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雅急匆匆的赶到宋菲说的那个咖啡厅的是就看到宋菲一个人坐在一个卡座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宋菲鼓鼓的肚子,白舒雅猛地觉得心中一跳,宋菲的变化不可谓不大,甚至白舒雅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真的会想宋菲预想的那样进行,顺利得让白舒雅觉得不可思议。

  宋耿秋死了,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东西也终于握到了手里,甚至还把宋芦逼到了一个绝对的困境,换作之前白舒雅一定会为现在的情况而开怀大笑。

  可是当着一切真的来临了的时候,白舒雅才觉得不踏实,仿佛一个流浪街头的乞丐突然被告之自己拥有无数的财富一样的难以置信,充满了不真实。

  咬牙朝着宋菲的位置走去宋菲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看着眼里透着惊慌的白舒雅,有些嘲讽的笑着说:“一副见鬼的表情干什么,死的又不是我。”

  听到宋菲几乎刻薄的话,白舒雅只是微微皱眉,想了想环视了一圈才压低了声音说:“那事儿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被人发现啊!”

  白舒雅的问题在宋菲眼里真的可笑到让人心痛,挑起自己精致的眉毛,宋菲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舒雅,成功捕捉到了白舒雅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低低的笑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突然变得那么胆小有什么用,难道说你还希望用自己的忏悔让宋耿秋复活?”宋菲说着抿了一口杯子里温度适宜的牛奶,目光淡淡的的在白舒雅的身上扫了一眼瞬。

  听到宋菲残忍但却是事实的话,白舒雅的眼里划过一丝恨意,原本的恐慌也消失殆尽,冷冷的看着自己华丽的指甲说:“复活?我巴不得他早点死!”

  宋菲不知道白舒雅为什么会对宋耿秋有如此大的恨意和怨气,至少在宋菲三观还没有毁灭殆尽的时候,宋菲还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宋耿秋对白舒雅是真的不错的。

  给了白舒雅优渥的生活和让人向往的身份,也给了白舒雅常人没有的宠爱,这样的生活可以说是大多数女人都想要的,可是白舒雅却表现出了对宋耿秋不同于常人的怨气和恨意。

  可是在白舒雅在提出要宋耿秋死的时候宋菲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因为宋菲很清楚,自己的这个母亲一向不是什么容易满足的人,什么亲情爱情,在绝对的利益面前,白舒雅绝对是什么都可以抛弃的。

  看着白舒雅毫不掩饰的厌弃,宋菲稍微顿了顿才说:“我跟你说的事办好了吗?如果让人发现了,那可就真的是鸡飞蛋打了。”

  白舒雅斜着眼看了看宋菲,眼里划过一丝阴郁:“我已经给他订了今天晚上出国的机票,待会儿就走。”

  闻言宋菲脸色一变,啪的一下把手里端着的牛奶放到了桌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吓得白舒雅变了脸色。

  “我不是说了让你一开始就让他走的吗?怎么拖到了现在?你知不知道稍微出了一点差错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宋菲恶狠狠的瞪着白舒雅低吼。

  白舒雅跟宋家的那个管家有私情这事儿宋菲一直都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宋菲才会对自己的这个母亲多少有点排斥和反感。

  而这次动手的人就是那个管家,宋菲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这个男人离开自己母女的生活,谁知道白舒雅竟然私自把人给留了下来,这样的认知让宋菲不由得有些恼怒。

  白舒雅对宋菲的话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以为然,嗔怪的瞪了一眼有些阴郁的宋菲,满不在乎的说:“你太小心了,宋耿秋已经死了。一切都结束了好吗?我们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的,菲菲,现在我们才是真的赢家。”

  宋菲也知道白舒雅说的话是事实,至少目前看起来宋芦的确是处于下风的,可是心里隐隐的不安让宋菲觉得不踏实。

  而对白舒雅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的反感,还是皱眉还是对着白舒雅说:“不管怎么说,你记得把人送走!他不能留在国内!”

  R酷QR匠。网w%正》版D首发

  白舒雅淡淡的应了一声,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宋菲转头看着窗外的车流,眼里划过一丝冷笑,是呀,我才是赢家,宋芦你什么,都不是!

  欧卿祺在去宋氏找宋芦的时候一路上都在思考杰瑞刚才说的话,想到那个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的男人,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暗芒。

  欧卿祺知道,江风一直都对宋芦念念不忘,就算有人告诉自己江风一直在等自己跟宋芦离婚然后娶宋芦,欧卿祺觉得自己也不会意外,因为江风的心思实在是太明显了,是个人有眼睛就能看出来。

  与此同时欧卿祺心里有数的是宋芦心里有自己,这个认知无疑是给了欧卿祺不少的心安,可是有个人惦记着自己的老婆,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很不美好。

  等红灯的时候欧卿祺瞟了一眼车窗外的人流,目光一闪,嘴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弧度,拨通了江风的电话。

  江风拿着手机看到上边的备注时不由得皱眉,江风绝对不会认为欧卿祺是个大度到可以跟老婆的前男友和平共处的人。

  甚至江风还觉得欧卿祺根本就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的温和无害,真的纨绔没用,又怎么会让欧凡焦头烂额的。

  而欧卿祺平日里如果逼不得已跟江风碰面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的好吗?那绝对是能甩眼刀子的不说话,能看不见绝对不往自己眼里塞的。

  或者说欧卿祺总是能自动屏蔽除了宋芦以外的人的存在,所以江风丝毫不认为自己跟欧卿祺有什么好聊的,欧卿祺的这通来电就显得有点诡异了。

  铃声在江风的沉思中戛然而止,江风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未接,眼里划过一丝暗淡,随即被一条信息点亮。

  “好,见面再谈。”看到手机上回复的信息,欧卿祺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嘴角,眼里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光芒,江风是吗?我会让你彻底死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