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进行到一半,宋芦还是没看出这场宴会的目的是什么,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低头看着杯子里晶莹的猩红液体,宋芦挑眉一笑:“醉翁之意不在酒呐。”

  杰瑞听完宋芦的话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宋芦一个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观看着场内众人的表现,淡淡的笑着,低头思索着这场宴会的真正目的。

  宋芦虽然说跟欧凡这个人接触不多,可是因为之前欧卿祺突然失踪,宋芦被迫主持大局的是难以避免的有了一些交锋的地方,宋芦对欧凡的评价不低,至少欧凡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没有头脑的人。

  作为被欧老爷子悉心培养了多年的继承人,如果说不是欧卿祺的异军突起,欧凡绝对会是欧家毫无疑问的继承人的人选,所以说欧凡对欧卿祺有看法,宋芦觉得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一个人一直都被当做太子放在龙椅的边上,而且有人不断的告诉自己,那个位置是自己的,几十年的观念根深蒂固。

  突然冒出来被欧老爷子重视威胁到自己地位的欧卿祺,对于欧凡来说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一样,虽然说欧卿祺最后没有从欧凡手里抢到那个位置,可是还是足够让欧凡觉得隔应。

  因为不管是欧凡还是欧卿祺,或者是看得清情况的大多数人心里都明白,欧卿祺在欧老爷子葬礼上出的事,到底有欧凡的多少手脚,只怕是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而如今欧凡刚刚夺权不久,公司内部形式不稳,按道理来说欧凡要做的应该是稳定公司内部的人心,毕竟欧凡当初借用杨家的势力这事儿并不是什么隐匿的事,欧凡今天这场宴会目的几何,就真的有待商榷了。

  宋芦玩味的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欧凡,微微挑眉,仰头喝尽了酒杯里的液体,抬头微笑:“大哥怎么有空过来,作为东道主,大哥不是应该正忙的时候呢嘛。”

  .酷匠4网唯R一正l版G,e其.他"8都是盗版

  欧凡看着笑吟吟的宋芦,眼里闪过一丝幽光,从一旁走过的服务生端着的盘子里拿了一杯酒,笑容和煦的朝着宋芦边走边说:“弟妹说笑了,那些事都有底下的人去忙,我倒是清闲得很,比不得弟妹掌权宋氏忙。”

  宋芦把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低声说:“宋家家小业小,大头有父亲撑着,我也只不过是捡漏帮忙而已,倒是大嫂杨家的发展迅猛,让人艳羡不已呢。”

  面对宋芦的谦虚,欧凡的眼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自然而然的在宋芦的身边坐下,闻到欧凡身上传来的有些发腻的香水味,宋芦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动了动身子,拉开了自己和欧凡的距离。

  “你觉得欧氏的发展前景怎么样,或者说,你觉得这诺大的欧氏,谁做主才行?”好像是明白跟宋芦拐弯抹角没用,欧凡看了看场中璀璨的灯光轻声说,可是语气中带着的狂妄让宋芦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不爽。

  撇了撇嘴宋芦漫不经心的说:“大哥如今是欧氏的执行总裁,自然是大哥说了算,至于公司的事,宋芦目光短浅,只怕是看不清。”

  对宋芦的敷衍欧凡也不生气,呵呵一笑对着宋芦举杯:“如果不是二弟跟我作对,我想一切会更好,所以说,二弟果然还是不适合留在公司,如果我能把二弟养在家里一辈子做个闲散少爷,那就好了,弟妹你说是吗?”

  当着人家老婆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宋芦真的很想要把欧凡的脑袋撬开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构造,可是面上还是淡淡的笑着,不搭话。

  欧卿祺端着一杯酒悠悠然的漫步而来,做足了一幅名门贵公子的派头,语调低沉暗哑:“大哥有想要养我的心,但是我没有这个让人养着的兴趣了,这事儿,只怕是谈不拢。”

  欧卿祺的突然出现让欧凡的脸色微微一变,毕竟说人坏话被人逮着个现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能跟宋芦说出这样的话的欧凡注定也不是普通人,脸色微微愣了愣就恢复了笑容。

  “是么?那就可真的是可惜了。”欧凡看了看欧卿祺笑着说,随而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目光在不显山不露水的宋芦身上扫了一圈,站直了身子看着欧卿祺。

  看到欧凡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宋芦在欧凡的身后不屑的吐了吐舌头,欧卿祺捕捉到宋芦的神情,眼底浮现出淡淡的星光,嘴角也含上了浅浅的笑意。

  “沁儿不喜欢我在家待着,没办法,只能是辜负大哥的好意了。”莫名被当做挡箭牌的宋芦狠狠地瞪了欧卿祺一眼,可是清丽的眸子里透着淡淡的笑意。

  欧凡也没兴趣跟欧卿祺在这里扯犊子,敷衍的笑了两声就找借口走了,看着欧凡离开的时候衣冠楚楚的模样,宋芦忍不住暗中磨牙:“什么玩意儿,衣冠禽兽!”

  欧卿祺挑眉看着很少骂人的宋芦,不知道欧凡到底说了什么惹得宋芦如此生气,伸手搂住宋芦的腰肢轻声安抚说:“好了,沁儿不生气,不过是败军之将得瑟得瑟而已,别放在心上。”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才想起打听打听今天这场无聊的宴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而且欧凡绝对是不会没头没脑的跑来跟宋芦说这些话的好吧。

  既然欧凡这样做了,就证明在宋芦从欧氏退出的这段时间里,欧氏发生了不少大事,至少目前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那就是欧卿祺和欧凡是彻底的撕破脸皮了。

  欧卿祺若无其事的说:“沁儿还记得上次工地上的事吗?我让人把查到的欧凡动手的证据送到了董事会所有成员的手上,顺带拔了他插在工地上的人,这不,有点急眼了。”

  “这样了还有空折腾你?”宋芦挑眉有些好笑的问,欧卿祺目光淡淡的瞟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欧凡“谁知道呢,今天办这个宴会无非就两个目的,一是向我示威,二么,就是要趁机拉拢人了,不过,我们只是来看戏的。”

  宋芦没想到自己想了一晚上的结果会是这样的让人哭笑不得,没好气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话说,你大哥真的是有够无聊的。”

  欧卿祺闻言眼里划过一丝赞同的光芒,连忙点头不迭的说:“他一向很无聊,所以我们不用搭理他。”

  欧卿祺和宋芦没有待多大一会儿就抽空走了,毕竟那样的场合真的不是什么休息或者是闲聊的好场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