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觉得自己今天心里一直都有种不详的担心,一种说不出的狂躁在宋芦本来就不平静的心里弥漫,撕扯着宋芦为数不多的理智。

  再次放下了手里看了一早上却一点没看进去的文件,宋芦头疼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心里无声的郁闷,这段时间是越来越容易累了,难道说真的是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因为欧卿祺担心宋芦在宋氏的工作不顺利,再加上宋芦这段时间脸色一直都不怎么好看还不肯去医院,欧卿祺就把小白给派送到了宋芦的身边,美名其曰照顾宋芦。

  小白端着一杯牛奶走到宋芦的跟前看着宋芦脸上的疲惫,有些担心的说:“二少奶奶,您没事吧?要不我陪您去医院看看吧,您看起来有点不舒服。”

  听到小白这样说宋芦无声的苦笑,难道说已经这么明显了吗?见到自己的人都说要自己去医院,自己其实应该只是没有休息好而已,不用大惊小怪好吧。

  “我没事,今天公司有发生什么特别事吗?”宋芦皱眉看着小白问,小白看着宋芦不解的问:“没有啊,都跟平常一样,只不过二少爷刚刚打电话来告诉我说提醒您吃饭。”

  听到欧卿祺的消息,宋芦皱了一早上的眉毛终于稍微舒展了一些,嘴边浮起淡淡的笑意:“行,我知道了,你也下班休息吧。”

  小白把手里的牛奶放到了桌子上,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宋芦,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出了宋芦的办公室。

  看着自己桌上冒着热气的牛奶,宋芦的眼里逐渐弥漫出一股淡淡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自己固执不肯去医院的时候欧卿祺不开心的模样。

  那人今天一直都不肯搭理自己,一句话也不肯跟自己说,就连让自己吃饭都是通过小白说的,想起欧卿祺冷着一张俊脸别扭的模样,宋芦就忍不住低低发笑。

  宋芦又何尝不知道欧卿祺担心自己,只不过宋芦更担心宋氏的局面,宋芦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宋菲的异军突起让宋芦感到心慌,宋芦必须在公司镇住局面,宋芦总是觉得宋菲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宋芦猜不透宋菲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就是因为这样的两眼一抹黑,让宋芦莫名的感到心慌,找不到下手的方向。

  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香醇的液体顺着嗓子流淌入胸口,宋芦觉得冰凉了太久的胃终于好受了一些,低着头想了想想要给欧卿祺发条短信,可是看着打好的内容又纠结了一下给删了。

  拿起了自己外套,强行按下自己心里的慌乱,宋芦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的助理的电话:“我有事出去一趟,有事给我打电话。”

  欧卿祺很不开心,因为宋芦的不听话,欧卿祺觉得只要是个有眼睛的就能看出来宋芦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可是宋芦的固执让欧卿祺很牙疼。

  欧卿祺不是一次跟宋芦提出要陪着宋芦去医院,可是宋芦的前所未有的固执让欧卿祺恨不得把宋芦打晕了带走,只能看着宋芦一天天变差的脸色磨牙。

  昨天晚上再次跟宋芦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宋芦依旧用自己的沉默来表达了自己无声的抗议,欧卿祺被宋芦的固执气得牙疼,转过身去不再搭理宋芦,一整夜的相对无言,欧卿祺背对着宋芦磨了一整夜的牙。

  最K{新M章节|k上¤!酷P匠网}

  这是欧卿祺跟宋芦正式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冷战,或者说是欧卿祺单方面的冷战,宋芦哭笑不得的看着孩子气的欧卿祺,心里暖暖的,无声的在欧卿祺的身后说了一声晚安。

  欧卿祺一大早也不搭理宋芦,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把宋芦送到了公司楼下连一如既往的亲吻都没有,扭头就走,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人生气得不行。

  可是宋芦还是没有因为欧卿祺的别扭跟欧卿祺妥协,想着宋芦的模样,欧卿祺咬牙切齿的想着自己要不要对宋芦用点强行的政策。

  杰瑞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欧卿祺捏断了的签字笔,看到那支悲惨的签字笔,杰瑞的后背冒起一股凉气。

  “那个,有人找你,见吗?”杰瑞怯怯的问,欧卿祺没好气的抬头瞪了一眼杰瑞,冷冷的说:“不见,有多远滚多远!”

  “呦呵,真有脾气,当真不见呀~”听到欧卿祺冷冰冰的话,宋芦好笑的推开了欧卿祺的办公室门,笑吟吟的对着欧卿祺说,欧卿祺迅速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站在还来不及幸灾乐祸的杰瑞。

  欧卿祺:你怎么不告诉我来的人是宋芦?

  杰瑞无所谓的顶着生命危险耸肩:你也没问我是吧,怪我咯~欧卿祺用眼神狠狠地撇了杰瑞一眼,扭头看着宋芦笑得春风十里,转变之大就连杰瑞都忍不住扶眉感叹:他妈的太快了好不好!欧卿祺你的节操呢?

  可是在看着宋芦笑意盈盈的小脸蛋上遮掩不住的苍白的时候欧卿祺就想起了那些让自己生气的事,立马就不笑了。

  欧卿祺再次用让杰瑞掉了下巴的速度变脸,紧绷着脸看着宋芦,完全没有之前的和煦模样,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散发着宋芦勿近的气息。

  宋芦好笑看着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杰瑞,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到明显还在处于怒气中的欧卿祺身边伸出一根手指试探性的戳了戳欧卿祺的肩膀,软软的说:“卿祺,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宋芦讨好的态度明显取悦了欧卿祺,可是宋芦之前犯的错实在是太不可原谅了好吧,欧卿祺努力维持着自己面部表情的严肃,眼底却弥漫出淡淡的暖意。

  “那个,你要是不去我就先走了,我饿了呢……”宋芦看了看欧卿祺冷冷的侧脸,眼里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两只手在自己的胸口绞着,低着嘟哝。

  闻言欧卿祺的高冷瞬间就维持不下去了,开玩笑,老婆都要跑了,摆什么狗屁的架子啊!面子什么的有什么屁用?什么都没有老婆重要好吗?

  一旁站着目光灼灼的杰瑞摆出了一副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而已的模样,却还是不可避免的遭到了来自欧卿祺的目光秒杀,不甘心的瞪了欧卿祺一眼,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

  看好戏的无关人员清除完毕,欧卿祺就不装逼了,一把就把试图走开的宋芦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宋芦顺势坐在了欧卿祺的膝盖上,两只手抵在欧卿祺的胸口,笑吟吟的说:“你不是不理我吗?那我等你气消了再来吧……”

  看着宋芦这副模样,欧卿祺只感觉是又好笑又好气,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宋芦小巧的鼻子,没好气的说:“走吧走吧走吧,你爱上哪去哪,把我老婆留下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