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赶到宋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有一群人在自己熟悉的家里肆意进出的模样,宋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下车稳稳的朝着大门走去。

  “唉我说,你是谁啊!这里不让进!”宋芦闻言扭头看着冲着自己说话的陌生男人,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

  “说你呢!你怎么回事啊!在往里走我报警了你信不信!”看到宋芦没有停下步子,那个男人有点急眼了,急匆匆的走到宋芦的跟前大声的怒吼。

  宋芦目光含火的看着这个男人,从牙缝里一字一句的挤出一句话来,脸上的笑容带着的寒意看得原本还在耀武扬威的男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你再不识好歹吵吵一句,我保证宋菲也保不住你,你信不信?嗯?”宋芦目光淡淡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扫了一圈。

  男人闻言后背冒起一阵凉意,僵硬着脸走到了一边,不再拦着宋芦,看到男人的表现,宋芦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嘴角浮起一个凉薄的弧度,眼里的幽光一闪而过。

  “你当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侮辱我的机会。”轻轻的嘀咕了一句,宋芦脸上的失落已经收敛好,完美的公式化的笑容在脸上挂着,大步朝着屋子里走。

  放眼望去,家里没有一个是自己熟悉的人,宋芦粗略的看了看,估计着那些人的身份。

  在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价格大概在一千七百万左右。”的时候,宋芦就猜到了那些人的身份,同时不自觉的把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自己的肉里。

  宋芦一个大活人走了进来,屋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表示惊讶或者有什么别的表情,依旧自顾自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不约而同的把宋芦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宋芦在客厅里站了好大一会儿,宋菲才从楼下慢悠悠的下来,期间宋芦想要上楼的时候被两个女人拦住了,这个时候宋芦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在她们眼里不是看不见的,只是还没有到侮辱自己的时候而已。

  宋菲看到宋芦现在客厅里的时候好像很惊讶的样子,笑吟吟的扶着旋转楼梯的扶手往下走,一脸歉意的看着宋芦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在楼上睡着了,竟然都不知道你来了。”

  看着宋菲整齐的头发精致的妆容,宋芦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冷笑,嘴角勾起的弧度逐渐加大,轻声说:“没什么,只是还想着你介绍介绍,免得我连楼都上不了,毕竟这里是宋家,你说对吗?”

  没有在宋芦的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恼怒生气沮丧,宋菲明显有些意外,而宋芦的淡然很是无声的刺激着宋菲,让宋菲有种恨不得撕破宋芦这张淡定的脸的冲动。

  把玩着自己精致华丽的指甲,宋菲走到沙发上坐下,有些意外的挑眉看着宋芦,惊讶的说:“宋家?是我没有告诉你吗?这里很快就不是宋家了,我要把这里卖了。”

  听到宋菲亲口说出来这句话,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宋芦的心里猛地一下钝痛,已经深深地陷入掌心的指甲不自觉的再次往里插,直到刻骨的疼痛压下了眼里闪烁着的水光。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这是宋家的老宅!”

  宋菲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搞笑的笑话一样挑眉看着宋芦,口气嘲讽的说:“宋家的老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不姓宋,你不记得了吗?”

  Lm最I新MS章+节上IY酷3匠网/M

  好像是觉得宋芦铁青的脸色不够难看一样,宋菲慢悠悠的走到宋芦的身边说:“你知道这个房子卖了值得多少钱吗?一千七百万,你说,我缺这点钱吗?”

  宋菲不缺钱,因为宋菲刚刚接手了宋家所有的资金,可是宋芦缺,为了填补公司的漏洞,宋芦几乎是把自己所有能动用的资金尽数填补到了公司里。

  如果换作之前,宋芦一定不会觉得自己会在某一天因为钱的原因而进退两难,可是在真的面对着宋菲耀武扬威的神情,宋芦就觉得跟喉头卡了一口咸腥的血一样的难受。

  “你不能这样做,这是爸爸留下的东西,你不能这样。”宋芦无力的阻止在宋菲听来无比的可笑。

  看着一向在自己面前高傲的宋芦露出了如此脆弱的神情,宋菲的嘴边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弧度,眼神带着勾子,透着无声的恶毒。

  “宋芦,那是你爸爸,不是我爸爸,你整错了吧!”宋菲似笑非笑的在宋芦的耳边说,宋芦看着宋菲的笑脸,觉得耳边一阵嗡嗡作响,脸色猛地变得煞白。

  宋芦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恨过自己的懦弱,如果不是自己的犹豫不决,如果自己早点揭穿白舒雅母女的真面目,宋氏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危机,自己又何至于连宋耿秋留下的东西也守不住。

  “得了,叫你来可不是让你看戏的,你的东西自己收拾了吧,好歹姐妹一场,我也不想做得太绝,姐姐,你说对吗?”宋菲犹如高傲的女王一样垂眼看着宋芦。

  看着自己眼神无比熟悉走过了过去的二十多年的旋转楼梯,宋芦的眼眶忍不住酸胀,无声的勾唇苦笑,真的是来不及了吗?真的是,守不住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