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瑞抬头看着那个趾高气昂的警察,不卑不亢的指着那个得意洋洋的男人说,语气中带着点点的寒意。

  问话的警察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看着杰瑞,讥讽的说:“理由?你打架斗殴涉嫌偷车,这算不算是理由?”

  “打架斗殴?这事儿难不成还是我一个人干的?涉嫌偷车,摆脱你搞清楚再说话,都说了这车是我朋友的,我帮忙看看,没搞清楚情况就别瞎说行吗?”

  杰瑞说着也有点生气了,任谁脾气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诬陷是偷车贼心情也好不起来,更何况这小警察还明显有包庇那个男人的意思,这样杰瑞的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面色越发的阴沉。

  问话的警察也因为杰瑞的再三不配合脸色有点难看,周围的人也因为杰瑞条理清晰的话神色出现了些许转变,小警察的眼里瞬间就迸发出一股阴狠。

  “让你走你就走!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再啰嗦就是加你个耽搁公职人员执法的罪!”小警察有些急眼的冲着杰瑞尖锐的说。

  杰瑞伸手捂住了小白的耳朵,眼里划过一丝寒意,嘴角勾起一个冷笑:“呦呵,我倒是还真的不知道这样的道理,给不出个合理的理由小爷今天还就不走了!”

  、8酷}5匠¤网永(E久/免费☆看K小k说

  看到杰瑞一幅软硬不吃的态度,小警察也有心蒙逼了,一直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男人看到警察没办法拿杰瑞怎么样,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恼羞成怒,走到杰瑞的跟前几乎粗鲁的推了杰瑞一把。

  “理由?理由就是你惹到了你不该惹的人,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面对男人恶劣的语气和明晃晃的威胁,尽管杰瑞一直觉得自己跟欧卿祺那种用武力解决问题的粗俗人士有些本质的区别,可是杰瑞还是忍不住了。

  砰的一声原本站在杰瑞面前耀武扬威的男人再次弯腰倒在了地上,杰瑞再次用自己的无敌下体剪刀腿让这个男人尝受到了弯腰的痛苦。

  看到倒在地上的男人狰狞的表情,原本悠哉看戏的男人的下体集体飘过一阵冷风,看着杰瑞的眼神格外的诡异,身为一个男人,用这样致命的技能去攻击另外一个男人真的好吗?

  看到上头交待要保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被人击倒在地,淹没在人群几个警察的表情瞬间就狰狞了,对视了一下就冲到了杰瑞的跟前,挽起了袖子直接准备动粗了。

  看着自己眼前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杰瑞无奈的苦笑,粗俗的武夫啊,快赐我力量吧……

  杰瑞眼明手快的把小白推到了车上顺带锁上了车门,自己独自一人面对着虎视眈眈的警察和那个再次站了起来的受伤的男人。

  小白完全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看到杰瑞转头对着自己歉意的笑的时候眼里的液体突然就喷薄而出,因为恐惧和担心而变得煞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斑驳的水渍。

  杰瑞很想上前去把小白抱在怀里安慰这个小人儿别哭,可是情况实在是不允许好吧,只能是按下了心里无数翻腾着的心疼,怒气冲冲的瞪着靠近自己的几个警察。

  “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儿,你跟我们走一趟不就得了,又何必折腾这一圈呢。”成功把杰瑞按住了之后,其中一个警察看到了那个被人搀扶着的男人,猛地打了个寒战。

  杰瑞恶狠狠的瞪了说话的警察一眼,妈蛋!你们这群龟孙子!老子今儿都给你们记住了!有你们好受的!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是立场不对,看到身残志坚哪怕是需要人扶着才能站稳,却还是坚定的要踢自己一脚的男人,杰瑞都忍不住要感慨一句,他妈的实在是太牛逼了好不好!

  可是现在杰瑞是怎么也感慨不出来,开玩笑,有人要踢自己的命根子,自己哪里还笑得出来啊!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小子!”男人距离杰瑞三步远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住了自己前进的脚步,看着杰瑞秀气然而威力十足的脚丫子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恐惧。

  捕捉到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恐惧和颤抖,杰瑞也顾不上自己心里的颤抖了,得意的挑眉挑衅:“他妈的!有本事你来啊!你有本事过来小爷就还能再踢你一脚!你看我踢不死你!”

  杰瑞的话带来的侮辱性的刺激成功的让男人忘记了自己下体的疼痛,蹒跚着步子走到杰瑞的跟前眼看着就要下手了,一个低沉得犹如从冰窖里漂出的声音在人群之外响起:“真的想清楚了,要动手是吗?”

  看到欧卿祺的时候,杰瑞真的是快要感激涕零了好吧,这个男人拯救了自己差点毁灭命根子,这样的大恩大德,真的是让人无比的感动呢!

  可是感动过头的杰瑞转念一想,他妈的自己今天遭的这洋罪不就是因为欧卿祺这厮才有的吗?心里原本为数不多的感激瞬间转变成了无尽的怒火,恨不得把欧卿祺这货毁尸灭迹。

  “王公子倒是好大的脾气,只不过王局长如果知道了公子今天的行为,只怕是会不大高兴吧!”欧卿祺慢悠悠的走到人群中看着那个面色狰狞的男人沉沉的说,目光在身负重任的杰瑞身上扫了一眼,眼底多了一丝暗沉。

  听到有人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扯上了自己的父亲,挑衅的男人神情微微凝滞,目光打量的在欧卿祺的身上来回扫描,好像这样就可以看出来欧卿祺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是谁?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私事,跟你没关系。”听到这话欧卿祺肆无忌惮的笑了,嘴角挑衅的看着说话的男人,慢慢的走到男人的身边,捏住了男人肥腻的下巴。

  “你说话真的是,不怎么好听呢,只不过我想王局长应该也不介意我替他教育教育不听话的儿子,你说呢?”

  说话间欧卿祺缓缓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原本在杰瑞跟前耀武扬威的男人在欧卿祺手里就跟小白兔一样的毫无招架之力,被欧卿祺捏着憋红了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