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闻言皱眉仿佛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半天才为难的说:“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邀请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留下陪你一会儿吧。”

  “是是是,谢谢老婆体贴,不然我定然是食不知味难受着呢。”欧卿祺笑着在宋芦的脸上啃了一口低低的说,把宋芦抱在怀里的时候才感觉自己心里缺失的那块地方被填满,连呼吸都透着淡淡的踏实。

  宋芦乖巧的靠在欧卿祺的怀里,拿着欧卿祺的手机翻着周围的美食攻略,一边时不时低低的跟欧卿祺讨论着吃什么。

  欧卿看着在自己怀里乖巧的宋芦,低下头重重的亲了一口,目光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沁儿,吃完饭我陪你去医院检查,公司的事先推了,医生我早就约好了。”

  宋芦稍微迟疑了一下,抬头看到了欧卿祺眼里的担心,眼神微微动摇,欧卿祺趁热打铁的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宋芦的额头上轻声说:“沁儿,我担心你,别让我担惊受怕的好吗?”

  宋芦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欧卿祺见状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轻轻的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感觉到欧卿祺的如释重负,宋芦的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愧疚,自己好像真的是有点忽视这个对自己好的男人了。

  宋芦还没有想好要和欧卿祺去吃什么呢,猛然间就觉得心口猛地抽痛,脸上几乎是在一瞬间变得煞白,眼里透出浓浓的慌乱。

  欧卿祺目睹了宋芦霎那间的变化,焦急的紧了紧搂在宋芦腰上的手,目光担忧的问:“沁儿,哪里不舒服吗?怎么了?”

  “我不知道,突然就感觉好难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欧卿祺,我害怕我害怕……”宋芦语无伦次的捂着自己的心口说,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暗芒。

  “不会有事的,那是因为你没有休息好,心理作用,沁儿放心吧没事的,我陪你不怕。”欧卿祺轻声安慰着宋芦,发现这人红了的眼眶急得不行。

  欧卿祺双手抱着宋芦的脑袋,正视着宋芦慌乱的目光,定定的说:“沁儿,不会有事的,一切都很好不对吗,别胡思乱想,沁儿你听话。”

  宋芦这里还没有被欧卿祺安抚好,杰瑞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脸上带着还来不及褪去的震惊慌乱,欧卿祺见状心里咯噔一下,想要站起身来挡住宋芦的目光,可是杰瑞却先发制人的说:“宋芦,你爸爸出事了!”

  宋芦红着眼眶愣愣白看着满脸焦急的杰瑞,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杰瑞那句你爸爸出事了是什么意思,欧卿祺闻言目光微微一沉,俊秀的眉毛狠狠地皱起。

  偌大的办公室因为杰瑞的一句话陷入了诡异的沉寂,宋芦的耳边反复回响着杰瑞那句语意不明的话,眼泪毫不征兆了落下,心里所有的慌乱和不安仿佛都找到了合适的宣泄点,有了合理的理由。

  “杰瑞,说清楚怎么回事了,哪里得到的消息。”欧卿祺定了定神沉声问,伸手紧紧的把宋芦抱在自己的怀里。

  杰瑞也因为欧卿祺的镇定恢复了一些平静,噼里啪啦的说:“宋芦的手机放在办公室里,小白打电话来说宋芦的爸爸出车祸了,送到医院去了,现在情况不明。”

  杰瑞的话就像是最伤人的利刃,霎那间撕碎了宋芦强行维持着的平静,宋芦的手指深深地陷入自己的掌心,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生怕自己说什么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失去自己所有的分寸。

  欧卿祺不动声色的将宋芦鲜血淋漓的手握到了自己的手心里,一根一根的扳开了宋芦的手指,一字一句的对着杰瑞说:“去安排车去医院,公司的所有事物由你全权负责。”

  欧卿祺的目光一直都在宋芦的脸上,看着宋芦无声的落泪,狠狠地咬破了自己苍白小巧的唇,眼里弥漫着浓浓的心疼,用自己带着凉意的唇撬开了宋芦紧紧闭合的嘴,欧卿祺沉声说:“沁儿,一切有我,别怕。”

  赶往医院的路上宋芦就跟一个提线木偶一样的僵硬,其中欧卿祺打了好多个电话安排着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一只手一直紧紧的抱着宋芦的腰肢,看着宋芦呆愣的神情和不会干涸的泪痕,心里划过一丝叹息。

  宋耿秋是属于突发事故,在郊外发生的事故,因为是宋耿秋独自一人出门,等人发现后送医不及时,送到医院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因为欧卿祺的强势态度和强大的人力资源,市里边所有能找到的专家临时组成了一个会诊团,开始了争分夺秒的抢救,和死神抢人的比赛。

  TN更1新最…快C》上"酷@匠网…F

  欧卿祺和宋芦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宋芦突然就不敢下车了,宋芦躲在车厢里不肯下车,泪水流了一脸,一向水灵的眼睛被红红的血丝布满,看得欧卿祺的心一抽一抽的闷疼。

  欧卿祺弯下腰抱着宋芦走进了医院,宋芦颤抖的身子让欧卿祺无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力而坚定的说:“沁儿,别怕,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