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回来的时候江风坐在距离宋芦不远的地方,宋芦无声的看着宋菲,欧卿祺的目光在江风的身上轻轻的扫了一眼,轻而易举的就捕捉到了江风身上不一样的气息。

  欧卿祺眼神微微一沉,就知道里宋芦跟江风说了什么,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来了,要不你先会去休息吧,明天还得去公司呢,身体撑得住吗?”宋芦一边接过欧卿祺的手里的热水壶,一边低声说。

  欧卿祺笑了笑,好笑的揉了揉宋芦的脑袋:“我没事,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虚弱?”欧卿祺坐在一旁看着宋芦拿着热毛巾在宋菲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眼里透出淡淡的柔光。

  宋芦没好气的白了笑吟吟的欧卿祺一眼,淡淡的笑着不说话,江风看着欧卿祺和宋芦之间融洽的气氛,目光微微凝滞。

  后半夜的时候宋芦终究还是忍不住睡着了,欧卿祺把宋芦搂在怀里轻轻的哄着睡得不安稳的宋芦,时不时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个个淡淡的吻。

  “你爱宋芦吗?欧卿祺,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江风突然的发声让欧卿祺微微有些意外,江风的声音有些紧绷,带着难以掩饰的嘶哑,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

  摸着宋芦的脸,把玩着宋芦柔顺的长发,欧卿祺似笑非笑的低声说:“我只知道,我想要什么,什么必须只能是我的,我想要的,都只能是我的。”

  欧卿祺的狂傲霸气是江风没有的,那一份唯我独尊的魄力,让江风呆愣,看着柔情的对着宋芦低笑的男人,江风突然就开始怀疑,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爱,到底真的对了吗?

  宋菲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是人已经到齐了,欧卿祺和宋芦被宋耿秋打发下楼买早饭去了,宋耿秋拉着江风出去说话,宋菲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白舒雅拉着自己的手抹眼泪的场景。

  白舒雅一大早就来医院了,准确的说白舒雅昨天尽管回家了,可是也是一整夜没睡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舒雅对别人再狠心,面对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心总是柔软的。

  白舒雅的甚至再一次怀疑,自己当初怂恿宋菲去招惹江风到底对不对,宋菲目前生活状态真的不是白舒雅想到的,一个孕妇能把自己折腾得两次入院,白舒雅一想到宋菲的身体状况就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揪疼。

  白舒雅想了一整夜,突然就觉得自己想错了,自己也许应该让宋菲放弃江风这个可望不可即的人,去追求一些自己能够拥有的,白舒雅突然就觉得,宋菲的婚姻幸福也许才是宋菲真的应该追求的。

  看到宋菲醒了,白舒雅一夜没睡通红的眸子飘过一丝泪花:“菲菲,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你等等,我去叫医生!”

  宋菲一把拉住了白舒雅的手,太长时间没有喝水的嗓子沙哑着问:“江风呢?我爸爸呢?”

  听到宋菲问起江风,白舒雅的眼神微微凝滞,转身有些凌厉的说:“江风?你别再惦记他了,那个男人不值得你去这样做,菲菲,你值得很好的,江风我们不要了好不好?你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宋菲对白舒雅的话明显不以为然,还在苍白无力的脸上划过一丝嘲讽:“凭什么,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我凭什么放弃?”

  白舒雅明显没有想到一向听话的宋菲会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反对,微微一愣的瞬间宋耿秋和江风就已经进来了,看到宋菲醒了,江风快步走了过来。

  白舒雅也只能按住了自己到了嘴边的话,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这个貌似病了一场就看不清了的女儿到底在想什么。

  M酷匠U网L正kH版"%首h^发,N

  “你好些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经过一夜的思考,江风也算是想清楚了,自己爱不爱宋菲又如何,宋菲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自己只要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就可以,别的,有跟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宋菲没想到江风会对自己和颜悦色,淡淡的看了江风一眼摇了摇头不说话,宋耿秋淡淡的看了江风一眼,走到一旁坐下不说话。

  “江风,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爸爸说。”宋菲突然就对着江风说,白舒雅闻言微微一顿,扭头看着面色苍白的宋菲,心里涌起一股无力。

  江风看了沉默不语的宋耿秋一眼,看到宋耿秋轻轻的点了点头才起身走出了病房,宋耿秋目光淡淡的看着宋菲,轻声说:“说吧,我听着呢。”

  欧卿祺拉着宋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江风一个人坐在走廊上的样子,欧卿祺微微挑眉,压低了声音贴在宋芦的耳边说:“会不会是被宋菲给赶出来了?终于要离婚了?”

  宋芦没好气的白了欧卿祺一眼,逼着欧卿祺把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收了回去,看了看紧紧闭着的房门,宋芦低声茫然若失的说:“欧卿祺,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面对宋芦没头没脑的话,欧卿祺稍微皱眉思索了一下,就明白了宋芦说的是在白舒雅和宋菲的这件事上的处理,说实话,欧卿祺并不建议宋芦手软,可是宋芦心善下不去手,就注定了要后退一步。

  想了想欧卿祺轻轻的在宋芦的脸上啃了一口,痞里痞气的说:“我的小沁儿呐,你老是把别人放在心里,我到底有没有位置了?老婆,我吃醋了~”

  无视掉欧卿祺的抽风,宋芦伸手推开了粘在自己身上的欧卿祺,走到门前敲门:“爸爸,我可以进来吗?”

  房间里传来宋耿秋一如既往的低沉的嗓音,不过却夹杂着淡淡的疲惫:“进来吧。”

  “爸爸,这是我去买的粥,您吃点吧,白阿姨你也吃。”宋芦一边忙活着的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上,没有注意到宋耿秋眼里一闪而过的犹豫。

  宋耿秋突然拉住了宋芦的手,眼神微微一闪,沉声对着愣神的宋芦说:“沁儿,给宋菲在公司安排个工作吧,以后你带着她点,别犯什么大错。”

  一旁听着的白舒雅端着粥的手微微一顿,欧卿祺轻轻的皱眉,目光轻轻的在宋菲的脸上扫了一眼,宋芦没有做出白舒雅和宋菲预料中的强烈反对,只是目光浅浅的在宋菲的身上扫了一眼,低声说:“好的,我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