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个男人被欧卿祺收拾了,杰瑞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笑意,冲着目瞪口呆的压着自己的两个警察吼:“他妈的还不拉老子起来!”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帮忙,杰瑞终于逃出生天,站在了欧卿祺高大的身影的背后的时候,杰瑞才深刻的意识到做一个武夫到底是有多美好。

  “你是谁啊!你快放开他!”看到局长大人的公子被人跟捏小鸡崽一样捏在手里,领头的那个警察有点着急了,不问三不问四的冲着欧卿祺喊,距离欧卿祺最近的杰瑞成功的目睹了欧卿祺黑化的过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就是你老子来了,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欧卿祺无视掉那个警察的叫嚣,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看得某公子一阵心惊胆战。

  小警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人念叨了好半天的王局长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不过那个诚惶诚恐的表情是神马情况。

  “欧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这个混账玩意儿计较,混账!还不赶紧给欧总道歉!”肥头大耳的王局长走上前一笔账清晰明亮的打在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的脸上,大声怒吼。

  欧卿祺不悦的皱眉,沉声说:“王局长气势十足,还希望王局声音小些,别吓着我老婆孩子。”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被点名的某局长探头探脑的在人群中寻找所谓的老婆孩子,看到一头长得跟猪八戒极其相像的生物努力的寻找自己,宋芦无语的扶眉。

  宋芦抖了抖自己额头的黑线,出现在人群中,对着杰瑞善意的挑了挑眉,杰瑞无声的苦笑,真的是把八百年的洋相都在今天出完了有没有……真的是太丢人了好吧……

  欧卿祺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宋芦的腰肢,用眼神责备宋芦怎么擅自下车,宋芦轻轻的耸肩,我这不是好奇发生了什么吗?

  因为欧卿祺的横空出现,事情的发展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原本应该被人强行带走刑讯逼供的杰瑞成为了警察的坐上宾,那个被杰瑞再三袭击的王公子苦着一张脸被自己老爹带到了杰瑞面前弯腰道歉。

  等到王局长跟欧卿祺寒暄完毕,原本堵得水泄不通的车也终于通了,宋芦也从一小白那里明白了为什么杰瑞会出现在这里,欧卿祺为什么没有开车去找自己。

  不过宋芦还是比较奇怪欧卿祺为什么知道自己会在宋家老宅,不过现在看着欧卿祺沉闷的脸色,就算是再借给宋芦三个胆子,宋芦也不敢去问欧卿祺任何的问题。

  最\#新)?章◎节s!上☆酷4匠网)

  等到人群散尽了,宋芦也终于有了机会认真的打量杰瑞挂彩的脸,忍不住眉眼含笑轻声打趣:“呦呵,这个造型可真的够新奇的。”

  看着坏心眼嘲笑自己的宋芦,杰瑞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软绵绵的倒在小白的身上,有气无力的说:“小白,还是你最好了,我受伤了……”

  其实杰瑞不说,小白也着急得不行,听到了杰瑞这样说,小白就更着急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看得宋芦羞愧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哎呦,杰瑞你这个缺德玩意儿,这样骗我家单纯小白真的好吗?

  欧卿祺可不管那么多,本来心情就不美丽的欧二少爷看到那个惹自己不开心的罪魁祸首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瞬间就更加的不开心了。

  “小白,杰瑞就交给你了,我们还有事儿要处理。”欧卿祺搂住宋芦的腰肢冷冷的对着小白说,杰瑞的眼里划过一丝窃喜,知我者欧卿祺也。

  小白同学看着杰瑞虚弱的模样担心得不行,二话不说扶着杰瑞就上了欧卿祺的豪车扬长而去。

  看着一向胆小开车极其稳妥的小白把车开出了飞机的效果,吃了一鼻子尾气的宋芦有些酸溜溜的嘀咕:“女大不中留啊……”

  欧卿祺把车来到了宋芦的面前,看到欧卿祺重新恢复了沉寂的神情,宋芦心里刚刚冒出来的愉悦瞬间就消失了。

  好吧,这里还有个大神在生气呢,自己怎么可以开心呢?尽管宋芦根本就不知道欧卿祺为什么生气。

  一路上欧卿祺是真的把沉默是金这种本质发挥到了极致,期间宋芦试图跟欧卿祺搭讪,欧卿祺立场坚定的头都不回,根本不在乎那个快要被自己捏碎了的方向盘。

  到了欧家的时候欧卿祺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依旧动作自然的把宋芦扶下了车,可是就是不说话,一幅爷根本就不想搭理你的神情,看得宋芦牙根痒痒。

  看着欧卿祺走进浴室的冷漠背影,宋芦无声的苦笑,自己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

  欧卿祺洗完澡就坐到了书桌前开始处理自己堆积的工作,可是只有欧卿祺自己知道,自己目不转睛盯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司的数据报表,而是宋芦那个小没良心的照片。

  再三抬头看了看欧卿祺,发现那人沉默的侧脸根本就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宋芦不由得有些挫败的叹气,起身走进了浴室。

  宋芦拖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了梳妆台前,欧卿祺也一如既往的走到宋芦的身后拿着柔软的毛巾仔细的给宋芦擦头发,动作也是一层不变的温柔细致。

  唯一的不同点就是,欧卿祺以前会跟宋芦垂眉笑语,时不时趁机偷香,可是如今冷冷的板着一张俊脸,死活不说话。

  想着自己今天受到的委屈,再加上欧卿祺对自己的刻意冷落,宋芦的心里瞬间就涌起一股浓浓的憋屈感,大颗大颗的泪珠子不要钱的往下掉,重重的砸在欧卿祺的心上。

  欧卿祺就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犯错了浑然不知也就是算了,看着宋芦的泪水,欧卿祺还觉得宋芦有了一种恶人先告状的嫌疑,满脸的无可奈何。

  可是心里再大的怨气也比不上宋芦呜咽着的一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的杀伤力来得大,看到宋芦哄着眼睛沙哑着嗓音问自己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欧卿祺立马就急眼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说过的不搭理宋芦的豪言壮语。

  满脸无奈的欧卿祺把宋芦搂到了自己的怀里,长长的叹息,没有看到自己怀里的小人儿眼里一闪而过的狭促的笑。

  过了好久,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小人儿的哭声停了,欧卿祺才沉声问:“小沁儿,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这话一说出口,宋芦就知道自己没办法蒙混过关了,乖巧的趴在欧卿祺的胸口闷闷的说:“以后我会先告诉你的,我不会瞒着你了……”

  得到了宋芦的保证,欧卿祺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在宋芦的耳朵上惩罚一下的咬了一口,轻声说:“还有,以后不管是去哪儿,不准不带手机,知道吗?”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就知道欧卿祺是消气了,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乖巧的连连点头,回应一样的在欧卿祺下巴上轻轻的啃了一口。

  欧卿祺轻声发笑:“小家伙,调皮。”欧卿祺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宋芦的后背,直到怀里的小人儿发出平稳的呼吸,摸着宋芦清秀的容颜,低声呢喃:“沁儿,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