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和江风跟在王律师的身后走进会议室,因为王律师手里的文件袋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也就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两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两个男人。

  欧卿祺对着宋芦轻轻的点头,宋芦会心一笑,一旁的江风看到这两人肆无忌惮的柔情交织,心里慢慢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苦涩,跟欧卿祺一样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随着王律师的动作,在场不少人的呼吸都忍不住急促,欧卿祺低垂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冷笑,看着目光透着淡淡的得意的宋菲和白舒雅,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按照宋耿秋的遗嘱,宋氏公司的所有股份留给宋芦。”王律师的话说出口的时候,宋芦和欧卿祺的目光都忍不住微微一沉。

  如果遗嘱的内容真的只是这样,那么白舒雅迫不及待把这份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的遗嘱拿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真的只是要把公司留给宋芦这样的话,宋芦一点都不怀疑白舒雅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这份遗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可是白舒雅非但没有这样做,还对这份遗嘱表现出了不怎么明显但是也能感觉到的期待,这种明显的异常就不由得让宋芦怀疑,真正的大头绝对不在于这个公司,而且别的。

  欧卿祺的目光淡淡的在宋菲的脸上停留,脑子里快速的思索着这份遗嘱到底应该是什么时候写下的,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忽略了这样的纰漏。

  王律师在看到接下来的内容时明显有些意外,眸光微微闪了闪,眉头一皱,再三确认后朗声说:“公司目前所有的流动资金全部划到宋菲和白舒雅名下,包括宋耿秋生前所有的私人投资,动产不动产,悉数归宋菲所有。”

  王律师的话音未落,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响起了一阵齐齐的吸气声,欧卿祺的目光一沉,垂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宋芦的面色有一瞬间的呆愣,可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从王律师的手里接过了那份遗嘱,低着头看着签字的那个地方,平静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些许的龟裂。

  \酷匠网O^首In发

  “谢谢王律师,今天麻烦你了。”宋芦轻轻的合上了遗嘱的文件夹,随着宋芦的动作在场的人的目光都不由得微微一闪。

  因为宋芦这话的意思就是在亲自确认之后承认了这份遗嘱的真实性,也就是说,这份遗嘱是真的。

  宋菲的脸上挂上了得意的浅笑:“爸爸知道我不善经商,倒是给了姐姐发挥长处的机会,毕竟以姐姐的手段,才是真的适合的掌权人。”

  宋芦回头淡淡的看了宋菲一眼,笑着说:“是吗?那倒是要恭喜妹妹,得偿所愿了。”

  看到宋芦眼里的寒意,宋菲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低着头轻声发笑,不再说话。

  欧卿祺走到了宋芦的身边搂住宋芦的腰肢,贴在宋芦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宋芦轻轻的勾了勾唇角。

  欧卿祺看着宋芦苍白的脸色,眼里划过一丝心疼,抬起眼皮有些不耐却还是温和的说“既然遗嘱也念了,总裁也定了,那么就散会了吧。”

  在场的大多数人还是知道这个欧家的二少爷的,毕竟欧卿祺之前的名声可不怎么美好。

  可是在场的人也知道,欧卿祺曾经的名声有多差,如今给人的震撼就有多大,一个懂得藏拙的人,远远比一个锋芒毕露的更值得让人正视。

  如果宋芦有了欧卿祺的全力帮助,那么如今的困境,想要解决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一群人脸色各异的走出了会议室,江风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弹,看着宋菲的眼神带着淡淡的审视,什么时候起,这个自己不屑一顾的女人有了这样的心计。

  宋菲抬起头对着江风温柔的笑了笑,太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有些歉意的对着宋芦说:“既然爸爸这样交待了,那么我待会就让人来清算遗产,姐姐一定会配合的,对吧?”

  “我配不配合,有影响吗?”宋芦不冷不热的说,宋菲闻言呵呵一笑。

  扭头看着宋芦说:“当然有了,宋家的老宅子也算是不动产,那是爸爸分给我的,姐姐什么时候抽空把行李收拾一下,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理那套房子,太大了,住着感觉不舒坦。”

  听到宋菲的话,宋芦的脸色止不住的煞白,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淡淡的笑意:“我抽空就回去收拾,我还不知道你那么缺钱,连房子都要急着出手。”

  看到宋芦的脸色,江风在欧卿祺发作之前走到了宋菲的身边,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宋菲,瞪了有些得意忘形的宋菲一眼,带着明显的担心对着宋芦说:“你别着急,她怎么会缺钱呢,她刚才说的胡话你别当真。”

  欧卿祺有些意外江风会出面说话,可是江风对宋芦显而易见的关心又让欧卿祺微微不悦,看着脸色不善的宋菲,欧卿祺目光闪烁着淡淡的冷意。

  “哦?是吗?那么什么时候卖房子,我就来凑个热闹了,说不定我可以解了宋小姐拮据的经济呢。”

  宋芦轻轻的伸手拉了拉欧卿祺,欧卿祺低头看着宋芦脸上的疲惫,心疼得不行,顾不得在场的人,一把抱起了宋芦朝着门外走去。

  直到宋芦被欧卿祺抱着消失在了门外,江风才回头看着一脸闲适的宋菲,有些咬牙的说:“宋菲!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江风的怒气,宋菲突然就笑了:“我要干什么?我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啊,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江风闻言微微一顿,看着宋菲的眼神突然就陌生了很多,声调也从激动变成了冷淡:“宋菲,你想要什么我不管,但是你给我记住,我不准你伤害宋芦!不然我跟你没完!”

  江风说完不等宋菲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宋菲看着江风毫不犹豫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是吗?那么注定了你要失望了,我什么都不要,除了毁了宋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