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找到了宋芦,宋菲也带着江风赶到了医院,宋耿秋死了,虽然说毫无征兆,可是后事必须得立即准备了,还有遗产的分配,也是个耐人寻味的。

  江风看着宋芦被欧卿祺拥着走了过来,目光微微一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宋芦怀孕了的事,看着宋依旧平坦如初的小腹,目光微微暗沉。

  欧卿祺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宋芦怀孕的事,就被杰瑞的一个电话给叫了过来,看到杰瑞双手抱胸看戏一样的靠在门边,欧卿祺不动声色的甩了一个颇具杀伤力的眼刀子。

  杰瑞不甘示弱的回瞪:妈蛋!不识好歹有没有!你再不来宋芦家老头子留下的那点东西都要被这群禽兽给划分了好吧!老子明明就是为了你好!

  欧卿祺淡淡的无视掉杰瑞的抗议,紧了紧搂着宋芦的腰肢的手,看着宋芦目光含着隐隐的担忧。

  宋芦从欧卿祺的怀里站直了身子,看着自己眼前这些虎视眈眈却故作悲痛的人,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冷笑。

  白舒雅看到宋芦被欧卿祺拥着过来的时候眼里划过一丝恨意,可是之前被欧卿祺的肃杀给吓坏了,此时也只是瞪圆了自己的眼睛不敢造次。

  宋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风根本就无心争夺宋芦家的产业,场面一时之间倒是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急匆匆闻讯赶来的孙岩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下意识的看着目前最有话语权的宋芦,有些试探的说:“副总,要发出通知吗?”

  孙岩没有明说是什么通知,可是在场的人没有谁是傻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是关于宋耿秋突然离世的消息。

  宋耿秋是一个足以让人敬重的商人,宋家在宋耿秋的手里发扬光大,有了不容小觑的规模和实力,这样的宋耿秋活着会是一个竞争对手,死了倒是也应该让人知晓,况且也瞒不住。

  这样的消息自然是要发出去的,同时宋耿秋的葬礼也会是一个对于商界错综复杂的关系更上一层楼或者说是落井下石的好时机。

  宋耿秋初初离世,目前掌权人不明,宋氏一派百废待兴,这个时候如果把握好时机,大捞上一笔横财,或者说是趁机打压一下宋氏的业务,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闻言江风低垂的眉眼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探究,欧卿祺轻轻的皱眉,看着宋芦的目光隐藏心疼,却还是一言不发。

  白舒雅看着不说话的宋芦,猜测不透宋芦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紧张的绞着自己的衣服,全然不顾自己一向推崇的贵妇形象。

  “你去办吧,记得安抚公司股东情绪,下午召开董事会,告诉他们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宋芦低低的说,语气不波不折,淡淡的仿佛在说今天的太阳真好一样。

  可是只有搂着宋芦的欧卿祺知道,这个的小小的人儿要用这样淡定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承受多大的痛苦。

  因为宋芦的身子一直都在剧烈的颤抖,只不过因为欧卿祺的身形比宋芦高大不少,所以别人才没有看出不对劲的地方来。

  听到宋芦有条不紊的安排,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沉稳,宋芦不能乱了手脚,只要宋芦稳住了,那么宋氏就不会乱,这样欧卿祺就有时间去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欧卿祺总是觉得宋耿秋的车祸来得太蹊跷,宋芦太过沉浸于宋耿秋突然离世的痛苦中没有注意到这些不对劲的地方。

  欧卿祺作为一个貌似有关系,但是看待问题的角度绝对旁观的位置,却看出了一些貌似隐藏着的不为人知的秘辛。

  欧卿祺本能的觉得,也许宋耿秋的车祸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欧卿祺突然就觉得,也许宋耿秋的病,也有一些需要仔细思考的地方了。

  对宋芦的安排,白舒雅和宋菲都表示没有意见,毕竟在宋耿秋去世之前宋芦就已经是副总了,这里宋芦官最大,说什么自然是没有人会反驳的。

  孙岩闻言稍微一顿,有点意外宋芦会把这件事交给自己去做,可是还是点了点头,走之前回头看着宋芦,有些不忍的说:“学妹,一切都会过去的。”

  对于孙岩的关心,宋芦淡淡的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孙岩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快步离开,不远处一直观察着情况的杰瑞好笑的挑眉。

  看着孙岩消失的背影,搭配上欧卿祺绝对不算好看的表情,有点看不清,这个孙岩到底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欧卿祺紧了紧搂着宋芦的手,嘴边勾起一个清浅的笑容,心里却在狂躁的怒吼:学妹?好一个学妹,没看到正牌老公在这里吗?表示什么关心啊!看我老婆干什么!信不信我戳瞎你狗眼!

  宋芦没有注意到孙岩简单一句话引起欧卿祺内心世界的极速崩塌,看了看孙岩消失的背影,心里升起一股寒意,从今天起,就真的只有自己了。

  宋芦也没有心思去跟宋菲和白舒雅计较什么,目光淡淡的在不低着头知道在想什么的白舒雅身上转了一圈,眼里划过一丝冷笑,不带感情的说:“没问题我就先走了,公司的事还要我去处理。”

  欧卿祺对宋芦的话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妥妥的一幅老婆最大的模样,杰瑞对欧卿祺毫无原则的服从用一个极尽鄙夷的眼神微微表达了自己对欧卿祺的鄙视之情,眼里却浮现出淡淡的羡慕。

  江风对宋芦的话没有什么异议,毕竟虽然说自己看不惯欧卿祺,也愿意出手帮助欧凡打压欧卿祺,可是宋家是宋芦的东西。

  虽然说如果能把握住这个难得的几乎打压一下宋氏江家也会获益不小,可是江风还是不会对宋芦下手,况且宋菲是自己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江风也没有去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的道理。

  ^A更新最(快上b酷匠网‘

  看了看宋芦眼底的黑青和脸上显而易见的疲惫,江风微微咬牙还是低声说:“自己注意身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让人过来说一声。”

  对江风的关心宋芦微微一顿,却是还轻轻的点了点头,宋菲看着江风对宋芦温和以待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很快,宋芦就要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跟我抢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