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遗嘱公布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在这三天内宋菲用一种堪称让人震惊的手段将宋耿秋遗嘱上提到的东西握到了自己的手里。

  宋氏也成功被宋菲搬空了,或者说因为宋菲的行为,落到了宋芦手里的宋氏真的只是有名无实,一个真正的空壳子。

  这几天宋氏真的是经历了一场叫做兵荒马乱的噩梦,宋耿秋遗嘱上留给宋菲的东西实在是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M看正版*(章节B上:t酷g匠◇\网j"

  可是又让人不得不瞠目结舌的看着宋菲洋溢得笑容将属于公司帐上的流动资金悉数转走,给宋芦留下了无数的麻烦和等待解决的问题。

  宋芦就没想着宋菲能够手下留情,毕竟宋菲想要针对自己真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是这样的深沉的恨意还是让宋芦意外,其实宋芦也搞不清楚宋菲对自己莫名的恨意到底从何而来。

  只不过宋菲一直都热衷于挑衅宋芦罢了,抬手摸了摸自己还有平坦的小腹,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浅笑,这里有一个正在成长的小生命,是自己跟欧卿祺的孩子。

  耳边回响着欧卿祺低声的呢喃:“沁儿,等到孩子生下来,我们就会有一个完整的属于我们的家,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你也要好好的,明白吗?”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况,宋芦不由得庆幸自己的身边还有欧卿祺,如果没有欧卿祺的悉心陪伴,宋芦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去。

  宋芦头疼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看清了上边的内容后不由得无声的苦笑,这个真的是父亲的意思吗?为什么,宋耿秋要让自己面临如此困境。

  宋芦不相信宋耿秋在立下那份遗嘱的时候会没有想到宋芦会面临怎样的困境,正是这样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让宋芦感到刻骨的心寒。

  接连的打击让宋芦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心里承受的压力也让宋芦面临崩溃的边缘,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悄然滑落,父亲,这个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欧卿祺这几天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宋菲的突然爆发出来的凌厉手段让欧卿祺有些措不及防,一心担心着宋芦的欧卿祺完全没想到,宋菲会不顾旁人的说法在宋耿秋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出手抢夺家产。

  而因为宋耿秋的那份遗嘱的原因面对宋菲的咄咄逼人,宋芦和欧卿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每当看着宋芦眼里的疲惫和隐藏不住的痛苦,欧卿祺就觉得自己的心跟刀割一样的疼。

  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角,欧卿祺有些冷淡的问:“那件事查得怎么样了?有线索吗?”

  听到欧卿祺的话,杰瑞的脸不可见的扭曲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有些咬牙切齿的说:“车子确实被人动过手脚,可是当时好死不死的宋家的车库监控器坏了,根本就查不到是谁动的手。”

  看着欧卿祺万年不变的阴冷表情,杰瑞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有些忐忑的对着欧卿祺说:“而且,我在查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欧卿祺闻言睁开眼睛看着杰瑞便秘一样的表情,不悦的皱眉,用下巴示意杰瑞接着说,杰瑞闷闷的说:“江家也在暗中查这件事,估计是江风的手笔……”

  “哦?江风?”欧卿祺终于挑起了自己微微眯着的眼皮,却让杰瑞感到心惊胆颤,妈蛋!自己这不是找抽吗?这事儿自己知道不就好了吗?说出来干什么?!自己找虐不是……

  “让人跟着白舒雅,那个女人肯定知道点什么,宋菲没有那种脑子。”让杰瑞松了一口气的是欧卿祺没有在江风的问题上表现出过多的兴趣,微微皱眉就转移了话题。

  不过欧卿祺这种毫不留情的说宋菲没有脑子的事也让杰瑞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种话这样直接说出来真的好吗?就算大家都知道,还是要低调一点好吧。

  欧卿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挑眉看着杰瑞,好半天才沉声说:“我记得当时宋老爷子病了一段时间,沁儿陪着去做了个全身检查是吗?”

  杰瑞顿了顿才恍然大悟的说:“是,就在宋耿秋出事的前几天,当时还是我去找的医生做的全身检查,如果没出现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检查报告应该还在医院没拿。”

  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暗芒,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缓缓敲打:“你去,不,让个面生的人去把检查报告拿回来,如果还有残存的还有血样,记得再让人做一个详细的血检。”

  杰瑞有些不解的看着欧卿祺,有些迟疑的问:“你怀疑宋耿秋的身体有问题?”

  欧卿祺懒懒的抬了抬眼皮看着杰瑞,缓缓的说:“一个正当壮年的男人,嗜睡无神,好像是有点不正常,你说对吗?”

  “可是宋耿秋已经死了,这样就算知道了他的身体有问题,又有什么用呢?”杰瑞不满的嘟哝,我已经很忙了好吧,你就不要给我找麻烦了好不好!

  似乎看透了杰瑞心里的抱怨,欧卿祺难得耐心的接着说:“如果说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处于一种极度迷糊,甚至难以思考的状态,你说这个时候签字的文件,具有真的法律效用吗?”

  杰瑞无声的张大了嘴,脑海里快速的转动着那一份检查报告可能改变的局面,看着欧卿祺的目光瞬间就被点亮了。

  如果真的是欧卿祺想的那样,那么宋芦目前面临的危机就荡然无存了,因为那份遗嘱根本就没有了什么卵用,想起宋菲的耀武扬威,杰瑞瞬间就觉得自己再忙也没有关系啊!

  “这事儿先别让宋芦知道,悄悄的查就行,还有,记得去查一下之前宋菲和白舒雅都接触过什么人,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

  杰瑞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眼里出现淡淡的纠结咬牙还是对着欧卿祺说:“不是我说什么,宋芦怀着孩子,不能太过劳累操心,你还是多注意些,我感觉,宋芦的状态不对。”

  面对杰瑞的关心,欧卿祺眼里闪过一丝波动,可是还是沉默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搭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紧握。

  看着杰瑞有些兴冲冲的走了出去,欧卿祺低垂的眉眼里混合了淡淡的无力,想起那个坚强得让人心痛的小人儿,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柔情。

  沁儿,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欧卿祺这一生,只愿倾其所有,予你平安喜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