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没有开车,有些任性的拉着宋芦往前走,宋芦不由得庆幸,还好参加宴会的地方实在市区,不然不得走哭啊!

  欧卿祺宽大的手掌握着宋芦的小手,两个人的温度在凉凉的夜风一抹交织缠绕,宋芦一身红裙在无边的夜色中显得分外妖娆,因为喝酒的原因一向白皙的肤色透着淡淡的红晕。

  水光潋滟的眸子透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全世界的璀璨星光都比不上这双眸子里的光辉灿烂,看得欧卿祺喉头一紧,伸手把宋芦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宋芦还没从欧卿祺突如其来的举动中回神,一抬头就被欧卿祺薄薄的透着淡淡的凉意的唇包裹住,唇舌交织,天旋地转。

  “小沁儿,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欧卿祺紧紧的搂着宋芦反复低语,宋芦不明白欧卿祺的突然抽风到底意欲何为,可是还是笑着伸手抱住了欧卿祺精瘦的腰身,笑着说:“你才是我的呢~”

  宋芦被欧卿祺抱着,被欧卿祺高大的身子挡住了没有看到欧卿祺对着自己身后的一辆车微微挑起了眉角,无声的说:“你不配,沁儿是我的。”

  欧卿祺不知道跟宋芦说了什么,宋芦咯咯直笑,没多大一会儿,欧卿祺就拉着宋芦走远了,欧卿祺恰似无意的回头,轻轻勾唇一笑,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车里的江风狠狠地把手砸到了方向盘上。

  看K'正c版章/节M上c-酷匠VC网

  欧卿祺丝毫不觉得自己算计江风有什么不对的,而且欧卿祺也没打算让宋芦看到江风的存在,既然是自己的,那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觊觎,宋芦还在不明所以的时候欧卿祺就开始了自己的铲除情敌之路。

  江风坐在车里看着那对男女携手而去,眼里迸发出来的恨意,恨不得毁了眼前的这一切,撕了那个拥有宋芦的男人。

  江风之前一直都不明白,自己和宋芦相遇相爱的时间没有错误,自己比欧卿祺更早遇上宋芦,甚至可以说,江风觉得自己跟宋芦之间都不存在所谓的门当户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障碍。

  可是为什么会没有结果?一开始江风对抛弃自己跟欧卿祺结婚的宋芦心里又何尝没有怨气,可是哪天听到宋菲的话,江风也明白了,只怕这一切都是宋菲母女的动作,不管是宋芦,还是自己,都只不过是被人给算计了而已。

  江风听从江母的话对宋菲改变了态度,或者说对宋菲肚子里的孩子改变了态度,至少对宋菲依旧冷眼相待,可是对宋菲肚子里的孩子不再那么漠不关心。

  “喂,怎么了?”江风趴在方向盘接接通了电话,目光停留在宋芦离开的方向,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生,江风明白,自己跟宋芦是真的结束了。

  江母急急的说:“小风,宋菲昏倒了,你现在在哪里?立马去医院!”江风闻言眼神微微一顿,一边安抚着江母焦急的情绪,一边快速启动了车子,眼睛轻轻的闭上而后睁开,飘过一抹坚定。

  江风到达医院的时候江母一个人守在医院急救室的外边,江母的脸色煞白,看着江风到来的时候才觉得自己一直提在半空中的心缓缓落地,脚步慌乱的朝着江风走去。

  “妈,怎么回事儿?怎么会突然晕倒呢?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外边下雨了,江风一路超速赶来,此时身上淋了一身的雨,湿答答的在医院走廊上留下了一路的脚印。

  江母到底是见识了不少大世面的人,看到江风后心中一定,对着江风说:“今天不知道宋菲到底是怎么了,一直脸色都不对劲,好像给宋家打了个电话之后脸色就更差了,晚饭也没吃多少,后来直接就晕倒了。”

  江风敏锐的捕捉到江母话中的重点,给宋家打了电话,那么宋家必然有人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江风抬头看了一眼依旧闪烁着的急救红灯,眼神微微一闪:“妈,别担心,没事的,我给宋家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情况。”江母愣愣的点头,走到一旁的座椅上坐着休息。

  欧卿祺和宋芦终于赶在了雨变大之前到达了家,可是还是因为躲避不及而沾染上了不少雨水,两个人的身上都多少湿了一些。

  看着欧卿祺狼狈的一身是水的模样,宋芦不厚道的挑眉笑了:“哎呦,风流倜傥的欧家二少爷也有今天这样狼狈的模样,可真的是难得一见啊!”

  面对宋芦恶趣味的吐槽,欧卿祺没好气的伸手捏了一把宋芦因为奔跑而透着淡淡的红晕的脸,磨牙说:“没良心的小东西,还不赶紧去给爷当热水,不然打你小屁屁!”

  宋芦自己也清楚,欧卿祺是因为替自己遮雨才会湿得那么彻底,笑了笑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朝着浴室走去,欧卿祺看着宋芦小人得志的模样,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后也许应该多淋两场雨。

  宋芦放热水的时候抽空给欧卿祺扔了一条干毛巾,一幅爷赏你的神情,看得欧卿祺一阵磨牙:“难得一见的湿身诱惑呢,我真的有眼福呦~”

  欧卿祺闻言眼神微微一暗,看了看还在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马蜂窝还在自鸣得意的宋芦,用手里透着淡淡的的香味的毛巾随意的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薄薄的唇轻轻的说:“有眼福吗?还有更有眼福的想要看看吗?”

  说着欧卿祺斜斜的仰着靠在沙发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撑着自己的额角,对着靠在门上的宋芦抛了个愉快的媚眼:“想看吗?”

  欧卿祺一副任君摆布的模样,眼角带着特有的魅惑动人,宋芦在心里默默的呸了三声,默念:男色害人男色害人……正色瞪了欧卿祺一眼,无比嫌弃的撇嘴:“卖弄风骚!”

  宋芦说完有些慌乱的走进了浴室,欧卿祺好笑的挑眉,没有遗漏宋芦转身是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我的小沁儿,是害羞了吗?真是,可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