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看着自己眼前的宋菲,眼里划过一丝幽光,如果欧卿祺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宋菲的下场绝对不会美好,背负上一个谋害继父的罪名,足以让宋菲陷入绝对的万劫不复。

  江风内心的想法很挣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看着宋菲突起的肚子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宋菲,我们谈谈吧。”江风难得和颜悦色的看着宋菲,主动开口跟宋菲说话更是千百年来头一回,宋菲微微挑眉,笑着走到江风的对面坐下。

  宋菲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目光淡淡的的在江风身上扫了一圈,好半天不见江风说话自己开口说:“怎么了?找我有事?”

  江风看着宋菲的眼里浮现出一抹晦暗不明的光芒,咬咬牙还是没说出那些在喉头徘徊的话,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还有几天就要产检了,我陪你去吧。”

  宋菲有些意外的挑眉,看着欲言又止的江风还是轻轻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回到卧室里宋菲觉得江风的神情不对劲,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不安,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眉头紧紧的皱起,看了看紧紧闭着的房门,咬牙抓起了自己的手机。

  “喂,谁啊?”白舒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喘息,那种暧昧的音调听得宋菲的眼里猛地划过一丝锐气,声音有些变调的低吼:“你在哪儿?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听到宋菲的怒吼,白舒雅皱眉推开了自己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精致艳丽的指甲在男人带着薄汗的侧脸,低声说:“怎么了?早就办好了,你着什么急啊!”

  “那个男人走了吗?”宋菲对白舒雅的不以为然感到一股无力的愤怒,通红着眸子冲着话筒嘶吼。

  仿佛终于感到了来自宋菲的怒气,白舒雅终于捂住了自己身上的男人的嘴,调整了一下呼吸正色说:“走了,早就走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还惦记这事儿干什么?”

  得到了白舒雅的准确回答,宋菲才觉得自己心里的怒气稍微消散了一点,话筒里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就在白舒雅以为宋菲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宋菲又接着说:“有些事你别做得太明显了,宋耿秋才过世,爆出来了大家都不好看。”

  宋菲的声音里带着难言的疲惫,白舒雅微微一怔,却还是不以为然的点头,反应过来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才轻声说:“我知道了,我已经有分寸。”

  宋菲从小就知道白舒雅不是一个好妻子,因为不管是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和宋耿秋结婚之后,白舒雅其实一直都有婚外情。

  可是白舒雅又用这样堪称难看的方式给了自己优渥的生活,最后提供了注意让宋耿秋死了,将一切的主动权掌控到了自己的手里。

  宋菲对白舒雅的感情真的是复杂得到了一种境界,一方面宋菲嫌弃白舒雅采用的方式,一方面又依赖着白舒雅带来的好处,自从宋耿秋死了,每次跟白舒雅相处,宋菲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电话另外一头的白舒雅挂断了电话后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眼里闪烁着淡淡的阴郁,一旁的男人嘴角轻轻的勾起,两只手不安分的在白舒雅保养得当的身躯上来回游走。

  “’怎么了宝贝儿?心情不好?”男人沙哑着声音轻声问,白舒雅有些微微情动,顺着男人的动作轻轻的喘息,有些讥讽的说:“还不是我养的宝贝女儿,问我,你到底送走了没有?你说,我要不要把你送得远远的呢?”

  男人听到这近乎威胁的话丝毫不以为意,伸手在白舒雅的腰上捏了一把,笑着说:“赶我走?你这女儿倒是好黑的心思,利用完了就想过河拆桥。”

  听到别人说自己的女儿的不是,白舒雅有些不开心,伸手推了推男人的胸口,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不过,赶我走,宝贝儿你确定你舍得?”看着男人眼里闪烁着的情欲,白舒雅娇嗔着在男人的腰上掐了一把:“冤家!要是舍得,你早就被我送走了!不过你要好好待着知道吗?这事儿不能露出任何的破绽来。”

  “专心点儿,我都知道,就算是为了你,我也要好好活着啊!”夜色无边,轻轻的弥漫出细碎的声响。

  第二天宋芦醒过来的时候欧卿祺已经不在床上了,伸手摸了摸身边凉透了的枕头,闻着欧卿祺身上特有的沁香,宋芦无声的勾唇轻笑。

  #更新最p*快\上酷匠●|网17

  看到王叔的时候宋芦有一瞬间的呆愣,自从欧卿祺三天两头往宋芦住的小公寓那里跑之后宋芦就很少回欧家老宅了,见到王叔的次数自然也就随之减少。

  如今一大早猛地看到王叔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小腹,宋芦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眸光微微一闪。

  王叔看到宋芦走神,还以为宋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着急的问:“二少奶奶,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听到王叔有些大惊小怪的话,看着王叔紧紧绷着的一张老脸,宋芦的心口弥漫过一股淡淡的暖意,笑着说:“我没事,只不过是感觉好像很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感觉有点不习惯。”

  听到宋芦这样说,王叔猛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眼神晶亮晶亮的看着宋芦的肚子,语重心长的说:“可不,现在您怀着孩子了,要我说就别去公司折腾了,这不有二少爷撑着呢嘛!您就好好待在家里养胎才是关键大事儿。”

  感受到这个老人对自己不加掩饰的关心,宋芦轻轻的发笑:“王叔,你让我这样压榨欧卿祺的劳动力,他知道了不得跟你拼命啊!”

  还不等王叔撇嘴说什么,欧卿祺就从厨房里冒出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有些哀怨的对着宋芦说:“老婆,王叔欺负我,你可不能偏帮。”

  宋芦无奈的故作为难的笑了笑,接过欧卿祺手里的小碗,因为粥的香气而眼神一亮:“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忙着呢,没空搭理你。”

  欧卿祺眉眼含笑的看着宋芦小口小口的喝着自己一大早就起来熬的粥,一边幽怨的嘀咕:“老婆……我才是你亲亲的老公……”

  大清早,晨光散了一地,欧卿祺眉目清浅的看着宋芦,两人时不时穿出声声说话的声响,欧卿祺笑着在宋芦的脸上嘬了一口,沁儿,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