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在宽大的屋子里来回的走,脸上原本闲适优雅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看着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地方,嘴边浮起淡淡的嘲笑。

  :}酷!匠网xs正n,版V首发$Y

  宋菲还清晰的记得自己当时第一次跟着白舒雅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场景,宋芦高高在上的站在那个华丽的旋转楼梯上,目光淡淡的看着自己。

  宋芦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宋菲就觉得自己在宋芦的眼里看到了刻骨的嘲讽,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冒出来的无声的鄙夷,比任何撕心裂肺的怒吼都更能让人感到卑微。

  从那时候起宋菲就和宋芦不对付,宋菲总是用尽了一切办法去争抢宋芦的东西,从小到大,宋菲总是费尽心思的去掠夺宋芦的东西,无一例外。

  可是宋芦从来都不跟宋菲因为任何的东西发生矛盾,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用一种看着极度无聊的人的同情而可怜的眼神看着宋菲。

  宋芦的平淡无形间加剧了宋菲的掠夺心理,可是宋菲从头到尾都知道,宋芦不在乎自己抢走的,甚至有时候宋菲会觉得宋芦让自己抢走的,都是她不想要的。

  如今宋菲终于把宋家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卑微的地方,宋菲的心里喷薄而出一股浓烈的足以让宋菲失去理智的恨意。

  “宋芦,事到如今,我看你怎么神气!”宋菲恶狠狠的低语在空旷的房间里悄悄散开,惊起了墙角堆积的灰尘。

  欧卿祺从孙岩挂断了电话,心情就处于一种极度烦躁的状态,宋芦联系不上,下意识的抓起手机之后才想起宋芦的手机在孙岩那里,眼里不由得又划过一丝怒气。

  而且问题的关键是好死不死的还堵车了,欧卿祺整个人被堵在高架桥上,眼里喷出的火恨不得把眼前的这片车给烧了,给自己腾道。

  “你立马过来高架桥这里一趟,我被堵在这里了,你过来给我看着车!我有急事!”欧卿祺一只手烦躁的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冲着话筒低吼。

  电话另外一头的杰瑞满头的黑线,莫名的觉得这段对话诡异的感到耳熟,看到小白从自己跟前飘然而过的时候杰瑞的眼睛猛地一亮。

  “妈蛋!真把小爷当成专业堵车户了?两口子都找我!”杰瑞一边不满的嘟哝着一边眼明手快的抓住了作势要离开的小白。

  “小白,组织上有个很严肃的任务要交给你!这是组织对你的一种能力上的考验!”杰瑞一脸严肃正经的对着还在一脸蒙逼的小白说。

  小白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眼里闪过一丝迷茫,缓缓的把杰瑞抓着自己的手给扒拉下来,淡淡的问:“怎么了?”

  看到小白对自己的闪躲,杰瑞的心里默默的蹿起一股淡淡的失落,可是还是面不改色的说:“你跟我去高架桥一趟吧!现在立马就走,赶紧去收拾收拾东西,记得多带点吃的。”

  闻言小白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平淡之外的神色,有些无奈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又堵车了?”

  杰瑞惊讶的看着满脸黑线的小白,讶异的问:“你怎么知道?未卜先知啊!”

  无视掉杰瑞的自说自话,小白转身淡出杰瑞的视线,看着小白不急不忙的背影,杰瑞着急的喊:“记得多带点吃的!丫的不知道得堵到什么时候呢!”

  背对着杰瑞的小白脸上扬起的淡淡的微笑,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不知道自己心里的窃喜到底从何而来,加快了自己的步子。

  尽管事先猜到了欧卿祺因为堵车心情肯定不会太美丽,可是当真的看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散发着黑气的欧卿祺,杰瑞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放眼望去,欧卿祺的身边绝对是一只蚊子都没有,寂静得可怕,周围因为堵车走不开下车扯犊子的人都趋利避害的避开了欧卿祺所在的区域。

  所以杰瑞几乎就在一瞬间就找到了人群中被孤立出来的欧卿祺,眼角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挑了挑,嘴角僵硬的扯出紫一个弧度。

  “你可以走了……”杰瑞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笑得一脸献媚的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闻言终于抬起了自己沉思的头颅,目光沉沉的看着一脸心虚的杰瑞,锐利的眸子在杰瑞脆弱的小身板上来回拉锯,磨得杰瑞胃疼。

  欧卿祺深深地看了杰瑞一眼没有说话,杰瑞看着欧卿祺脚底下一堆的烟头再次在心里给自己下警告,有疯狗出没,注意安全!

  小白追了上来不解的看着脸色黑得可以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欧卿祺,扯了扯杰瑞的袖子用眼神发问:你怎么惹他了?

  杰瑞:我怎么知道!内分泌失调了吧,估计是大姨妈来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挤眉弄眼的两人,欧卿祺只觉得自己的额角在突突的跳,有些咬牙的说:“我要去宋家老宅一趟,公司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没事你就在这待着!”

  对欧卿祺即将离开自己的视线的事实杰瑞表示自己感到很开心,忙不迭的连连点头,生怕欧卿祺看不出来自己对欧卿祺的排斥之情。

  看着欧卿祺迈步离开,杰瑞突然就觉得丫的,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眼熟了好吧,杰瑞记得上次宋芦就是这样走的,然后据说好像没有零钱坐地铁……

  “唉那个!”杰瑞觉得出于好心自己也应该问一声,不然到时候不知道这人还怎么折腾自己呢。

  听到身后的喊声,欧卿祺黑着脸回头,瞪圆了的眼睛透着浓浓的杀气,杰瑞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开口绝逼是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

  “坐地铁你带零钱了吗?”杰瑞话音未落,欧卿祺身上的杀气有所收敛,若有所思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面无表情的走到杰瑞深山摊开了自己的大手。

  杰瑞一看这阵仗,心里嘀咕得,我是欠你的!认命的把自己衣服里的现金都给欧卿祺掏了出来,随意抽了两张毛爷爷,欧卿祺再次踏上了征程。

  杰瑞还想张嘴说什么,被小白眼明手快的阻止了,杰瑞不满的瞪了小白一眼,哀怨的嘟哝:“你干什么啊!我还有正事儿没说呢!”

  “你不怕死的话可以试试。”小白淡淡的白了杰瑞一眼,若无旁人的上了欧卿祺卡在车流中的车,杰瑞闻言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暗自嘀咕:“别说,说了估计真的能没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