,我饿了。”

  宋芦越是想要遮掩自己发脾气的真实原因,欧卿祺的心里就越更小猫抓一样的难受,生怕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受了委屈,当即看着被王叔钦点的小柳,眼神威逼,二少奶奶到底怎么了?

  小柳可不是什么忠贞烈士,哪怕欧卿祺不问,这事儿也是要说的,所以欧卿祺的眼神一扫过去,小柳立马就噼里啪啦的开始了洋洋洒洒的讲述,关于宋芦和那棵樱桃树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欧卿祺听着小柳说的话,眉毛艺术性的扭了扭,低头就看到了宋芦拧巴着一张小脸死死地瞪着小柳,一副你再说我就跟你拼命的节奏。

  小柳终于接收到了来自宋芦的威胁,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会儿,该说的不该说的欧卿祺也都差不多都知道了。

  例如还有点没有来得及倒腾出来的,欧卿祺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思维联想自行脑补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

  欧卿祺看着宋芦的目光可谓是真的无奈,自己才多长时间没看着宋芦,这个小家伙就要折腾去爬树了,如果自己不好好看着,这个小东西还不把天给戳个窟窿?

  “得了得了!看什么啊!你烦不烦啊你?”还不等欧卿祺开口说话,宋芦就先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整得欧卿祺一愣愣的。

  其实宋芦是心虚了,开玩笑,这个时候宋芦也算是回过味来了,自己是个孕妇好吧,爬树这种高危的伟大行经的确是不适合自己实施。

  宋芦低着的脑袋在不断的反思,自己是不是没带脑子出门,怎么可以因为这样的事就跟欧卿祺闹脾气呢?眼神拧巴拧巴的把自己心里的雄心壮志全给缠绕上了,只剩下了满满的心虚和恼羞成怒。

  看见宋芦肆无忌惮的跟自己耍赖撒泼的模样,欧卿祺非但没有觉得生气,只觉得心里无限的欢喜,如果有人给欧卿祺的心底灌水,从心底都能立马开出一朵花来。

  欧卿祺走到闹别扭的宋芦的身边伸手搂住宋芦别着劲儿的腰肢,轻声细语的哄着:“好了好了,不就是想要吃樱桃吗?我去给你摘好不好?小沁儿喜欢哪个摘哪个,你看行吗?”

  宋芦本来以为欧卿祺会责备自己不懂事或者说是胡闹什么的,也没想着欧卿祺能这样轻声细语的哄自己,一时之间有点没反应过来,浑身都在冒着傻气。

  欧卿祺看着宋芦睁大了黑漆漆的眼珠子哧溜哧溜的在灵动的眼眶里转,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成了一摊水,哪里还记得说宋芦的事儿。

  小柳绝对是个会来事儿的,不然王叔也不能点名要她看着宋芦,一听欧卿祺这样说不等欧卿祺说话,就自动把宋芦之前拿着的准备摘樱桃的小篮子拿到了欧卿祺的跟前,欧卿祺赞赏的笑了笑。

  看着欧卿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搭在一旁的树枝上,挽起袖子作势要上树了,宋芦才意识到欧卿祺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这人是真的要爬树,只为了给自己摘两颗樱桃。

  就那么一瞬间宋芦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对着自己咧嘴一笑,动作麻利的准备上树。

  “行啦行啦,你别闹,我们回去吧。”宋芦上前拽住了欧卿祺的衣服,轻声说,无奈底气不足,眼神闪躲。

  欧卿祺揉了揉宋芦毛茸茸的头顶,笑着说:“怎么了,我给你摘,你喜欢哪颗就告诉我,看上哪颗摘哪颗好不好?”

  宋芦直接就沉溺在欧卿祺温柔似水的眸子里,可是理智还是告诉宋芦,欧卿祺爬树貌似不大对劲儿,坚定的摇了摇头。

  欧卿祺无奈的对着宋芦笑了笑,在宋芦晃神的瞬间低下头在宋芦粉嫩粉嫩的唇上咬了一口:“这是你不听话要爬树的惩罚。”然后就在宋芦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蹿到了树上。

  宋芦实在是意外欧卿祺的伸手之利索,眼睛瞪得圆圆的,透着泱泱的水汽,看得欧卿祺心神一晃。

  既然人都上去了,宋芦也就没有了什么心理负担,你自己都不要形象,这个可不能怪我了吧!

  可是宋芦完全忘记了这事儿其实就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引起的,换个人欧卿祺哪能心甘情愿的往树上爬啊!

  只怕要求还没提出来就被欧卿祺给拍死了,再不济也得把那棵该死的树给砍了。

  然后开始了自己颐指气使的摘樱桃行程,欧卿祺的脾气好到了让宋芦羞愧的程度,可是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来自欧卿祺的宠溺。

  拿着满满当当的一篮子红得刺眼的樱桃,宋芦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一条长长的缝,不动声色的勾引着欧卿祺的心。

  “沁儿,喜欢吗?”欧卿祺这话问得模凌两可的,宋芦的脸色微微一顿,眼里透着小小的纠结。

  欧卿祺原话的意思吧,就是问问宋芦喜不喜欢自己给摘的樱桃,宋芦就想差了,以为欧卿祺是问自己喜不喜欢欧卿祺,然后两个人的思想跟唐僧取经和猪八戒回高老庄一样的岔开了十万八千里。

  欧卿祺看到宋芦眼里的挣扎,心里默默的蹿起一股淡淡的苦涩,可是面上还是温润如玉的笑着,摸了摸宋芦的头顶,轻声说:“不想说就算了,走回去我给你做饭。”

  K酷匠%网WR正版F/首◎3发

  宋芦没有错过欧卿祺眼里一闪而过的苦涩,心里默默的嘀咕:至于吗?不就是不想夸你而已……大男人,要那么多夸奖干嘛?

  心里嘀咕归嘀咕,看到欧卿祺眼里的苦涩和阴郁宋芦就揪心,然后行为上的绝对冲动主宰了宋芦的相对理智,踮起脚尖在众目睽睽之下吧唧在欧卿祺还在透着薄薄的汗水的脸上亲了一口。

  对于欧卿祺来说这个吻绝对是意外之喜好吧,看到欧卿祺眼里满满的惊喜,宋芦抱着自己的樱桃后退一步,指着欧卿祺的小脸警告的说:“别得寸进尺了啊!赶紧给我做饭去!”

  触碰到宋芦眼里绝对的分界线,欧卿祺好笑的挑眉,刚刚被宋芦吻过的地方还透着淡淡的温润,湿漉漉的像欧卿祺被宋芦不经意间柔化的心底,慢慢的透着幸运。

  “行,我给我的小宝贝儿做饭去!”欧卿祺笑着揉了揉宋芦的头顶,看着宋芦有些窘迫的落荒而逃,眼里噙着浓浓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