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岩实在不敢挑战看起来战斗力不弱而且目光不善的欧卿祺,在欧卿祺身上目光一扫就担心的看着宋芦,低声说:“副总,你没事吧?”

  听到孙岩没有叫那两个让欧卿祺感到胃疼的学妹,欧卿祺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顺便稍微收敛了自己的冷气。

  宋芦有些手忙脚乱的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小脸,牵强的抬头对着孙岩笑了笑:“没事,让你准备的事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下午三点召开董事会,到时候所有的股东都会出席,不过有一点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孙岩一提起公事就严肃了不少,有些纠结的看了看宋芦试探的说。

  宋芦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角,沙哑着嗓音说:“没什么不能说的,想说什么就说吧。”

  “副总,宋氏按理说只有你一个直系继承人,下一任总裁自然应该是由你来出任,可是目前挂着名头的宋菲也是宋家的女儿,董事长过世太过突然,也没有留下一言半语,董事会必定要选出总裁,可是这……”

  孙岩的话言尽于此,目光在宋芦的身上停留,宋芦闻言微微皱眉,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这事儿我自己有主意,总不会让不该得的人拿到了什么就行,你放心吧。”宋芦说完之后才发觉自己几乎脱力,刻骨的疲惫让宋芦有种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长久的睡下去。

  欧卿祺伸手抱住了宋芦的身子,轻声问:“沁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宋芦靠在欧卿祺的胸口轻轻的摇头,欧卿祺直接把自己的脑袋贴在了宋芦的额头上,去感受宋芦的体温。

  》:酷匠k网4《唯&U一k正!5版A…,d其z《他,b都9是",盗版,

  不远处站着的孙岩无力的抽了抽嘴角,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告辞的必要,因为眼前这两个人眼里根本就没有自己好吧……

  孙岩灰溜溜的走了,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暗芒,宋家的继承权,真的能来得那么容易吗?

  几个小时的时间实在是微不足道,可是也足以让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改变很多东西,捕捉到一些被人遮掩着的隐秘。

  宋菲按道理不属于公司的高层,是没有资格出席今天的董事会的,可是宋芦为了宋菲心甘情愿的退出宋氏的舞台,也破例同意了宋菲参加会议的要求。

  看着周围严阵以待的人,宋芦的心里泛起一股冷笑,人死如灯灭,当真是世态炎凉,人心莫测。

  宋芦的脸色依旧不好看,可是眼里却因为欧卿祺带来的好消息而多了一丝先前没有的神采,脸上带着淡淡的妆容,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让人看不清宋芦的真实情绪。

  看到宋芦镇定漠然的模样,一些想要趁机作妖的董事倒也是在心里重新评估了宋芦的能力,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想法,自己应该如何站队。

  “人都来齐了是吗?那么我就开始了。”宋芦站在台上看着下边的人,沉声说道,在场的人哪怕有各种诡异的心思,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出头,一时之间倒是和谐得很。

  宋菲抬头看着台上那个用一种不悲不喜的语调,说着宋耿秋的突然离世临时和做出的一些措施,淡然却发出一种吸引人的光彩的宋芦,心里涌起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突然就觉得心口发闷。

  宋菲知道,这样的气魄和指点大局的实力,自己没有,所以才会因为宋芦的优秀而心存嫉妒,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毁灭。

  宋芦双手撑着演讲台目光淡淡的在下边神色各异的人的脸上扫了一圈,轻轻的说:“那么,我想投票这项也是可以省了的,各位说对吗?”

  “投票可以省了,父亲的意思公司本来就是要交给你的,可是别的,却还是需要在坐的各位帮忙做个见证了。”

  宋菲的突然发声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宋芦闻言微微挑眉,看着一脸笑意的宋菲只觉得这人今天必然是来者不善,心里咯噔一下。

  听到终于有个人出来跟宋芦撕逼了,原本那些懒洋洋的觉得没有好处的可以捞的股东瞬间就坐直了身子,笑得和善而友好:“当然了,有什么二小姐不如直接说出来就是了,我们别的不行,做个见证还是可以的。”

  宋菲笑吟吟的扶着自己鼓鼓的肚子站了起来,看着台上有些恍惚的宋芦说:“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姐姐你看?”

  “有什么但说无妨,我听着呢。”宋芦笑容淡淡的,可是看着宋菲的目光却夹杂了些许寒意。

  宋菲对宋芦的目光不以为然,回头对着自己身后的助理说:“去把夫人找来,记得让她快些,还有王律师也一起请过来吧。”

  听到有律师参与其中,在场不少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就亮了,看着宋菲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探究。

  孙岩有些担心的看着宋芦,发现宋芦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无奈只能趁着没有人注意自己这个小虾米的时候溜了出去,此时欧卿祺不上,那么老公是干什么用的?

  欧卿祺百无聊赖的揉着自己的额角翻阅着手里的一本财经杂志,回想着自己刚刚得到的资料,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幽光。

  宋耿秋是车祸出事的,而出事的车被交警队扣押了,实际上也没有人会去注意到一辆报废了的车,除了欧卿祺这样的奇葩货色。

  车子的毁损还是比较严重的,很多证据都找不到了,甚至在第一次查看的时候交警队的人都觉得欧卿祺是没事找事瞎折腾,可是在再三查找之后还是被欧卿祺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也许是欧卿祺的直觉真的太可怕,最后发现刹车管的确是被动过手脚的,这样的结果让人面面相觑,如果得到的结果是真的,那么宋耿秋死就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