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吃着欧卿祺亲手做的小米粥,宋芦含糊不清的问:“今天不上班吗?这么闲?”

  欧卿祺闻言没好气的瞪了宋芦一眼,哀怨的说:“原来小沁儿这么不待见我是吗?我好不容易在家待一天,迫不及待的就要赶我走……”

  宋芦含在嘴里的粥顿了顿,瞪了装模作样的欧卿祺一眼后艰难的咽下:“什么鬼……有空就陪我回一趟宋家呗。我去拿点东西回来。”

  “老婆大人召唤,小的不敢不从。”欧卿祺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眉角,笑眯眯的往宋芦的碗里放了一块鸡蛋,宋芦不悦的皱眉,可还是在欧卿祺威逼的目光下把那块隔应人的鸡蛋给吃了。

  “对了,我们先回去一趟然后就直接去医院怎么样,去看看杰瑞的同时顺便把产检给做了,免得明天还得跑,我觉得麻烦。”宋芦好不容易咽下了那块讨厌的鸡蛋,抬头对着欧卿祺说。

  听到宋芦提起杰瑞,欧卿祺的眉毛优雅的扭了扭,含笑对着宋芦说:“杰瑞估计不想看到我们,不过去看看倒是也可以。”

  听到欧卿祺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宋芦郁闷皱眉,直到到了宋家的时候宋芦还是没有想明白欧卿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欧卿祺一脸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神叨叨的表情下憋回了自己的问题,耷拉着脑袋朝着楼上走去。

  欧卿祺之前来过宋家两次,对这里的印象并不深,趁着宋芦去收拾东西的空挡欧卿祺就在这偌大却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到处晃荡,反正这房子现在是自己的了,怎么溜达都行。

  走到宋耿秋生前的卧室的时候欧卿祺的脚步稍微顿了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用力打开了尘封许久的房门,看着里边的陈设出神。

  宋耿秋的房间跟人很像,或者说跟欧老爷子也很像,刻板而严肃,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味道,带着淡淡的压抑。

  也许白舒雅是真的很早的时候就厌倦了这里千篇一律的生活,在宋耿秋死了之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跳出这个可恶的牢笼,为了庆祝自己的新生和自由,白舒雅把过去的一切痕迹都留在了这里。

  白舒雅的东西还是规整的摆放在卧室里,欧卿祺看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东西微微皱眉,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看总归都是不讨喜的,更何况白舒雅不遗余力的挤兑宋芦呢。

  欧卿祺的眸光一闪,看到了一个位于角落里的药盒子,走近了捡起来一看,发现盒子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说明,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盒子,可是也就是这一个盒子提起了欧卿祺心中的警铃。

  盒子就剩下三片白色的药片,孤零零的躺在盒子里,欧卿祺看着那几颗身份不明的药片,目光微微凝滞。

  “卿祺,你在哪儿呢?”听到宋芦的声音欧卿祺眼明手快的把药片塞回了盒子,顺带把药盒子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怎么,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欧卿祺走到门边斜斜的靠在门框上对着宋芦抛了一个飞吻,戏谑的说。

  酷匠o#网首,v发CD

  看到欧卿祺从宋耿秋的卧室里走出来,宋芦的目光微微一顿,可是因为欧卿祺刻意调笑的话也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沉闷。

  咯咯的笑着伸出手指戳了戳欧卿祺健壮的胸膛,一字一顿的说:“臭美吧你就!姐姐是怕你走丢了好吧。”

  欧卿祺可不管宋芦口是心非的话,一把抓住宋芦试图逃跑的身影低头印下一个狠狠地吻,恶狠狠的说:“哎呀,老婆我害怕,你抱着我走好不好?”

  “德行你就!”宋芦顺势拉着欧卿祺宽厚的大手,往下走,欧卿祺看了看宋芦空空如也的手,皱眉问:“沁儿收拾的东西呢?我去拿。”

  “算了吧,拿出这间屋子,就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味道,想想感觉好像挺没必要的,所以就什么都没拿,害你今天陪我白跑一趟了。”宋芦按住了欧卿祺的手,故作轻松的说。

  欧卿祺闻言目光微微一沉,伸手把宋芦搂到自己的怀里,轻声说:“沁儿,不要开心好不好,以后我经常陪你来住,或者我们等到孩子出世就搬过来住,你看怎么样?”

  宋芦闷闷的低着头不说话,欧卿祺俯身把宋芦抱到了车上,一路的沉默走到了医院,看着依旧闭目养神的宋芦,欧卿祺坏心眼的挑眉。

  “沁儿你是要自己走呢,还是说我抱你进去呢?”欧卿祺贴在宋芦的耳边呼着热气,给宋芦的耳边带来一阵瘙痒,听到欧卿祺的话宋芦腾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

  面对宋芦的不领情,欧卿祺丝毫不在意,厚脸皮的走到宋芦的身边搂住宋芦纤细的腰肢,哀怨无比的嘀咕:“沁儿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这么快就讨厌我了吗?沁儿……小沁儿……为夫好伤心啊……沁儿不要不喜欢我好不好……”

  看着欧卿祺毫无形象毫无压力的在自己面前撒娇耍赖,宋芦的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宋芦直接觉得其实怀孕的是欧卿祺才对吧,这种情绪变换,哪怕是自己这个怀孕的女人也做不到好吧……

  “欧卿祺你再闹我给你扔到那儿去,你信不信?”宋芦阴森森的指着一个方向对着欧卿祺凉幽幽的说,顺着宋芦的手指的方向,欧卿祺成功的看到了一片布满了小刺的蔷薇,欧卿祺瞬间就打了一个寒战。

  为了让自己可怜的受到威胁的小屁屁脱离被小刺亲吻的机会,欧卿祺可怜巴巴的放开了自己搂着宋芦的手,瘪嘴站在宋芦的身后。

  宋芦突然就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认人不清好吧,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欧卿祺这厮居然眼角眉梢都是戏呢?

  “姐姐,真是好巧。”听到这突兀的声音本来想要假装安慰一下欧卿祺的宋芦有些意外的回头,恰好就看到了宋菲挺着个大肚子朝着自己走来,目光不由得微微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