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耿秋回到家里就休息了,白舒雅说自己去看宋菲宋耿秋也没说什么,等到白舒雅在一家咖啡厅看到挺着肚子的宋菲眼神猛地一缩,快步走了过去。

  “菲菲,你给你爸爸吃的那个药会不会被检查出来?宋芦说明天要让你爸爸去查血!”白舒雅急切的对着宋菲说,宋菲淡淡的皱眉。

  “不会查出来的,放心吧,你说公司的事是怎么回事,宋芦真的同意让我接手公司的事?她就真的没有反对?”宋菲搅动着杯子的牛奶沉声说,语调带着无尽的嘲讽。

  白舒雅也意外宋芦的干脆,可是因为宋菲的肯定回答而松了一口气,淡淡的对着宋菲说:“不同意有什么办法?你爸爸亲自决定了的事哪里容得她说什么?”

  “不过菲菲,你去公司了记得把大权抓到自己的手里,别被宋芦那个小贱人拿捏在手里,知道吗?”白舒雅狠狠地对着宋菲说,宋菲不屑的挑眉:“公司,拿来有什么屁用?我要的是钱,不是一个空壳子。”

  白舒雅不明所以的看着宋菲,迟疑着问:“菲菲你什么意思?”白舒雅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让自己陌生了,语调不自觉的颤抖:“你爸爸那里怎么办?那些药还要接着下吗?”

  宋菲突然就笑了,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轻轻的说:“接着下,等到公司的事我安排好了之后我会给你一份文件,你让他签字就行,剩下的,我来安排就行。”

  白舒雅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全然陌生的女儿,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抬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任由那些苦涩弥漫自己的舌尖,哪有什么感情是比得上钱权呢?除了这些让人趋之若鹜,还有什么是能让人不顾一切的呢?

  宋菲回家的时候江风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江风看到宋菲进门手里翻阅杂志的动作微微顿了顿,许久还是低声说:“去哪儿了?怎么连个司机都不带。”

  宋菲不知道自己现在对江风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可是那种原本从抢夺的快感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占有欲的感情已经完全变质了,而江风的冷淡促进了宋菲对宋芦的恨意。

  宋菲收敛了自己眼里的恨意,淡淡的勾起一个清浅的笑意:“去见我妈妈了,你今天下班挺早的。”

  江风接着翻着手里的杂志,看了一眼宋菲鼓鼓的肚子,沉声说:“明天我陪你去医院产检,记得别安排别的。”

  宋菲笑着点头,走上楼看着江风挺拔的背影,眼里划过一丝暗芒,江风,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我才是最好的,宋芦她什么都不是!

  宋芦看着自己眼前少了一半的文件,难得的轻松却是真的笑不出来,宋菲主要接触的是关于公司财务的部分,想起宋菲之前干过的事,宋芦就不由得怀疑宋菲到底能不能做好。

  看正,…版√\章U节f*上酷匠网

  可是这是宋耿秋的决定,宋芦不能提出意见,孙岩一进宋芦的办公室看到的就是宋芦头疼的叹气的模样,将自己手里的文件放到了宋芦的桌子上,孙岩低声说:“身体不舒服吗?脸色那么差。”

  “这段时间总是觉得头晕犯困,应该是没有休息好,没事。”宋芦有些无奈的说,抬起头看着孙岩,目光扫过那份孙岩带来的文件的时候闪过一丝幽光,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

  看到宋芦略带苍白的脸色,孙岩无声的叹气,指了指桌上的文件对着宋芦说:“这是我统计出来的关于宋菲接手的部分,我看了一下,几乎都是财务这块的,这样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宋芦无声的苦笑,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角苦涩的说:“我怎么不明白你说的,可是我爸爸亲自安排的,我哪里有机会质疑什么,照办就行了。”

  看着孙岩欲言又止的走出了房门,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爸爸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做,是为了打压我吗?

  欧卿祺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不由得狠狠地皱眉,欧凡有点烦人了,欧卿祺是真的有点忍不住了好吧,没见过这么能折腾人的。

  在针对欧卿祺这件事上,欧凡表现出来了高度的坚持,那叫一个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欧卿祺都快要被欧凡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给感动了。

  看着欧卿祺阴晴不定的脸色,杰瑞无所谓的添油加醋:“就是工地那件事被你开除的那个主管被欧凡塞到工厂里去了,那人手里肯定有欧凡的把柄,不然欧凡不能这么好。”

  “还有,欧凡打算和杨雨成签订了三年的材料合同,其中可以吃下的回扣我大略的算了算,超过,一年就超过三千万。”欧卿祺听着杰瑞的话脸色越发的难看,猛地啪的一下把文佳砸到了地上,吓得杰瑞跳了一下。

  “欧凡那么闲是吗,和杨家签合同,也不看看我同意不同意,告诉那个怀孕的女人,是时候给欧凡找点乐子了,别让他一天没事就想咬我!”欧卿祺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杰瑞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行,我知道了,还有别的吗?对了,宋菲现在掌管了宋氏的几乎是所有的财务大权,你老婆好像遇上了点麻烦。”杰瑞突然抬头对着欧卿祺说,欧卿祺的表情明显的发生了变化。

  “把上次让你收集的那些照片给杨雨菲发过去,杨家一人一份,知道我的意思吗?还有,今天下午的会议推迟,我要去陪宋芦吃饭。”欧卿祺低着头对着杰瑞说,听到后边的杰瑞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好吧,陪老婆比较重要。

  杰瑞出去了欧卿祺的神情重新恢复了平静,可是眼里弥漫着浓浓的担忧,宋芦的处境不会好,因为欧卿祺之前就看出来了,宋耿秋有扶植宋菲的意思,那么宋芦之前为了宋家做的又算什么呢?

  欧卿祺是知道白舒雅的那些事儿的,也明白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宋芦根本就不可能会把那些证据拿出来,因为那不单单是击倒白舒雅的工具,也是侮辱宋耿秋的利刃。

  “我的小沁儿,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你安然喜乐,我的沁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