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林奇怪的看着发呆的欧卿祺,伸手在欧卿祺的眼前晃悠:“你没事吧?这个人的病历可以给我看看吗?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病需要吃这样的药。’”

  “你能帮我看看这个药片是什么吗?”欧卿祺没有回答陈林的问题,因为欧卿祺清楚,宋耿秋根本就没有病,这药只怕也不是心甘情愿吃下去的,或者说宋耿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药了。

  面对欧卿祺的避而不答陈林也不做过多的追问,接过欧卿祺递过来的药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眉头轻轻的皱起。

  “如果没猜错是跟在那个人的血液里查到的成分一样,不过我还是需要精确的数据来证明。”陈林稍微顿了顿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闻言轻轻的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幽光:“你需要多长时间来查出这个的成分?”

  “最起码四个小时,你得等等。”陈林对着欧卿祺耸肩,这个已经是最短的时间了,而且除了陈林自己别人都还做不到。

  “行,我给你留个我的电话,出结果了你直接给我打电话,还有我问个不怎么尊重捏的问题,你给出的结果在法律上有作用吗?或者说,作为起诉的材料,你的结果足够让人取信吗?”

  陈林闻言不屑的撇嘴:“我可以保证,你在这个市里找不到比我给出的更权威的结果,我可以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欧卿祺轻轻的勾唇一笑:“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要确保一下。”

  陈林无所谓的耸肩,只不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两眼放光的盯着欧卿祺说:“真的不能考虑考虑让我见见病人吗?这药如果吃多了,不说治病了,可是会死人的,就算是死不了,痴呆什么的可是毫无压力的。”

  听到陈林的话欧卿祺起身的动作微微一顿,嘴边带着淡淡的无奈:“不是不愿意让你见见,主要是老人家过世了,你也见不着。”

  $更t新}最B快RE上酷PE匠f网;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陈林立即就对欧卿祺做了一个住嘴的手势:“停!豪门大院里的爱恨情仇我没情趣了解,不用告诉我!结果出来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现在没事儿了你就走吧,我忙着呢。”

  很久没有遭到过别人的驱逐的欧卿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人赶走,稍微顿了顿,可是随即淡淡的笑着说:“既然不想惹麻烦,那么就不用我提醒你,什么叫做保密了吧。”

  陈林一脸嫌弃的表情对着欧卿祺挥手,赶紧滚蛋吧您!心里对那个把自己拉入这种狗血剧情的杰瑞充满了恨意,什么鬼!

  走出了医院的大楼,欧卿祺的手里捏住一张薄薄的检验报告,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寒意,这样的药物绝对不会是宋耿秋那样的人会主动吃下的,单单是神志不清这样的后果就不会是宋耿秋能够接受的。

  那么既然不是自己主动吃下的,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的了,那么宋菲的那份遗嘱到底含夹了多少水分,真的就有待探究了。

  如果是宋菲或者说白舒雅给完全不知情的宋耿秋吃下的药,再加上那份诡异的遗嘱和被人动过手脚的刹车,那么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意外到谋杀,也许只是一念之间。

  事情的线索已经在欧卿祺的面前一点点的铺开,仿佛只要在白舒雅或者宋菲的身上找到动手的突破点,就可以真相大白。

  可是如果自己的猜测正确,事情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宋耿秋的死真的不是意外,那么欧卿祺直接无法想象宋芦即将遭受多大的打击,一想到这样的结果,欧卿祺的心情就忍不住无端的郁闷。

  “喂,卿祺你在哪儿呢?要回来吃饭吗?”宋芦还带着懒洋洋的睡意的嗓音从话筒中传来,将欧卿祺面上的阴沉缓缓驱逐。

  “我出来办点事儿,你醒了啊?饿了的话就先吃点小点心,我让王叔给你准备着呢,我马上回来给你做饭,想吃什么?”欧卿祺笑着问。

  听到欧卿祺要回来给自己做饭,宋芦瞬间就清醒了,真的不能说王叔和保姆做饭不好吃,实在是欧卿祺太懂得拿捏宋芦的胃口,谁都做不出那种味道。

  “嗯……我想要吃葱香鸡和糖醋里脊,还有清炒小白菜。”有人主动做饭,宋芦当然是求之不得,屁颠屁颠的开始点菜。

  欧卿祺闻言启动汽车的手微微一顿,笑着摇头:“还差个汤,我给你熬个鲫鱼汤好不好?”

  听到要吃鱼,宋芦有点不开心,可是转念一想上次欧卿祺做得奶香黑鱼汤喝起来也不错,就勉强接受了欧卿祺的提议。

  挂断了电话欧卿祺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这样可人疼的小家伙,怎么会舍得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给她添烦心事呢?突然欧卿祺就觉得,那些人都该死,让宋芦不开心的人都该死。

  宋芦开心的洗漱了一下打算下楼的时候发现了窗户外边的好东西,以前在家的时候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没有仔细留意过欧家老宅子里到底是有些什么东西。

  今天晃眼一看,竟然发现了一颗挂满了红红的樱桃的樱桃树,每一个枝头上都挂满了大大的果实,闪耀着诱人的火红色彩,瞬间宋芦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引到了,三步并做两步的朝着楼下跑。

  “哎呦我的小祖宗,您这是要干什么啊!”看到宋芦拿着一个小篮子往外走,王叔不赞成的看着宋芦蹦蹦跳跳的身影。

  开玩笑,肚子里有孩子的人能跟没有的人一样吗?更何况宋芦这还没满三个月好吧,实在是吓人的时候,马虎不得。

  “王叔,外边那棵樱桃树打农药了吗?”宋芦小心翼翼的问,贪吃也要注意养生好吧。

  王叔不解的撇嘴,很是自豪的对着宋芦说:“没有!自己吃的东西哪敢打什么农药啊!有虫子也是人工抓的,随便哪个都能摘下就吃。”

  听到王叔这样说,宋芦的眼里迸发出贪婪的凶光,二话不说就朝着门外冲去,王叔不解的皱眉看着宋芦的背影嘀咕:“这是要闹哪样?”

  门外司机的惶恐的声音响起:“二少奶奶,您不能爬树啊!”王叔闻言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急匆匆的迈着颤颤巍巍的小步子变心那棵惹人的樱桃树冲去,嘴里不甘示弱的喊着:“二少奶奶!肚子里有孩子!不能爬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