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耿秋的身体终究还是出现了问题,可是任由医院怎么检查也查不出根源,无奈宋芦只能是让宋耿秋注意休息,自己和宋菲完全接手了公司的事。

  不得不说宋菲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变得聪明了不少,至少在公司动手脚这块上宋芦还真的是抓不住宋菲的把柄,心里担心宋耿秋的身体,宋芦对公司的关注就少了不少,宋菲也得到了动手的合适机会。

  宋耿秋一段时间一直都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白舒雅一直陪着宋耿秋静养,宋菲时不时会拿着一些需要宋耿秋签字的文件过来,宋耿秋把宋菲的改变看在眼里,对宋菲的警惕降低了不少。

  宋菲的肚子已经不小了,江风已经不止一次提出让宋菲在家里待着待产,可是宋菲坚定的要接着上班,拗不过宋菲的固执,江风只能是安排了司机跟保姆跟在宋菲的身边。

  宋菲挺着大肚子来到了宋家,正好碰上宋耿秋午睡起床的时候,看到宋菲来了,宋耿秋的脸色稍微缓和,沉声说:“菲菲来了,也快要到预产期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

  宋菲因为怀孕而变得圆润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轻声说:“爸爸我没事,倒是您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看您都瘦了。”

  宋耿秋笑着摆手,接过宋菲手里的文件随意的看了一眼:“这种文件你自己决定了就好,何必特意跑一趟,累着我外孙可怎么办?”

  》6更!}新j最快z上VI酷a匠%网G

  宋菲咯咯一笑,再次递了一份文件到宋耿秋的手里,结果宋耿秋看都没看直接翻到了要签字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宋菲的眼神微微凝滞,笑意缓缓晕染开来。

  “我刚刚接触这些事情,有爸爸的指导也不至于出错,不想出错让您操心呢。”宋菲乖巧的说,宋耿秋混浊的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心了,放开手脚去做,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宋菲起身把两份签字了的文件放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陪着宋耿秋和白舒雅吃了饭才起身离开,白舒雅看了看宋耿秋,笑着拍了拍宋耿秋的手:“你坐着,我送菲菲出去。”

  宋耿秋笑着点头,白舒雅和宋菲的目光汇聚的瞬间闪过一丝幽光,两人勾唇一笑朝着大门走去。

  “拿到了?”白舒雅压低了声音问宋菲,语调中带着明显的僵硬和紧张,看着宋菲的目光闪烁着浓浓的兴奋。

  宋菲抬起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低声笑着说:“当然,你记得拖住宋芦的视线,我要尽快把公司的钱转出去,就算是留给她公司,也只能是空壳子。”

  白舒雅震惊于宋菲的手段,同时也为那样美好的未来感到兴奋,将宋家所有的财产把握到自己的手里,那么宋芦手里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不用受宋芦的牵制。

  “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你爸爸那里的药还要接着吃吗?你已经拿到东西了,是不是就不用了。”白舒雅想了想还是咬牙说,和宋耿秋长时间在一起,白舒雅能感觉到宋耿秋的状态很不好。

  宋菲闻言微微挑眉,语调带着淡淡的冷情,看着白舒雅的目光带着淡淡的嘲讽:“拿到了?我拿到的是遗嘱,遗嘱应该怎么用,难道还用我说吗?”

  白舒雅的呼吸微微凝滞,可是还是决然的点了点头,没有什么会比触手可及的财富更能让人不顾一切。

  欧卿祺感觉宋芦这段时间明显憔悴了不少,看着宋芦透着苍白的脸色欧卿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把拉住了想要回公司上班的宋芦,欧卿祺不悦的说:“沁儿,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欧卿祺看着宋芦的目光带着难以掩饰的担心,其实欧卿祺已经算是嘴下留情的了,因为宋芦的脸色明显就已经不是不好看能够形容的了好吧,直接就是难看得不行好吗?

  宋芦闻言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明显消瘦了不少的小脸,撑起笑脸对着欧卿祺说:“我没事,这几天没怎么休息好,别担心,不用去医院的。”

  欧卿祺知道宋芦的脾气,也明白宋芦的肩上的压力有多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紧的抱着宋芦的腰肢,有些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说:“咱家用得着你那么拼命吗?你不工作我养不起你了是吧?”

  “是是是,你养得起,是我没有那个被人养着的福气好吧,好了,我公司还有会,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宋芦没好气的拍着欧卿祺的背笑着说,因为欧卿祺的插科打诨原本沉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欧卿祺虽然对放开宋芦的腰肢有些不乐意,可是还是顺从的放开的宋芦,只不过在松手的瞬间趴在宋芦的肩上啃了一口借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多大的人了,欧卿祺我发觉你越来越幼稚了好吧,你真的够了。”宋芦摸着自己被咬过的肩膀嘟哝着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欧卿祺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沁儿,是我不够优秀,所以才让你吃苦受罪,是我不好……

  欧卿祺把宋芦忙得四脚朝天的遭遇的过错强行安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就开始了不遗余力的对付欧凡,想要从欧凡挫败的脸上找到一点让自己感觉不那么挫败的自信,然后就苦了欧凡了。

  欧凡这段时间真的是忙得恨不得把一个人分成两个人来用,欧卿祺的实力让欧凡心惊的同时坚定了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欧卿祺的想法。

  说实话,欧老爷子最后选择放弃欧凡栽培欧卿祺绝对不是没有理由的,欧凡不是不聪明,只是如果作为一个开拓进取的领导者,欧凡明显缺少一点决断,少一分魄力。

  而这些欧卿祺全都有,而且欧卿祺还有着一般人没有的狠心和野心,欧凡可以做一个不错的守成之君,却做不了那个开拓者。

  欧卿祺因为不爽宋芦的吃苦,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撒气到了欧凡的身上,顺带着还挑唆杨家给欧凡找麻烦,欧凡一看到欧卿祺就恨不得把欧卿祺给撕了,眼里透着浓浓的怨气。

  “喂,大少爷,你老婆找过来了,你快来啊!”电话里那个一波三折的妩媚音调失去了以往的动人,带着明显的慌乱,欧凡狂躁的摔掉了桌上的文件,急匆匆的跑下楼。

  发动汽车的瞬间欧凡拨通了江风的电话,沉思了一会儿对着话筒冷冰冰的说:“你说的条件我答应了,希望你能按照我说的做,我要的是把欧卿祺赶出欧氏。”

  挂断了电话,欧凡目光阴沉的看着眼前的空地,狠狠地说:“欧卿祺,你错就错在不该妄想跟我争!别怪我狠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