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听着宋芦答应了让自己回公司,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目光淡淡的在欧卿祺的身上扫了一眼,垂下了自己的脑袋,欧卿祺淡淡的皱眉,宋菲从来都不会是个安分的。

  宋菲不说话,白舒雅总该有点表示,目光在宋芦和欧卿祺的身上流转了一圈,轻声对着宋菲说:“菲菲,以后好好工作知道吗?别和沁儿添麻烦,不然下次就是你爸爸也帮不了你。”

  宋芦闻言微微皱眉,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宋菲自从醒来之后表现出不正常的淡定,对白舒雅的话不可置否的点头,眼里划过一丝暗藏的恨意。

  从宋菲的病房出来宋芦就被宋耿秋叫住了,看了一眼明显有话要跟宋芦说的宋耿秋,欧卿祺善解人意的说:“沁儿,我先下楼取车在楼下等你。”

  “嗯,你去吧。”欧卿祺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宋芦的身上,对着宋耿秋歉意的笑了笑才走,看着欧卿祺离开的背影,宋芦微微失神。

  宋耿秋无奈的揉着自己发疼的眉角,沉声说:“沁儿,知道为什么我要让宋菲回去工作吗?”

  宋芦闻言神情不变,淡淡的看了一眼如临大敌的宋耿秋,好笑的撇嘴:“爸,你自己看着安排就好,不用跟我说这些。”

  宋芦语气正带着淡淡的疏离,宋耿秋无声的叹气,看着紧紧闭着的大门,低声感叹:“爸爸这辈子,就你一个女儿,宋菲叫了我多年的爸爸,怎么我都该为她考虑考虑。”

  没等宋芦说什么,宋耿秋接着说:“宋菲嫁到江家,必然需要一些资本来让江家的人不敢小看她,以后宋氏是你们姐妹的,我并不会偏心一人独大,宋芦,你明白爸爸的意思吗?”

  也许是宋耿秋语气中的责备显露得太过明显,宋芦闻言不由得无声的苦笑:“爸,您是在怪我吗?”

  宋耿秋大概没想到宋芦会如此直接,眼神有一瞬间的凝滞,稍微顿了顿说:“上次那件事,过去了就算了吧,别再追究了。”

  宋芦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在跟宋耿秋谈下去了,如果再听到宋耿秋说什么话,宋芦觉得自己都会控制不住冲着宋耿秋吼:到底谁才是你亲生女儿!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掩饰住了自己暗沉的眼色,宋芦低声说:“我知道了,爸您放心吧,没事我就先下去了,卿祺还在下边等我呢。”

  “行,去吧,注意安全。”宋耿秋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挥了挥手,宋芦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走,生怕自己再带下去宋耿秋就会看到自己眼中的苦涩,自己心里的失落。

  直到宋芦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宋耿秋才无声的叹息:“沁儿,如果爸爸走了,以后你只会有宋菲这个亲人,我不能让你独自一人。”

  欧卿祺站在车头的位置思考着宋耿秋今天的这个举动的意义,欧卿祺可不会相信宋耿秋什么老糊涂了不明白事理什么的瞎话,因为欧老爷子的缘故,欧卿祺很坚定的认为,这群老头子都是成精了的人物。

  怎么想,欧卿祺都觉得今天这事的重点在宋菲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身上,而且从知道了宋菲晕倒的原因后欧卿祺心里就一直存在着一个疑惑。

  如果有人说宋菲是那种为了江风就要死要活的人的话,欧卿祺一定忍不住骂说话的那个人傻逼。

  哪怕和宋菲的接触不多,可是欧卿祺仍然坚定的觉得,宋菲对江风只是单纯的占有欲,或者说是宋菲心里畸形的享受从宋芦那里抢夺东西的乐趣,根本就不是爱情。

  可是如果是宋菲能够利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来做文章,欧卿祺就不得不对宋菲和白舒雅这两个女人提高警惕了,这样的心狠手辣,绝对不是宋芦能够应付得了的。

  √☆酷Sx匠Rn网8"首,发

  本来欧卿祺在心里已经安排好了关于宋菲的处理,之前一些应该有的资料怎么都差不到,也就让宋菲的处理意见一直下不来,停职什么对别人来说估计有用,可是对于宋菲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一开始欧卿祺就觉得这事蹊跷,现在根据宋耿秋的行为稍微一联想,不难看出其中有宋耿秋的身影,宋耿秋不想让宋芦彻底的把宋菲拿下,这样的举措到底意欲何为,欧卿祺是真的看不清。

  怎么想,欧卿祺都觉得宋耿秋的安排自己看不透,只能想着自己尽量护着宋芦,让人盯着宋菲和白舒雅,却忘了让人看着宋耿秋,导致了接下来的悲剧。

  宋芦有些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欧卿祺急忙小跑了上去一把搂住了宋芦,低下头才发现这个不断颤抖着的小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布满了泪水。

  欧卿祺看着宋芦脸上那些晶莹的水渍不由得狠狠地皱眉,眼神直接拧巴成了一股麻绳,如果惹宋芦哭的那人不是宋耿秋,欧卿祺必然能冲上去跟那人干一仗。

  “好了沁儿,不哭了不哭了,我在这儿呢。”欧卿祺没办法只能把宋芦抱着轻声的哄着,看着眼前的医院大楼,眼里闪过一丝幽光,宋耿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宋芦哭得泣不成声,已经有路过的人围观了,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负心汉一样的鄙夷,欧卿祺的额头上划过无数条黑线。

  “沁儿,你再哭估计我都要挨揍了,你真的那么狠心是不是?”欧卿祺哀怨的把自己的下巴抵在宋芦的头顶低声说,仿佛带着无限的委屈。

  宋芦闻言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着欧卿祺,仰起的光滑脖子白皙动人,看得欧卿祺喉头一紧,可是那双一向潋滟动人的眸子含着浓浓的水光,眼圈红肿,像只委屈的小兔子。

  欧卿祺好笑的挑眉,低下头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宋芦才注意到周围围观的人和指指点点的目光,不由得小脸通红,一把抓住了欧卿祺就朝着车上跑。

  “丢死人了!欧卿祺都怪你!”宋芦一边手忙脚乱的系上了安全带,一边用哭得沙哑的嗓音祸水东引,整得欧卿祺哭笑不得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敲,笑着启动了汽车。

  “你说你要挨揍了,是为什么啊?”好半天宋芦通红的脸色才恢复一些,抽抽嗒嗒着通红的鼻子扭头看着欧卿祺,听到宋芦提起这事儿欧卿祺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打量的诡异目光,勾人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你不觉得,在医院门口,你哭得那么伤心,很像传说中的负心汉抛弃良家女的戏码吗?”欧卿祺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成功的取悦了宋芦,宋芦还在泛着水光的眸子扫去了淡淡的阴霾,笑得迷蒙而动人。

  欧卿祺伸手揉了揉宋芦的头顶,目光微微凝滞,顿了顿才低声说:“沁儿,不管什么时候,记得你还有我,我陪你,一陪到底。”

  宋芦闻言微微一顿,含笑的眸子带上了些许晦暗,可是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说:“嗯,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