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家属在哪?宋芦的家属……”欧卿祺急切却又带着恐惧走到了医生的面前无比僵硬的说:“我是她丈夫,我太太怎么样了?”

  听到这段跟自己预料中完全不符合的对话,杰瑞彻底蒙逼了,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问宋芦呢,可是宋芦怎么了?杰瑞奇怪的皱眉看着一脸紧张的欧卿祺。

  “没事儿,身体底子本来就不好,怀孕了还折腾?孩子是不想要了是吗?”医生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对着欧卿祺有些严厉的说,欧卿祺完全被医生的那句孩子不想要了吗给吓傻了,愣愣的说不出话。

  医生仿佛从欧卿祺的表情里解读出来了孩子不要的信息,鄙夷的看了一眼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欧卿祺,口吻公式化而淡漠无情的说:“如果孩子不打算要,就尽快手术,现在孩子还在小,打了以后恢复也快。”

  欧卿祺还在处于一种极度震惊的状态没有回过神来,杰瑞生怕这货整不明白怎么回事乱说话,一把拽住了一辈子也不会这样傻乎乎的欧卿祺对着面露鄙夷的医生说:“要,要要,孩子必须要!麻烦医生了!谢谢!”

  医生看了看还在愣愣的欧卿祺,有些不解的看了看一脸激动的杰瑞,没好气的嘀咕:“到底谁才是当爹的那个?”

  杰瑞反应过来医生蕴意丰富的话后无声的张大了嘴,苦笑着在欧卿祺的腰上掐了一把:“妈蛋!小爷我还是处男呢好吧!怎么可能跨越如此重要的步骤直接喜当爹!”

  腰上传来的疼痛让欧卿祺从一种奇怪的状态中回神,也没心思去计较杰瑞毫不留情下手的爪子,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漠然,急匆匆的抬步朝着刚才那个医生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从宋芦晕倒到欧卿祺消失在走廊尽头,宋家的一群人成功的得到了全部的无视,江风的心从紧张到苦涩无比。

  宋菲低垂的眼里划过一丝恨意,白舒雅叹息自己的想法落空,一时之间留了下来的杰瑞倒是看到了人间百态。

  对着江风干巴巴的呵呵笑了两声,杰瑞就抬步朝着欧卿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开玩笑,让欧卿祺那个大傻子去问医生什么问题,杰瑞真的很为那个可怜的医生担心好吧,万一欧卿祺一激动一不小心把医生给弄死了呢?

  江风收敛了自己失落的情绪,抬头看着沉默的宋菲惹白舒雅,为宋菲和白舒雅的漠然心寒。

  刚刚过世的那个人是宋耿秋,是和白舒雅同床共枕多年的丈夫,是宋菲叫了多年爸爸,这两人都能如此冷淡,这样的表现,真的是不由得让江风重新提高了自己对白舒雅母女的认识。

  “妈妈,这里的事您看怎么安排,还有葬礼的事,毕竟爸爸已经走了,这些事还是要安排妥当才可以的。”

  江风斟酌了一下才缓缓开口,企图从白舒雅的脸上捕捉到一丝一毫关于宋耿秋的突然离世的悲伤,可是江风还是失望了,白舒雅的神情就跟有人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的冷淡平静。

  白舒雅顿了顿低着头让江风看不清自己脸上的表情低声说:“先别说这些了,等到宋芦那里醒了跟她商量商量再说,我累了,先回去了。”

  白舒雅毫不留恋的走出了医院,看着白舒雅貌似有中如释重负的背影,江风不自觉的皱眉,眼里划过一丝暗芒。

  宋菲从头到尾保持着高度的平静,看着白舒雅走了,宋菲才淡淡的看着江风说:“我们也回去吧,我累了。”

  宋菲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甚至眼里还布满了淡淡的血丝,可是江风就是觉宋菲其实根本就不伤心,那些象征悲伤的泪水在江风眼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可是这毕竟是宋家的事,江风只在脑子里稍微想了想就没打算深究,轻轻的对着宋菲点了点头,漫步朝着外边走去,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走廊一个人也没有剩下,空余无限的孤寂。

  宋耿秋的死可以说是一件大事,因为宋芦从此就没有了父亲,这个世上除了自己就再也没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也可以说是一件小事,因为除了宋芦会为这件事感到伤心之外别的人想的都是其他。

  YD酷匠◎网)8永'久5免!费看小《"说|

  医生说宋芦没事,可是宋芦却陷入了长时间的昏睡,面对欧卿祺的紧张和慌乱医生没好气的说,那是因为宋芦内心太过悲痛而选择的身体自我的保护机制,所以才会陷入长时间的昏睡。

  守着睡不安稳的宋芦,欧卿祺的眉头狠狠地皱成了一座小山,杰瑞觉得直接能夹死一只苍蝇。

  “查出来了吗?”欧卿祺沉声问,目光轻轻的在杰瑞的身上扫了一眼,眼里划过一丝暗芒。

  欧卿祺本能的觉得这次宋耿秋的车祸有着不为人知的的蹊跷,例如宋耿秋为什么会突然自己一个人开着车跑到郊区去,这个反常的行为在宋耿秋的身体每况越下的情况下根本就说不通。

  杰瑞闻言淡淡的摇头,有些无力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挫败的说:“完全查不到什么异常的线索,感觉就像是一场意外一样,一场很像意外的意外。”

  捕捉到杰瑞脸上一闪而过的挫败,欧卿祺的轻轻的笑了笑,伸手理了理宋芦凌乱的头发,低声说:“没事,只要有破绽,就一定能查到,不着急。”

  杰瑞轻声嗯了一声,欲言又止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宋芦,担心的说:“宋芦不会有事吧,她看起来很不好,而且在这个时候,这个孩子来得是时候吗?”

  杰瑞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欧卿祺很明白在宋耿秋刚刚离世这样的关口,宋芦心里承受的压力一定是前所未有的大,而这个孩子出现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对于宋芦还是欧卿祺来说都必然是一个考验。

  “杰瑞,你错了,你低估了一个母亲想要保护孩子的勇气,沁儿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欧卿祺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平淡一点,可是杰瑞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夹杂着的咬牙切齿的味道,不解的皱眉。

  欧卿祺也没有理会杰瑞的不解,自顾自的接着说:“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沁儿也许会撑不住,可是为了这个孩子,她就一定行,一定能挺过来。”

  对欧卿祺的话杰瑞不可置否的耸肩,不管怎么样,自己只要负责去查宋耿秋的事就好,这种伤脑筋的所谓母爱,自己就不瞎掺和了。

  转头看了看宋芦还在平坦的小腹,杰瑞忧伤的叹气:怎么明明不久之前还跟自己一样的单身汪欧卿祺,就要当爹了呢?真他么的世事多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