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氏的情况也没有欧卿祺口中说得那么轻松,欧凡开始光明正大的打压欧卿祺之后才苦逼的发现欧卿祺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大,不由得恼羞成怒的加大了打压欧卿祺的力度。

  欧卿祺身上扛着的压力也实在不小,可是为了不让宋芦担心,欧卿祺从来不提这些事,但是宋芦也心知肚明。

  宋芦心疼欧卿祺在自己面前的故作轻松,时不时还要负责逗自己开心,对欧卿祺有些淡淡的愧疚。

  ):更"F新¤x最h“快y上.;酷匠网$!

  因为宋耿秋重新回到公司开始处理事物,宋芦也就忙里抽闲的到欧氏去陪着欧卿祺,毕竟那是自己的丈夫,不能长时间的委屈了不是。

  到达欧氏的时候正好是中午饭的时间,宋芦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饭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段欧卿祺让杰瑞给自己送饭的日子,眼里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宋芦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欧家去住了,自从欧老爷子过世后,欧卿祺的也干脆搬到了宋芦那间不怎么大的公寓去跟宋芦住在一起,很少回去,所以在欧氏看到杨雨菲的时候宋芦还是微微一顿,有点没反应过来。

  比起宋芦的容光焕发,杨雨菲可谓是真的憔悴了不少,原本一张保养得当的脸也可以明显的看出其中的细小的皱纹,眼底的黑青可以看出杨雨菲一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估计杨雨菲也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看到宋芦,眼神微微凝滞,一闪而过的怨气让宋芦微微皱眉,语气也带上来一丝凉意:“大嫂怎么有空过来了,看起来大嫂的脸色不大好,身体不舒服吗?”

  杨雨菲自然是不开心的,杨雨菲和欧凡结婚数年一直没有孩子,而如今欧凡养在外边的一个女人有了身孕。

  这个消息在杨雨菲看来怎么都不可能会是好消息的,这段时间杨雨菲一直在为了这件事跟欧凡闹矛盾,正是处于狂躁的阶段。

  听到宋芦这样笑意盈盈的问自己,杨雨菲的眼里充斥着无限的怒气,恨不得把宋芦这张笑脸撕碎。

  其实杨雨菲这件事就完全是冤枉宋芦了,宋芦是真的不知道这回事,尽管说那个被欧凡养着的女人怀孕的事是欧卿祺让人透露给杨雨菲知道的,可是宋芦确实是毫不知情的。

  杨雨菲认定宋芦知道这事是故意嘲笑自己的,脸色极其不善的说:“比不得宋家大小姐金贵!我没事!用不着谁假慈悲!”

  一听杨雨菲这啪啪打脸的话宋芦就有些不高兴了,眼神微微一暗,一向和善的武器也带上了三分凉薄:“大嫂这话说得,哪怕是再不金贵,也得照看着不是。”

  杨雨菲白了宋芦一眼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杰瑞就出现了,看到宋芦被杨雨菲拦在门口脸色不好看,杰瑞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了,开玩笑,杨雨菲那样战斗力剽悍的女人,宋芦怎么可能会是对手好吧!

  “二少奶奶,二少爷让我下来接您,跟我上去吧,二少爷等着您呢。”杰瑞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宋芦的身边,上前一步把杨雨菲隔绝在了宋芦的身后,低声对着宋芦说。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用眼神质问杰瑞:我怎么不知道欧卿祺知道我要来?

  杰瑞无奈的挤眉弄眼:不要跟疯子计较,赶紧跟我走!

  宋芦也没兴趣跟一个跟炸药包一样的女人发生什么不必要的矛盾,目光轻轻的在杨雨菲的身上扫了一眼就跟着杰瑞走了。

  看着宋芦手里拿着的饭盒,想起了欧卿祺对宋芦的呵护以及欧凡对自己的冷心冷情,杨雨菲的嘴边浮现出淡淡的苦笑。

  走到了电梯里杰瑞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看着宋芦,一脸的献媚:“我刚刚可是拯救了你,要怎么感谢我?”

  宋芦不明所以的挑眉,疑惑的看着杰瑞得意的神情问:“你怎么就拯救我了,难不成你不来杨雨菲还能吃了我?”

  “不,她不会吃了你,她只会撕了你~”杰瑞笑得神秘兮兮的对着宋芦摇了摇头,狭长的眸子里夹杂着浓浓的幸灾乐祸的意味,看得宋芦满头雾水,一脸的莫名其妙。

  杰瑞看到宋芦眼里的疑惑,一脸的神秘,嘴里还嘀嘀咕咕的:“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到了欧卿祺的办公室门口杰瑞才想起自己是要去楼下找小白的,一看迟到了将近十分钟,用一种极度哀怨的小眼神看了宋芦一眼才飞奔而去。

  宋芦想着杨雨菲明显不对劲的神情和杰瑞神神叨叨的行为,一脸的哭笑不得推开了欧卿祺办公室的大门,看到了那个低头工作的男人。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美,欧卿祺低垂的眉眼带着少见的柔和,眼神时不时因为文件里内容而闪过丝丝寒意,一举一动带着一股禁欲的诱惑,勾人魂魄。

  宋芦呆呆的看着欧卿祺不说话,眼里仿佛只剩下这个男人的身影,别的全然都看不见,神情恍惚。

  欧卿祺一抬头就看到了宋芦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模样,自己的样貌吸引了宋芦的想法取悦了欧卿祺,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低沉暗哑的嗓音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响起:“沁儿,为夫好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