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江风的来电,欧卿祺实在是很不想接的,毕竟自己不是都说了吗?自己不喜欢他,根本就不想要跟他说话好吧!

  可是无奈自己要用江风手里的东西啊!欧卿祺的眼神狠狠地拧巴成了一股麻绳,带着浓浓的漠然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儿?见一面吧。”江风的对话在欧卿祺这里走的也是简单干脆的路线,欧卿祺闻言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宋芦,微微皱眉。

  “什么时候?现在不方便。”江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冷冷的说:“今晚八点,零度见,怎么样?”

  在自己的脑海里思索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欧卿祺轻声嗯了一声,生怕自己打电话会吵醒了自己怀里的小宝贝。

  江风不明白欧卿祺的压低声音是什么意思,在江风的印象里欧卿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会顾及别人的人。

  可是还是按下了自己心里的疑问,轻轻的点了点头,结果才想起自己的动作别人看不到,嗯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欧卿祺陷入了漫长的沉思,欧卿祺可不会觉得江风是那种无聊了想要约自己出去谈天说地的人,况且欧卿祺觉得自己跟江风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聊的好吧,不打起来就算自己修身养性了。

  江风主动约自己,那么就是说江风那里必然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兜里的药片和那个即将到手的检查报告,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幽光。

  “宋芦!宋芦的家属在哪?”检查室传来一声带着淡淡的尖锐的喊声,宋芦因为这突兀的嗓音而微微皱眉,欧卿祺急忙按住了宋芦的小耳朵,连连回答:“在这儿呢。”

  因为宋芦睡着了,欧卿祺迫不得已抱着宋芦走进了检查室,看到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医生不自觉的皱眉,可是在发现欧卿祺怀里抱着的宋芦时眼角舒展开了淡淡的笑意。

  “睡着了?”医生率先开口询问,欧卿祺轻轻的拢了拢自己裹在宋芦身上的衣服,笑着说:“怀孕了以后就显得比较嗜睡一点,在家里现在是睡午觉的时候,让你见笑了。”

  医生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宋芦,笑着摆手,把桌子上的一张检查报告递给了欧卿祺,慢条斯理的说:“宝宝很健康,各项指标都不错,可是母亲的体质有点太弱了,还是要好好调理,不然以后生产的时候可能会比较困难一点。”

  听到医生后边的话欧卿祺不由得皱眉,眼里闪烁着淡淡的自责:“不瞒你说,沁儿有挑食的毛病,什么东西不喜欢就是不吃,我都拿她没办法。”

  看到欧卿祺眼里闪过的无可奈何,那浓浓的爱意和宠溺看得年纪中旬的医生脸上有扬起了淡淡的笑意:“没事儿,你可以加点在她爱吃的里边,最好是每天吃一个鸡蛋,补充补充蛋白质。”

  听到让宋芦吃鸡蛋,欧卿祺好看的眉毛成功的拧巴成了一股麻绳,这个任务可不比登天简单。

  +酷G匠e网◎正版‘首发

  从检查室里出来,看着宋芦被欧卿祺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不少女人都对自己身旁的男人投去了鄙夷的目光,看看别人家的老公,再看看你们!

  无端被嫌弃了的男人们无奈的看着欧卿祺离开的背影,自己真的是无辜的好吧……这哥们儿宠老婆也不带这样明显的啊……

  因为宋芦睡着了欧卿祺不放心,索性就想着把宋芦送回家去睡觉自己再来医院拿检查报告,没想到走到医院门口正好就碰上了江风。

  江风是来接宋菲的,江风再怎么不在乎宋菲的死活,那人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自己也是真的做不到视而不见。

  看到欧卿祺抱着宋芦走了出来,江风的目光微微一闪,犹豫了片刻退了一步,给抱着宋芦的欧卿祺让路。

  欧卿祺淡淡的看了江风一眼,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抱着宋芦就走了,看着欧卿祺离开的背影,江风久久失神。

  宋芦睡觉的时候是很乖的,欧卿祺把宋芦放到了床上,看着宋芦沉静的睡颜,轻轻的勾唇一笑:“小家伙,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欧卿祺再次返回了医院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情,完全没有之前陪着宋芦来的时候的窃喜和雀跃,有的只是无尽的死寂和悲凉。

  看着自己手里这份完全看不懂的检查报告,欧卿祺头疼的扶眉:“你直接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看不明白。”

  戴着金丝眼镜的陈林抬了抬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慢条斯理的对着欧卿祺说:“这份血样中含有大剂量的安定成分,这个分量的安定会致使人的神志模糊,直接陷入了长时间的昏睡。”

  欧卿祺闻言疑惑的挑眉,不解的问:“为什么之前的检查报告中没有提到这一点呢?”

  陈林轻轻的挑了挑眉毛,颇有些得意的对着欧卿祺说:“这种药物的成分比较特殊,如果不是杰瑞特意强调了要查血样中的成分,我也不会注意到,一般情况下是查不出来的,或者说是不会注意到的,所以说,这是个完美的意外。”

  仿佛没有看到欧卿祺的呆愣,陈林接着说:“这种药其实国内是没有的,可以说哪怕就是国际上也是很少见的,因为很贵,而且效果用途也比较特殊,一般用作神经病人的强行安定,副作用比较大,在国内可以说是禁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