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转头看着宋芦,宋芦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苦笑,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若有所思的说:“林哲,我想这次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林哲走到宋芦的身边坐下,轻轻的笑着说:“我儿子他丈母娘,我可得好好帮忙了~”

  宋芦抬头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走廊的另外一头有一个人很像宋耿秋的样子,宋芦不自觉的微微皱眉。

  定睛一看扶着宋耿秋的那个人就是白舒雅,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不安,来不及跟林哲说什么就朝着宋耿秋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

  最》*新章节,上l酷匠q网

  宋耿秋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了,老是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提不起精神,总是感觉睡不够,一开始以为是大病初愈的后遗症,谁知道随着时间的发展越发的严重了。

  宋耿秋不想让宋芦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的事,瞒着宋芦让白舒雅陪着自己来医院检查了好几回,结果都没有明确的结果,几次折腾下来宋耿秋也失去了耐性,拿着没有明确结果的报告单脸色阴沉不定。

  白舒雅扶着宋耿秋往前走,心里忐忑不安,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淡定,眼里夹杂着浓浓的担忧,轻声问:“老宋,要不歇会儿再走?医生都说了好好休息就没事,别担心了。”

  宋耿秋回头看到白舒雅眼底的黑青,想着这人为了照顾自己的付出,心里淡淡的浮起一股暖意,想起自己之前对白舒雅的冷落和猜忌,眼里划过一丝愧疚。

  “年纪大了,不行了,不知道哪天就一命归西了。”宋耿秋的话里带着难以掩饰的苦涩和无奈,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宋耿秋不是那种看不清的人,可是心里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难免惆怅。

  白舒雅听着宋耿秋的话眼里划过一丝迟疑,转瞬即逝,板着脸松开了扶着宋耿秋的手,对着宋耿秋沉声说:“怎么,活腻歪了想死了,你死了我们母女怎么办?你想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你倒是打的好算盘!”

  看到白舒雅眼里的泪光,宋耿秋好笑的扶眉:“我不就是说着玩玩的,怎么还当真了?我还得给菲菲带小外孙呢,舍不得死,死不了。”

  白舒雅闻言脸色稍微缓和,扶着宋耿秋走到一旁坐下,咬牙对着宋耿秋说:“这事儿要不要告诉沁儿,你就先别管公司的事了,让沁儿去做吧,身体要紧。”

  宋耿秋闻言微微皱眉,有些混浊的眼里闪过一丝幽光,沉声说:“别告诉沁儿,让菲菲接手试试吧,毕竟以后公司是她们姐妹两个的,菲菲也得学着管管,有不懂的让菲菲来问我。”

  宋耿秋松口放权给宋菲,这对于白舒雅来说完全属于意外之喜,心里狂喜不定,面上却维持着淡淡的迟疑:“这样好吗?沁儿会不会有想法什么的?”

  “不会的,沁儿会明白我的意思的,你让菲菲放手去做就是,记得别累着了,毕竟怀着孩子。”宋耿秋心里原本的一丝动摇也因为白舒雅的这句话打消,坚定的对着白舒雅说,白舒雅低声说是。

  “爸爸,您怎么了?脸色怎么差?”宋芦顺着走廊饶了三圈才找到宋耿秋和白舒雅,诧异的看着宋耿秋苍白的脸色,惊讶的问。

  宋芦的突然出现让白舒雅把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站起身来看着宋芦淡淡的微笑:“你爸爸身体不大舒服,我陪他来看看,没什么大事,没休息好而已。”

  宋芦对白舒雅的话一向保持着信一半留一半的态度,走到宋耿秋的身边看着宋耿秋难以掩饰的病容,担心的问:“医生怎么说的?会不会是上次没恢复好?”

  宋芦的悉心问候让宋耿秋的脸色稍微缓和,笑着拍了拍宋芦的手沉声说:“没事,医生说没休息好,过两天就好了。”

  “对了,沁儿,公司的事我打算让菲菲接手试试,你带着点她,让她熟悉公司的流程,知道了吗?”宋耿秋突然对着宋芦说,宋芦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低垂的眉眼闪过一丝幽光。

  宋耿秋仿佛没有看到宋芦的僵硬,接着说:“我老了,以后要靠你们姐妹,记得相互扶持,知道吗?我也趁着你们姐妹忙活的时间好好休息休息。”

  宋芦知道自己的意见没用,宋耿秋看起来很好说话,也很疼爱宋芦,可是那是在宋耿秋没有做出决定的事上。

  在宋耿秋决定了的事上,宋芦一向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就像是当初宋耿秋坚持要宋芦嫁给欧卿祺一样,宋芦并没有拒绝的权利。

  宋芦闻言稍微顿了顿,勾唇看着面露紧张的白舒雅,轻声说:“爸爸决定了就好,我会带着她的,爸爸您放心吧。”

  白舒雅意外宋芦的爽快,心里吊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笑着说:“如果菲菲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沁儿记得提醒着菲菲,该骂的地方别忍着,知道吗?”

  宋芦笑而不语,看了看宋耿秋手里拿着的检查报告单,低声问:“要不明天别吃早饭来抽血化验一下看看吧,就当是让我们安心了,爸爸您说行吗?”

  宋耿秋闻言微微一顿,可是还是点了点头,宋芦还得回去跟林哲谈事情,把白舒雅和宋耿秋送到了医院门口就回去了,看着宋耿秋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宋芦不由自主的皱眉:“宋菲,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