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和宋芦赶到医院的时候宋耿秋和白舒雅还没有到,宋菲怀孕不过六个月,这次却是第二次因为晕倒进医院了,宋芦在看到江风的时候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怒气。

  “江风,宋菲现在怀着你的孩子,再怎么说那是个孕妇,你是怎么照顾她的?这是第二次进医院了!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收场!”宋芦正处于气头上,说的话也不留情面,江母闻言眼神不悦,被江风拉住了没有说话理论。

  江风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宋芦,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宋芦脖子上殷红的吻痕,目光不经意的瞟到对自己冷眼微笑的欧卿祺。

  江风的心底蹿起一股淡淡的凉意,心中微微一定,对着宋芦轻声说:“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宋菲,以后不会这样了。”

  江风认错态度良好,宋芦也不好揪着不放,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江风不说话,欧卿祺上前低声说:“好了,沁儿这不是没事呐,别生气了,坐着歇会儿。”

  宋芦顺从的跟着欧卿祺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闷闷的靠在欧卿祺的身上不说话,江风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欧卿祺低声轻哄着宋芦的模样,心底涌起一股淡淡的苦涩。

  “菲菲,菲菲怎么样了?”宋耿秋扶着白舒雅急急的从医院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宋耿秋目光不悦的瞪了江风一眼,转头看着欧卿祺沉声问:“情况怎么样了?”

  欧卿祺在看到宋耿秋进来瞬间就站了起来:“我跟沁儿也是刚到,现在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应该没事,爸爸您坐着歇会儿吧。”

  宋耿秋有些疲惫的看了一眼欧卿祺,看着站在自己跟前不说话的江风语气不悦的说:“江家当真是欺我宋家没人了是吗?我千娇百宠的女儿不是嫁到江家吃苦受罪的!如果实在对我宋家的女儿有看法,我家养得起一个女人一个孩子!”

  酷◇Y匠网(a唯Zw一正版t,f其f"他WO都;!是盗L版AN

  这是江风第一次见到宋耿秋这个平日一向温文儒雅的男人发火,有些愣愣的反应不过来,自己的儿子被外人骂了,江母自然不乐意,可是这事儿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不对,江母咬牙还是忍了下来。

  但是一旁站着的欧卿祺却是不以为然的挑眉这个算什么,想当时自己被宋耿秋用生命威胁要跟自己拼命的时候,那个才真的叫做惊天地泣鬼神呐。

  白舒雅也终于忍不住抽抽嗒嗒的哭了,空荡荡的走廊里飘荡着白舒雅的哭声,江风低声说:“爸爸,这事儿是我不对,我没有照顾好宋菲,以后不会这样了。”

  “不敢当!别叫我爸爸!”宋耿秋扭过头沉声低吼,宋芦看到宋耿秋的脸色不好看,急忙走到宋耿秋的身边扶住宋耿秋轻声说:“爸爸,别着急,不会有事的,您身体也不好,医生说了不能生气。”

  看着一贯听话的宋芦,宋耿秋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急救室刺眼的红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宋菲最终还是脱离了危险,不过医生却警告说如果宋菲再有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那么不但孩子保不住,而且宋菲还会有丧命的危险。

  一尸两命的预言太可怕,不管是江风还是宋芦都微微一愣,白舒雅直接就是承受不住打击低声喊着自己苦命的女儿跌坐在冰凉的地面,场面一时变得死寂无比。

  “爸爸,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跟江风看着,有事的我会通知您的。”欧卿祺把宋芦微微有些颤抖的身子搂到了自己的怀里,看着面色阴沉不定的宋耿秋说。

  江风也从医生的警告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走到宋耿秋的身边的低着头说:“爸爸,对不起,您先回去吧,不会再出事的,您放心吧!”

  宋耿秋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目光微微一沉,沙哑着声音说:“就这样吧,我明天再过来,你们看着。”白舒雅被宋耿秋扶着虚弱的站着,不管宋芦对白舒雅有多大的意见,此时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白阿姨,你先跟爸爸回去休息吧,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宋芦轻声对白舒雅说,白舒雅哭得迷糊了的意识麻木的点头,在宋耿秋的搀扶下离开了医院。

  江母也在江风的劝解下离开了医院,一时之间刚才还热闹无比的病房里就只剩下了宋芦欧卿祺和江风三个人,加上还在昏迷中的宋菲四个人。

  看着宋菲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色,宋芦的心微微一沉,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起身去拿热水壶。

  “沁儿,怎么了?”欧卿祺接过宋芦手里的热水壶低声问,说着把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宋芦的身上,细心的扣好了扣子。

  “我去打点热水给宋菲擦擦脸,不然她都睡不安稳。”欧卿祺避开了宋芦接水壶的手,伸手揉了揉宋芦的头顶,轻声说:“你在这儿坐着,我去接。”

  欧卿祺目光淡淡的瞟了江风一眼就走出了病房,江风看着坐在病床边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你过得,还好吗?”江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句话,这句话目前看来完全就是没话找话,因为是个瞎子都能感受到,欧卿祺对宋芦的在乎。

  江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把自己最后的希望全然放到了自己的脚底,眼睁睁的等着宋芦踩碎,粉碎自己所有的希望。

  宋芦没有回头看江风,也没有看到江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逐渐熄灭的光亮,剩下满眼的死寂。

  宋芦淡淡的说:“挺好的,没有你,我也挺好的。”江风闻言微微一顿,随而无声的苦笑,是呀,没有了自己,宋芦也挺好的,那么自己的画地为牢,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