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到宋氏的时候轻车熟路的自己就朝着宋芦的办公室走去,在宋芦的办公室在正好碰上了孙岩的时候,欧卿祺的眸光微微一沉。

  孙岩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终于发现了欧卿祺单方面的看自己不顺眼是不需要任何的原因的,自己如果不想遭受来自欧卿祺的无因迁怒和冷气侵袭,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有欧卿祺的地方自动退避三舍,以保生命安全。

  然后欧卿祺就不容易看到孙岩这个碍眼的存在了,期间欧卿祺还暗自思索过是不是自己表现出来的怨气实在是太过实质性,宋芦发现了然后把为了自己的情绪把孙岩调走了。

  为此欧卿祺还暗自高兴了一分钟,结果再次看到了孙岩,欧卿祺就知道自己是真想多了,然后从心底冒起一股浓浓的怨气,阴森森的盯着一脸呆愣的孙岩。

  作为一个能够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能够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惹怒欧卿祺的路人甲,孙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对自己的特殊待遇感到荣幸。

  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虚汗,孙岩率先开口朝着欧卿祺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欧总,您来了。”

  殊不知自己的僵硬在欧卿祺的眼里瞬间就成了心虚的表现,欧卿祺的目光凉幽幽的在孙岩的身上扫了一圈,淡淡的说:“孙总监辛苦了。”

  孙岩脚下一个踉跄,看着欧卿祺呵呵干巴巴的笑了笑,因为孙岩觉得欧卿祺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不是说你辛苦了,而是说你他妈怎么看起来那么闲呢?

  没错,其实欧卿祺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看着孙岩,欧卿祺就忍不住想,沁儿果然还是太过心软了,孙岩这样的人就应该好好压榨的好吗?果然还是太闲了啊,不然怎么会有空跑来沁儿面前刷存在感?

  “欧总,没事儿我就先过去了,总裁在里边。”实在是忍不了欧卿祺的目光扫描,孙岩说完之后就快步离开了。

  欧卿祺看着孙岩离开的背影目光微微一沉,宋氏有没有外派工作之类的呢?要不要把孙岩给派出去呢?感觉有点小纠结呐……

  欧卿祺进门的时候脸上早就没有了面对孙岩时的阴晴不定和面对欧凡的时候的阴沉刻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挑起的眼角微微弯起,和煦温柔。

  “怎么现在就过来了?今天公司不忙吗?”看到欧卿祺进来了,宋芦不动声色的把自己手里的文件给合上,抬头对着欧卿祺轻轻一笑。

  欧卿祺自然看到了宋芦的动作,眉角微微一跳,笑意不变朝着宋芦走去,有些委屈的把脑袋搭在了宋芦的脖颈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看到欧卿祺难得的安静,和那若有若无的怨念,宋芦好笑的挑眉,轻声问:“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

  “沁儿怎么知道我受委屈了?”欧卿祺声音有些闷闷的说,就差没在自己的脸上写着我很委屈,你快来哄我吧的字样了。

  宋芦扳正了欧卿祺皱成了十八片包子褶的俊脸,正视着欧卿祺散发着怨念的小眼神,一本正经的说:“说吧,受什么委屈了,我带着宝宝去给你出气!”

  听到宋芦毫无原因的偏帮自己,欧卿祺终于笑了,一瞬间春暖花开,大地回春,看得宋芦眼角突突一跳,到底谁怀孕了啊?这男人的情绪变化比自己这个孕妇都快。

  欧卿祺的眼珠子哧溜哧溜一转,全然没有平时的严肃正经,带着些许少见的调皮任性:“沁儿,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宋芦闻言差点没把自己手里捧着的这颗大脑袋给摘下来给扔出去,没好气的挑眉瞪眼的看着欧卿祺,有些磨牙的说:“说说看,我怎么就不要你了?”

  “沁儿现在满脑子都是宝宝宝宝宝宝,哪里还有我的位置,你天天陪着宝宝,一点都没想过陪我……”说着说着欧卿祺仿佛真的因为这事儿委屈了一样,满怀怨念的盯着宋芦还在平坦的小腹。

  宋芦是真的被欧卿祺给气乐了,在欧卿祺的脸上轻轻的捏了捏,轻声说:“对不起,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有注意到,好吧,为了弥补你今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想吃什么随便点。”

  欧卿祺尽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有宋芦的亲口道歉感觉还是比较爽的,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转头对着宋芦说:“回家吧,我给你做饭怎样?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技术~”

  宋芦明显没有想到欧卿祺会这样说,有些意外的挑眉低头看着桌上紧紧闭合的文件,眼里闪过一瞬间的挣扎。

  “行,我收拾收拾就走,你可得好好表现。”宋芦终究还是放下了自己眼里的挣扎,如释重负的对着欧卿祺笑了笑,自己就算在努力,情况也不会有多少改变,放纵一晚上。那又如何呢?

  欧卿祺仿佛是临时起意的,在回家之前拉着宋芦去了一趟超市买食材,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人来人往的人群,宋芦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融入人群的感觉了。

  看O正k。版J章I节上*\酷^匠网

  看着那个正在认真挑选孕妇吃的食材的男人,宋芦的心里慢慢的涌起一股淡淡的暖意,逐渐侵蚀着宋芦的神经血脉,突然之间宋芦仿佛就明白了,这个男人要给自己做饭的良苦用心。

  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宋芦跟在欧卿祺的身边认真的提着建议,看到欧卿祺拿了自己不喜欢吃但是据说对孕妇好的黑鱼时不开心的皱眉嘟嘴,欧卿祺轻声发笑。

  坐在欧家老宅客厅的沙发上,宋芦的手里端着一个装满了新鲜樱桃的小碗,那个人前英明神武的男人在厨房围着围裙给自己熬汤。

  厨房的小灯带着夜色的凉薄轻轻的打在欧卿祺的脸上,驱除了夜色的凉薄,留下了清浅的暖意,看得宋芦微微失神。

  “欧卿祺,我不喜欢吃鱼……”一股鱼类特有的味道从厨房里散发出来,宋芦不开心的皱眉,轻轻的挑眉有些忍无可忍的喊。

  欧卿祺直接无视了宋芦的碎碎念,看到终于因为一顿饭有了生气的宋芦眼里划过淡淡的暖意,有些暗自责备自己没有早些给宋芦做点什么,才会让宋芦伤心消沉了那么久。

  欧卿祺一边端着汤一边略带委屈的说:“为夫做了那么久,欧太太真的要那么不给面子吗?”

  宋芦闻言微微一顿,心里默默的嘀咕:欧卿祺这厮越来越会装可怜了,偏偏自己还就吃这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