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你要干什么呢?”白舒雅急匆匆的从外表走进来,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宋芦的时候目光微微凝滞,习惯性的想要笑着打招呼的时候才猛然间想起自己现在不需要讨好宋芦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扯了扯嘴角。

  宋菲有些不悦白舒雅的大惊小怪,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带着淡淡的不耐说:“不过是觉得这房子老了,干脆卖了重新买一套,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呢?”

  白舒雅闻言微微皱眉,走到宋芦的身边的时候对着宋芦敷衍的笑了笑:“这事儿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还有宋芦也在这儿呢,怎么说的?”

  NY酷i匠A网cC唯●一y正s版{,f●其P◎他¤%都H是Z盗0版{

  宋菲的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妈妈,这房子现在是我的,跟宋芦有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回来收拾东西而已,收拾好了就走。”

  白舒雅闻言有些诧异的挑眉看着一言不发的宋芦,故意皱眉看着宋菲说:“你这孩子,宋芦到家里了怎么也给得泡杯茶啊,站着像什么话!”

  因为宋芦之前放的狠话,欧卿祺到达宋家的时候长驱直入,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刚刚走到门外听到白舒雅恶心的话,眼里划过一丝暗芒。

  “我老婆怀着孩子,喝不了茶,只怕是要辜负宋夫人的好意了。”欧卿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显得有些诧异,宋菲有些直起了身子,目光警惕的看着欧卿祺。

  欧卿祺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宋芦孤零零的一个人倔强的站在楼梯下的背影,心里一路上的怒气都在一瞬间消散。

  这么个可人疼的小东西,自己平日里恨不得把她含在嘴里,现在站在这里承受着别人的冷嘲热讽,一想到自己没有来之前宋芦可能受到的委屈,欧卿祺就觉得心里一阵怒火蹭蹭的往上长。

  欧卿祺一句宋夫人听得白舒雅脸上一阵青黑变换,保养得当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欧卿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欧总怎么有空过来了?”

  欧卿祺淡淡的白了白舒雅一眼,走上前搂住宋芦纤细的腰肢低声说:“沁儿,来的时候吃饭了吗?”

  听到欧卿祺低沉悦耳的嗓音,宋芦终于回神,一直强撑着的身子无力的倒在欧卿祺的身上,整齐的牙齿狠狠地咬着自己的苍白的唇,看得欧卿祺的心揪疼。

  欧卿祺低着头用薄唇撬开了宋芦的紧紧咬着的唇,稍微有些不悦的皱眉,惩罚性的在宋芦的唇上轻轻的撕了一下,低声哄:“再不听话,就打你了。”

  “你怎么来了?公司没事吗?”宋芦嗡着声音说,欧卿祺不悦的挑眉,看着宋芦红彤彤的眸子想起了自己这一路上的担惊受怕,眼里闪过一丝幽光。

  “这事儿回去再收拾你。”说着欧卿祺抬头看着如临大敌的白舒雅母女,好笑的挑眉:“宋夫人好情调,我听说宋夫人在南区那边有一套房子,地段倒是真的不错,也难怪看不上这套老房子了。”

  宋菲闻言回头不动声色的狠狠地瞪了白舒雅一眼,白舒雅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那套房子里还有一个男人,一个本来应该出国了的男人。

  “欧总说笑了,这是爸爸留给我的东西,想要怎么处理自然是我的事,我想还用不着你来指点我吧,还有贵夫人的东西只怕还是要尽快搬出去,毕竟,这里立马就要换主人了,你说是吗?”

  宋耿秋死了,宋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宋菲挑衅的看着欧卿祺,悠悠的说,宋芦的脸色在宋菲的话中变得惨白。

  “哦?我倒是觉得这些东西都不用搬。”欧卿祺扶着宋芦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淡淡的在宋菲的身上扫过。

  宋菲脸上的笑意变得狰狞,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怎么欧总还想耍赖住着不成?可是这里我想卖了,主人不在,想着欧总也不是那种厚脸皮的人吧。”

  欧卿祺似笑非笑的挑眉看着宋菲,低头的瞬间看到宋芦刷白的脸色,心里升腾着一股浓浓的怒气:“卖多少,我买了。”

  欧卿祺话音未落,白舒雅就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欧卿祺,就连宋菲看着欧卿祺的目光都跟看大傻子一样的戏谑。

  宋芦伸手拉了拉欧卿祺的衣服,眼里透着淡淡的担心,欧卿祺的处境也不容易,而且现在的主动权掌控在宋菲的手里,宋芦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给欧卿祺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欧总对姐姐倒是真的大方,这么大的房子,说买就买了。”

  欧卿祺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看宋菲,沉声说:“开个价吧。”

  宋芦就跟一个木头人一样看着宋菲对着欧卿祺说出一个数字,睁大了眼睛瞪着宋菲:“宋菲!这房子估价是一千七百万,你别太过分了!”

  宋菲好笑的看着宋芦:“房子是我的,赚个三百来万只不过是看我心情而已,怎么,不乐意买那就走吧,反正我也不缺钱。”

  欧卿祺淡淡的看着宋菲,二话不说的掏出支票开出了宋菲要的价格,笑着对宋菲说:“房子是我的了,你现在搬上你的东西,出去。”

  看着手里的房产证,宋芦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欧卿祺不说话,欧卿祺目光沉沉的看着宋芦,许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宋菲没有拿走自己的任何东西,因为这里的一切也许宋菲都不愿意再去回顾,刚才还人来人往的屋子因为宋菲和白舒雅的离开而显得格外的空旷,安静得宋芦觉得自己都能听到欧卿祺的呼吸。

  欧卿祺恨铁不成钢的在一边磨牙,拳头攥得紧紧的又松开,想要教训宋芦几句吧,又见不得宋芦委屈的小模样,但是不说吧,又觉得自己心里边隔应得慌。

  也许是欧卿祺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实在是太浓厚了,宋芦终于感觉到了欧卿祺的不对劲,一向见到自己就喜欢折腾自己的欧卿祺居然坐在距离自己三尺远的地方无声的散发着怨气。

  “你怎么了?”宋芦沙哑着声音说,欧卿祺猛地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瞪圆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宋芦,粗声粗气的说:“你别跟我说话!生气呢!”

  接收到来自欧卿祺哀怨的小眼神,宋芦不解的撇嘴,不明白这位爷到底是怎么了,伸手戳了戳欧卿祺的腰肢,低声问:“生什么气了?”

  欧卿祺看着宋芦的眸子飘过一丝挫败的情绪,好吧,气死你得了,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欧卿祺突然站起身来把宋芦压倒在自己的身下,幽声说:“沁儿,我发现你的皮不是一般的痒,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