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宋菲朝着宋芦款款而来,欧卿祺的目光微微一闪,再次将宋芦刚刚对自己的屁屁的威胁抛之脑后,上前搂住了宋芦的腰肢。

  幸运的是宋芦正看着宋菲走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欧卿祺忐忑的小心情,察觉到自己夸张了,欧卿祺不开心的撇嘴。

  “是吗?”面对宋菲口中的好巧,宋芦微微挑眉,目光在跟在宋菲身后的江风身上稍微顿了顿,唇边勾起浅浅的微笑。

  宋菲亲切的走到宋芦的身边试图拉着宋芦的手臂,结果没想到被欧卿祺啪的一下打开了,瞬间脸上的笑容有些凝滞,气氛也尴尬了不少。

  结果罪魁祸首欧卿祺表情十分的淡定,一点屁事都没有的淡定,搂住宋芦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宋芦透着淡淡的奶香的脖子,委屈的说:“沁儿,沁儿……”

  虽然不知道欧卿祺到底在闹哪样,不过因为欧卿祺的行为自己避开了宋菲的接触宋芦还是比较开心的,所以在面对欧卿祺幼稚的呼唤时宋芦也显得格外的有耐心,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欧卿祺毛茸茸的头顶。

  “怎么了?嗯?”看到宋芦对欧卿祺的低声轻哄,一直面色淡然的江风脸色微微一变,欧卿祺低着的头轻轻的扬起,眉毛扬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可是嘴上的委屈还是分毫不减。

  欧卿祺呼吸把自己的脑袋在宋芦的香香的软软的脖子上蹭了蹭,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都清楚的语调说:“一股子臭味,我过敏,沁儿不要让她碰你。”

  欧卿祺话音未落,场面陷入了绝对的尴尬,面对欧卿祺的一本正经,宋芦是真的需要很大的定力才能够保持面色不改。

  只不过嘴角还是因为欧卿祺的恶劣性质而抽了抽,拍着欧卿祺的手不动声色的加大了力气,示意欧卿祺不要太过分了。

  可惜欧卿祺就不是什么懂得叫做适可而止的人,埋在宋芦的脖子里的脑袋猛地摇动,委屈的嘟哝:“不要,老婆偏心……老婆……你不能偏心……”

  宋芦的额头上滑下无数条黑线,拍着欧卿祺的手也忍不住顿住,而那个被欧卿祺挤兑的当事人宋菲的脸色更是跟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变换得异常精彩。

  “姐夫真是爱开玩笑,姐姐你说是吗?”如果是换作别人,碰上欧卿祺这样的毫不留情的挤兑早就甩手走开了,可是人家宋菲也不是一般人,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宋芦说。

  宋芦也是无奈了,听到宋菲的话突然就觉得欧卿祺刚才的挤兑实在是太不够看了,应该再狠一点才对。

  “我从不开玩笑的,沁儿你说对吧?”欧卿祺再次毫不留情的打了宋菲的脸,绕是宋菲的脸皮再厚,碰上欧卿祺这样的啪啪打脸,也是实在忍不了了。

  江风尽管不待见宋菲这个人,可是也见不得别人这样挤兑自己的名义上的老婆,别人看不清楚,可是江风从头到尾就把欧卿祺得意的神情看了个彻彻底底,欧卿祺明显就是故意的好吗?

  “欧总说笑了。”江风的发声打破了现场的平静,宋芦有些意外江风会为宋菲出头,可是手上还是按了按欧卿祺想要抬起来说话的脑袋。

  没有得到欧卿祺的回应,江风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的无力,将盯着欧卿祺的目光转到了宋芦的身上,透着灼灼的热度。

  “我们还有事儿,就不跟你们说了,请便。”宋芦对着江风礼貌而疏离的笑了笑,听到宋芦语气中的疏离和客气欧卿祺得意的撇嘴,搂着宋芦的腰肢往前走。

  走到一半欧卿祺突然很想回头看看江风和宋菲的脸色,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回头腰上就被一股威胁的力度掐住,欧卿祺快速的收回了自己幸灾乐祸的神情,可怜巴巴的看着宋芦。

  “沁儿,疼……”宋芦怎么可能不知道欧卿祺是装的,可是耐不住就是吃这套,心软呐!一看到欧卿祺水汪汪的眼睛,宋芦的心就酥了,哪里还记得收拾欧卿祺是怎么回事儿。

  宋芦两只手捧着欧卿祺俊脸,一本正经的说:“永远不要试图和白痴争吵,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跟他拉到同一水平线,然后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你,明白了?”

  O最t新t4章iX节^上、¤酷匠Z.网《“

  听到宋芦的话,欧卿祺有点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搂着宋芦哈哈大笑:“宝贝儿你太有才了!”

  欧卿祺在宋芦的脸上啪啪的亲了两口,搂着宋芦走进了医院的大楼,想起刚才江风落在宋芦身上的目光,眼里划过一丝幽光,这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肖想。

  江风看着宋芦和欧卿祺离开的背影,耳边回响着的一直都是宋芦刚才疏离的话,眼里不自觉的带上了些许阴影。

  “怎么,舍不得了?还惦记着你的旧情人呢?”听到宋菲戏谑带着讥讽的声音,江风的脸色稍微顿了顿,音色沉沉的看着宋菲说:“如果不会说话,那就闭嘴。”

  被江风这样明目张胆的嫌弃了,宋菲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对着宋芦离开的背影轻哼了一声,江风有意无意的对着宋菲说:“你的个人帐号上突然有两千万的进账,你干什么了?”

  江风话一时之间蕴含的信息量太大,宋菲突然有点发愣,看着江风的目光也多了一丝审视,自己的私人账目江风都能查到,江风是不是在调查自己。

  “你调查我?”宋菲的声音蓦地带上了深深地敌意,江风不屑的撇嘴,我调查你?如果不是觉得宋耿秋的死有蹊跷我都懒得看你。

  不过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淡,目光淡淡的在宋菲的身上扫了一眼:“只不过是在银行有两个朋友碰巧知道的,问我是不是有投资的打算而已,在你心里我是有多闲,居然有空去调查你?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我调查的地方?嗯?”

  面对江风显而易见的嫌弃,宋菲居然诡异的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低低的含笑轻语:“我把宋家的房子给卖了,刚刚两千万。”

  之前江风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儿,猛地听宋菲这样说起,江风的脸色微微一变:“宋家老宅?”

  “是呀,反正我也不住,干脆就给卖了,反正有人愿意一掷千金博取佳人一笑,我也不亏。”提起欧卿祺眼睛都不眨的为宋芦花了两千万买房子的事宋菲还是忍不住磨牙,这是女人单纯的不平衡。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那是你爸爸留下的东西,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把它卖了。”江风蓦然提高了声音,皱眉对着宋菲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