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跟白舒雅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白舒雅从宋菲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白舒雅的脸色不再像刚刚开始进来的时候那样的意气风发,带着说不出的死寂悲凉。

  宋菲的迟迟未归让被宋菲吓坏了的江母勒令江风去公司找宋菲,完之后正好撞上了从公司出来的白舒雅,看到白舒雅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色,江风有些担心的问:“妈,您没事吧?”

  宋芦不肯改口叫白舒雅妈妈,欧卿祺也就为了讨老婆欢心跟着叫阿姨,而宋菲是白舒雅的亲生女儿,江风自然也只能跟着宋菲叫妈妈。

  白舒雅一心沉浸在宋菲刚刚说的那些话带来的惊讶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江风的存在,猛然间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吓得啊的一声大叫。

  白舒雅定睛一看是江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可是还是难看的吓人,江风皱眉看着明显不对劲的白舒雅,低声问:“妈,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送您去医院?”

  白舒雅一听到医院两个字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死人,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刚刚交给自己的东西,脸上就变得更加的吓人了,结结巴巴的说:“不用,我没……我没事……”

  江风眼神微微一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宋菲就来了,看着在江风面前大惊失色的白舒雅,眼里划过一丝不耐,脸上却笑意盈盈的说:“妈妈没事,只不过是担心我没休息好而已,不用去医院。”

  听到宋菲这个亲生女儿这样说,江风也不再多问,看着白舒雅连跟自己打招呼的想法都没有匆匆离开,看着宋菲的目光多了一丝探究。

  七个月的肚子已经不小了,车里江风看着宋菲挺起的肚子,想了想还是轻声对着宋菲说:“要不你就先别上班了,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吧,不然你这样家里人不放心。”

  江风难得对宋菲和颜悦色,宋菲说话的语气也好了不少:“没事儿,我自己有分寸。”江风闻言微微皱眉,可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宋菲看着江风俊朗的侧脸,想起那些对自己曾经有过的冷淡,眼底划过一丝恨意,只要宋芦变得一无所有了,你就是完全属于我的了,这一天不会太遥远的,不会太遥远的。

  白舒雅觉得自己的包里揣着宋菲给自己的瓶子,就像是放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的吓人,白舒雅觉得自己回家的路上仿佛有无数的人盯着自己看,指责自己是杀人犯,一路的心惊胆战。

  宋菲的想法让白舒雅震惊的同时也感到兴奋,只要宋耿秋死了,过程中再稍微动些手脚,那么宋家的一切就都是自己母女的了,那些突然从辉煌跌到灰尘中的梦就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白舒雅回家的时候宋耿秋还没有回来,自从宋耿秋的身体好些了之后,宋耿秋就又开始了出去应酬,这样的生活习惯也给了白舒雅动手的机会。

  看p7正版eF章/节上酷`g匠&网

  捏着自己手里的药瓶子,白舒雅的耳边回响着宋菲冷冰冰不带感情的话:“这药你每天下到宋耿秋每天睡觉之前喝的牛奶里,只会让宋耿秋精神消糜,查不出原因,别的你就别管了,需要你动手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白舒雅不止一次想要宋耿秋死,可是终究也只是想想,可能付出的代价太大,让白舒雅投鼠忌器,可是宋菲今天说的那些话让白舒雅不得不配合宋菲的计划。

  因为宋菲说宋芦已经知道了自己和管家偷情的事,也就是说,宋耿秋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宋芦知道这件事。

  没有哪一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绿云罩顶,几乎不用想,白舒雅都明白如果宋耿秋知道了这件事后果是什么,不由得为那样的结局伤心。

  白舒雅是从富贵中跌入过贫穷的,知道穷的滋味,因为宋耿秋再次恢复到富贵荣华,白舒雅是千般不愿万般不肯的。

  白舒雅不会让这种危机存在,不能让宋芦手里的东西落到宋耿秋的手里,一无所有的后果实在是太可怕。

  可怕到让白舒雅心甘情愿的谋害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面对绝对的财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抛弃的。

  所以在宋菲说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的瞬间,白舒雅就做好了决定,富贵险中求,不去做,又怎么会有?

  宋耿秋回来的时候白舒雅一如既往的换好了睡衣,看到风韵犹存的白舒雅,宋耿秋的目光微微暗沉,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浴室。

  看到宋耿秋的背影,白舒雅攥在手里的白色药片轻轻的放到了给宋耿秋准备的冒着热气的牛奶里,无声的融化消弥。

  欧卿祺搂着宋芦从会场回到家里,脚步不自觉的摇晃,宋芦拖着身材高大的欧卿祺,好笑的挑眉:“唉我说,谁说的千杯不醉的?哪个臭不要脸的说的?”

  装醉的欧卿祺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里无声的诽谤:真的喝醉了晚上就没有福利好吧,傻子才会真的喝醉……

  在宋芦开门的时候一双大手极其不老实的伸到了宋芦的胸前,趁着醉意调戏:“沁儿,你好香,亲亲……”

  宋芦直接被这样的欧卿祺给气得没脾气了,无视掉在自己身上作妖的爪子,把欧卿祺半拖半抱的拉进了房门。

  “我好香?那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臭?”宋芦看着脸色因为酒意带着淡淡的红润的欧卿祺坏坏的挑眉,起了挑逗欧卿祺的心思。

  扮猪吃老虎的欧卿祺的眼角微微一挑,得寸进尺的把宋芦扑到在柔软的地毯上,透着淡淡的酒味的脑袋趁机在宋芦透着香味的胸口作怪,含糊不清的嘟哝:“我不臭,我跟沁儿一样香!”

  宋芦闻言抬头把欧卿祺作怪的大脑袋给抱在手里,好笑的说:“呦,醉成这样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臭美呢?”

  说完宋芦就觉得自己傻,跟一个喝醉了的人讲的哪门子道理,没等欧卿祺说什么呢,宋芦自己就先笑了。

  欧卿祺果断拒绝回答宋芦的问题,大手加上不安分的嘴在宋芦的身上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之旅,宋芦有些淡淡的抗拒,伸手推了推欧卿祺。

  欧卿祺忙里抽闲的嘴贴在宋芦的耳边,轻轻的含住宋芦晶莹小巧的耳垂,宋芦不由得轻轻的僵住了身子,欧卿祺魅惑的低语:“沁儿,我爱你……”

  夜色正好,魅惑无边,欧卿祺眼里闪耀着淡淡的光亮,看得宋芦心神一晃,放松了自己的身子任由欧卿祺肆意妄为,轻声低叹:“我好像,也有点爱上你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