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不足,找不到可靠的证人,所有的调查似乎都止步于那根被动过手脚的刹车上,欧卿祺在脑子里梳理着一切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由得头疼的皱眉。

  “杰瑞,让人盯着碰过那辆车的所有人,别声张,等到确定了再说,还有,记得先别告诉宋芦,我不想让她担心。”

  欧卿祺皱着眉沉声对着话筒说,宋家的情况也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复杂,这个认知让欧卿祺有些不开心。

  只要一想到自己大着肚子的亲亲老婆即将拖着疲惫的身子来整理这乱七八糟的一切,欧卿祺就忍不住一阵心烦意乱。

  孙岩这次推门之前记得很有礼貌的敲门,因为上次没有敲门遭到了欧卿祺的冷气待遇,孙岩就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归结于自己没有敲门。

  欧卿祺明明记得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宋芦的办公室才对,听到敲门声坐正了自己的身子沉声说:“进来。”

  “欧总,情况估计有变,您过去陪着副总吧,我怕副总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孙岩一看到欧卿祺就噼里啪啦的说,欧卿祺有些发懵的梳理着孙岩话中的信息。

  听完孙岩的话,欧卿祺皱着眉问:“律师?难道是遗嘱?”

  孙岩也瞬间蒙逼了,傻傻的看着欧卿祺,有点难以置信的说:“不会吧,有遗嘱宋芦没道理不知道啊……”

  欧卿祺懒得跟孙岩计较称呼的问题,冷冷的瞟了孙岩一眼就朝着传说中的会议室走去,孙岩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动弹。

  “哎呦我去!你们会议室在哪呢?你他妈不带路逗我玩呢!”发现自己找不到地方却又担心宋芦被人逼迫的欧卿祺终于暴走了。

  孙岩耳边回响着欧卿祺的粗口,满脸黑线的带着欧卿祺往会议室走,心里不断的诽谤,宋芦多可爱的一个小学妹啊!怎么就找了个这么剽悍的老公?这样真的好吗……

  欧卿祺急匆匆的带着一身的冷气赶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带着律师赶过来的白舒雅和江风,看到白舒雅带着的那个律师,欧卿祺的目光微微一沉。

  “王律师,今儿这是来?”欧卿祺率先走上去握住了王律师的手,王律师笑着跟欧卿祺寒暄:“欧总,您也在,我这不是过来做个遗嘱见证嘛,说起来这个是您岳父的遗嘱,难道说您不知道?”

  听到遗嘱两个字不单单是欧卿祺的目光微微一沉,就连江风的神情也稍微凝滞,除了白舒雅的神色如常,看得欧卿祺的目光含着淡淡的挑衅。

  欧卿祺实在是没有兴趣去跟一个老女人骂街,心口憋着一口闷气就把枪口对准了一旁仍然不明所以的江风:“江总是跟着王律师一起来的。”

  江风一听欧卿祺这话就知道欧卿祺是暗指自己知道这事,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不悦,皱着眉头说:“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事,宋菲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酷匠(网◇永(,久4^免费看^小说

  其实江风解释不解释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欧卿祺根本就是毫无理由的针对江风,想要拿你出气根本就是不需要理由的好吧。

  “哦?沁儿也不知道,那么这份遗嘱,就只有白阿姨知道了?嗯?”欧卿祺笑吟吟的看着白舒雅,成功的捕捉到了白舒雅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老宋正值壮年,做一份遗嘱本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也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也就我和王律师知道而已,如今老宋突发意外,也是这份遗嘱该让人知道的时候了,你跟江风是宋家的女婿,就一起来听听吧。”

  天知道欧卿祺到底有多想把这个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老女人的裸照都印成海报贴在马路上供乞丐欣赏,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淡淡的笑意。

  对白舒雅的邀请江风不可置否的点头,欧卿祺笑了笑指着会议室紧紧闭着的大门笑着说:“白阿姨,你先请。”

  白舒雅的步子微微踉跄,保养得当的眸子狠狠地瞪了笑吟吟的欧卿祺,抢在王律师的前边走进了会议室。

  欧卿祺对白舒雅的怒目而视完全免疫,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而对着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王律师说:“王律师,走吧。”

  王律师对着欧卿祺笑了笑,率先走进了会议室,跟在欧卿祺身后的江风自然是看到了事情的一系列发展过程,不过江风也没有提醒白舒雅的意思。

  见证遗嘱的律师,放谁家都是不敢得罪的,白舒雅可倒好,直接甩上脸子了,尽管不是针对王律师的,可是多少还是让人隔应得慌。

  欧卿祺这一手人情牌打得好,默默的就坑了白舒雅一把,用自己的善解人意完美的烘托出来了白舒雅的无知可笑,可怜白舒雅还在沾沾自喜,自己终于在欧卿祺面前扳回一局。

  江风看着笑意盈盈的欧卿祺,咬牙试探说:“宋家的局面,欧家当真没有插手的意思?”

  欧卿祺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目光淡淡的在江风的身上扫了一圈,成功的表达了自己内心对江风的问题的不屑一顾,悠悠的说:“该是沁儿的,谁想要抢,我就灭了谁,明白?”

  江风愣愣的看着欧卿祺笑着走进了会议室,嘴角浮起一丝苦笑,这样的坚决维护,如果换作自己,自己真的能做得到吗?

  王律师一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气氛明显感觉就不一样了,为了更好的威慑宋芦,宋菲花了不少功夫找的律师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看到宋芦眼底闪过的一抹惊愕,宋菲有些得意的笑了。

  “宋小姐,不好意思,冒昧打扰了。”王律师因为对欧卿祺的印象不错,对宋芦也是和颜悦色了不少,进门就无视了宋菲对着宋芦打招呼。

  宋芦从善如流的笑了笑,有些歉意的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让你百忙之中跑来一趟。”

  没有谁会不喜欢有人对自己客气,看到宋芦的模样,王律师也是淡淡的笑了笑,走到了宋芦的跟前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密封的文佳袋,看了看面色如常的宋芦,得到宋芦的点头示意之后才打开了文件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