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没好气的白了欧卿祺一眼,提着自己的饭盒走到了欧卿祺的桌子前,将饭盒放到了桌子上,双手撑着桌面看着欧卿祺含笑的眼睛说:“嗯,不好看,长得丑……”

  闻言欧卿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眼里划过一丝幽光,趁着宋芦不注意的时候起身一把把宋芦捞到了自己的怀里,哑声问:“沁儿说谁丑呢?”

  宋芦敏锐的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危机的东西,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推开欧卿祺,有些讨好的说:“没什么,你听错了,谁长得丑来着,你最好看了~”

  看到宋芦讨好的模样,欧卿祺好笑的挑眉,伸手捏了捏宋芦肉嘟嘟的小脸,咬牙说:“是吗?小沁儿睁眼说瞎话的能力越发的厉害了。”

  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亮光,睁大了眼睛冲着欧卿祺眨巴眼,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用手指抵着欧卿祺的胸口笑着说:“你也知道自己丑是不是?那就别逼我说瞎话了好吧,这样我会很为难的……”

  欧卿祺眼里划过一丝幽光,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低下头在宋芦的嘴边啃了一口,没好气的说:“小沁儿啊小沁儿,我真想把你吃了,看你怎么调皮。”

  莫名被啃了宋芦有些嫌弃的皱眉,伸手搓了搓欧卿祺俊秀的脸,嘟嘴说:“要不要吃饭了你,再惹我饿死你你信不信?”

  欧卿祺看着宋芦得瑟的模样轻笑出声,顺着宋芦的目光放开了搂着宋芦腰肢的手,目光含笑的看着桌上的那个饭盒,心口涌起淡淡的暖意。

  宋芦把饭盒打开,简单的菜色却散发着暖心的香气,欧卿祺乖巧的坐在桌子边等着开饭,眼巴巴的看着宋芦把一块肉夹到了自己的嘴里,不悦的挑眉。

  “沁儿,那是我的!”欧卿祺低声嘟哝,宋芦没好气的白了欧卿祺一眼,什么玩意儿啊,辛苦做了半天还不准自己吃了是吗?不过嫌弃归嫌弃,宋芦还是快速把饭菜摆到了欧卿祺的面前,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欧卿祺的大快朵颐。

  杰瑞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欧卿祺喂宋芦吃东西的场景,就在欧卿祺对着自己甩眼刀子的瞬间,杰瑞就觉得自己真的是流年不利,撞上自己的上司公开秀恩爱,这样的真的不会长鸡眼吗?

  欧卿祺凉幽幽的对着杰瑞白了一眼,你最好有什么大事,不然我撕了你!杰瑞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快步走到欧卿祺的面前眼睛却看着宋芦说:“欧凡那边有动静了,他这段时间和杨雨成频繁接触,而且和江家也有接触,估计是要动手了。”

  听到江家,宋芦不由自己的皱眉,在欧卿祺说话之前抬头问:“江家?你是指江风?”

  杰瑞知道江风和宋芦过去那点不得不说的事,听到宋芦这样问,心里猛地蹿起一股凉意,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的欧卿祺。

  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说:“没错,欧凡就是和江风接触的,不过目前还看不出有没有达成协议,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杨雨成对欧凡有看法,估计不会太顺利。”

  “难道说,江家也想要分一杯羹?”宋芦淡淡的说,评价一个普通对手的态度明显取悦了欧卿祺,欧卿祺慢悠悠的往嘴里塞了一块蘑菇,轻飘飘的在杰瑞的身上扫了一眼。

  “既然没谈成,你来干什么?”杰瑞一听这话立马就不乐意了,什么破玩意儿啊!是谁说的一有情况就立马汇报的!你这么出尔反尔你老婆知道吗?

  杰瑞在欧卿祺阴沉的目光下被迫闭嘴,恶狠狠的瞪了欧卿祺一眼带着满身的怨气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宋芦抬头看了看貌似心情不错的欧卿祺,挑眉说:“跟你商量件事呗。”

  欧卿祺看到宋芦眼里的不怀好意,警惕的伸手抱住了自己眼前的饭盒,含糊不清的说:“干什么?这都是我的!”

  宋芦狠狠地瞪了一眼没出息的欧卿祺,没好气的说:“德行!你慢慢吃着,我要去找林夕,不陪你了。”

  欧卿祺闻言立马就不乐意了,放开了自己死死抱着的饭盒冲着宋芦不满的嚷嚷:“老婆,说好了陪我的呢?说好了的呢?”

  宋芦直接无视点欧卿祺的虎吼乱叫,拿上自己的包就朝着门口走,看着宋芦毫不留恋的背影,欧卿祺哀怨的嘟哝:“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老婆……你个死骗子……”

  听着欧卿祺哀怨的叫声,宋芦的好笑的挑眉,这人越大越幼稚,只不过宋芦乐意宠着。

  宋芦要见林夕纯属是临时起意,谁知道也正好撞上了林夕产检的日子,打着正事聊天两不误的想法宋芦就朝着医院跑了过去。

  林夕的肚子已经能看得出来了,有个小小的弧度,不过比起宋菲怀孕的憔悴,林夕明显被林哲养得很好,肤色白皙红润,还胖了不少。

  “呦呵,这谁家小胖妞啊?”隔得远远的宋芦就打趣的看着林夕,林夕闻言笑眯眯的脸立刻换上了一副悲伤欲绝的模样,哀怨的看着宋芦。

  一看林夕变脸,林哲立马就低着头轻声安慰:“夕夕不胖,宋芦逗你玩的呢,这是宝宝在长身体,听话。”林哲一边说一边头疼的看着林夕不开心的神情,无奈的对着宋芦笑了笑。

  宋芦好笑的走到林夕的身边打量了一下林夕鼓鼓的肚子,笑意盈盈的说:“怎么,这当妈了还变成玻璃心了啊?”

  林夕很不给面子的冲着宋芦哼了一声,眼里泛着淡淡的笑意,猛地一把抱住了宋芦的腰肢,大喊着:“妖精,快还我师傅!”

  在林哲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宋芦快速入戏:“二师弟,师傅呢?”

  周围路过的人不由自主的回头注视着这两个肆意玩闹的女人,林哲无奈的扶眉:“别玩了,医生还等着呢。”

  后知后觉的两人才发现周围的人诡异的注视目光,连忙分开,林哲扶着林夕的腰,轻声对着宋芦说:“这当妈了也稳重不起来,你也跟着胡闹,如果你当妈了这样,不知道欧总怎么收拾你。”

  酷)|匠)W网(正版$首'J发k'

  林哲跟宋芦熟悉,开口就是连带着数落,宋芦和林夕相视一笑,对着林哲挤眉弄眼,宋芦颇有些得意的说:“切,欧卿祺根本就不敢得罪我,我家呢,是我做主呀。”

  林夕对宋芦水分含量极大的话不可置否的撇嘴,听到医生叫自己的名字就走进了监察室,林哲看着宋芦,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看样子你跟欧卿祺过得还不错。”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如果没有那些不识趣的人,也许会更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