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呆呆地看着欧卿祺阴沉不定的侧脸,有点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眼里闪烁着狭促的笑意,搞不明白欧卿祺突如其来的怒气从何而来。

  看着宋芦依旧不明所以的模样,欧卿祺心里所有的怒气瞬间消散,只剩下满腹的郁闷,最后化作长长的叹息。

  宋芦看着欧卿祺站起身来稍微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沉声说:“走吧,我在门口等你。”

  宋芦满脸蒙圈的看着带着莫名怒气的欧卿祺的背影,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人到底是怎么了?不过低着头看到怀中紧紧抱着的房产证时,嘴角还是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欧卿祺站在车旁抽烟,看到欧卿祺身边围绕的挥之不去的烟雾,宋芦秀气的眉毛不自觉的皱起。

  自从宋芦怀孕了之后欧卿祺就不抽烟了的,今天绝逼是个例外,后知后觉的宋芦也终于感受到来自欧卿祺的怒气,心里咯噔一下。

  欧卿祺看到宋芦过来了淡定无比的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自然而然的走到宋芦的身边弯下腰给宋芦打开车门,给宋芦绑好了安全带之后走到了驾驶座上。

  一切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样的自然,可是宋芦就感觉好像差点什么,仔细低着头想了想,宋芦终于想起了差的是什么,欧卿祺没有像过去的每一天那样,在给自己系安全带的时候俯身亲吻自己的额头。

  欧卿祺冷峻着侧脸开车,宋芦莫名的感到心虚,直接不敢开口说话,再三再四的张开嘴再次闭嘴之后,宋芦终于找到了说话的契机。

  :酷匠S●网|q首8发E:

  “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车啊?你怎么过来的?”宋芦轻声细语的问,欧卿祺闻言目光一闪,想起了被自己扔到了高架桥上的杰瑞。

  欧卿祺默默的改变了前进的方向,依旧没有回答宋芦的问题的意思,欧卿祺这副表情宋芦全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肯定是不知道怎么招惹到这位爷了,丫的正生气呢!

  仔细的想了想宋芦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到底是怎么招惹到欧卿祺这尊大神了,碍于欧卿祺无形散发着的冷气,宋芦自作聪明的闭嘴,想着等欧卿祺气消了再说。

  欧卿祺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宋芦纠结的神情,没好气的皱眉苦笑,这个小东西必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生气,自己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啊!

  “怎么了?”突兀的铃声打破了车厢里的平静,欧卿祺原本沉寂的神情也因为杰瑞的话而变得扭曲,宋芦好奇的把脑袋探到欧卿祺的手边,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马上过来!待在原地别动!”宋芦还没有听清杰瑞说了什么,欧卿祺猛地提高了车的速度,看着欧卿祺阴沉沉的侧脸,宋芦默默的把自己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杰瑞一向温润戏谑的脸上难得的挂了彩,眸子里充斥着难得的怒气,把小白死死地护在自己的身后,目光不善的瞪着自己眼前的男人。

  这场斗殴事件要从欧卿祺离开之后说起,杰瑞带着小白在车里待着实在是无聊,两人就下车站着聊天,结果有个男人好死不死的跑来搭讪,而且搭讪也就算了,重点是小白不乐意好吧。

  反正杰瑞是不会承认自己看到有男人来跟小白搭讪自己怒火中烧的,然后就是传说中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戏码,然而杰瑞就是那个弱小的,也就是传说中挨揍的那个。

  杰瑞也不是什么好人,尽管没能在那个男人身上留下多少印记,可是没有一下是虚的,其中踢到了男人下体的那脚更是看得周围看戏的人牙根发酸。

  本来嘛,男人之间发生点什么毛手毛脚的关系也没有什么,说不定一打还成了朋友的也不在少数,可是跟杰瑞打架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奇葩,端着架子忍不下这口气。

  扬长而去后带着一群人冲到了杰瑞的跟前,要求把小白交给他们,杰瑞跪下认错,开玩笑,杰瑞在欧卿祺的手底下被压榨欺压多少年了从未屈服,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无聊的要求而屈服。

  然后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报警的,姗姗来迟的警察终于来了,然后就是让人认领的时候到了。

  杰瑞是代替欧卿祺来堵车的,根本就没想着能遇上这样的破事儿,完之后还一时疏忽连驾驶证都没带,然后身后停了一辆价值千万的豪车。

  没办法确认这辆车是杰瑞的,再加上无证驾驶,打架斗殴,杰瑞瞬间就成为了暴力份子和偷车贼的代言人,周围原本因为杰瑞拼命护着小白而稍微有些好感的人看着杰瑞的眼神瞬间就鄙夷了。

  感受到来自众人的目光打量,就算是脸皮厚到杰瑞这种程度也忍不住眼角的肌肉抖了抖,满脸的黑线。

  小白从来没有碰上过这样的事儿,此时早就乱了手脚,如果不是杰瑞在这里,只怕是早就哭了的,只能瑟缩着身子跟在杰瑞的身后,小手死死地抓心杰瑞的衣服。

  看到小白眼里的慌乱和恐惧,杰瑞的心里蹿起一股浓浓的愧疚,第一次觉得把自己练就成欧卿祺那种干仗高手是一个很牛逼的选择,至少在打架方面自己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别怕,没事儿的,有我在呢。”杰瑞有些僵硬的轻轻的拍着小白的后背,顺势把小白的身子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

  一旁一来就跑到那个男人身边嘘寒问暖的警察,终于轰轰烈烈的带着拍完马屁后的臭气有些耀武扬威的走到了杰瑞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杰瑞。

  “就是你,跟我们走一趟!”听到这话杰瑞的眉毛不由得深深地皱起,按下了怀里想要探头的脑袋,沉声问:“跟你走可以,但是给我个理由,还有,为什么就有我,没有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