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办公室的欧卿祺摇晃着手里的茶杯,嫌弃的看了一眼杰瑞泡茶的动作,回味着宋芦泡茶的时候的优雅,再次鄙视了杰瑞的粗俗。

  正在为欧卿祺劳心劳力的杰瑞没想到自己居然遭到了欧卿祺的如此嫌弃,将手里的茶壶放下正准备跟欧卿祺说话呢,好死不死的电话响了。

  看着欧卿祺接电话的速度和脸上的神情,杰瑞有种莫名的预感,这货等好半天的电话了吧!不然怎么可以那么快?

  “沁儿,起床了吗?”宋芦一听到欧卿祺这副悠悠然的声调就莫名的来气,没好气的说:“怎么,你以为我得在床上躺到明天早上啊!你有那么强吗?”

  闻言欧卿祺的表情稍微凝滞,好半天才好笑的说:“看样子为夫还是没有让老婆大人满意,还需要再接再厉呐。”

  杰瑞在一旁端着茶杯的手控制不住的抖了抖,镜片下的小眼睛微微一闪,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呐~“项链很漂亮,我很喜欢。”扯了半天。宋芦才顿了顿低声说,欧卿祺闻言轻声发笑,看着自己眼前在杯子里沉浮的茶叶:“那天在商场就想给你的,结果你不理我……”

  欧卿祺的语调颇有些哀怨,宋芦也想起了那天在商场自己到底忘了什么,不由得有些尴尬,打了两个呵呵就挂断了电话,欧卿祺握着手机淡淡的勾起了唇角,属土拨鼠的,调戏不得,会逃。

  杰瑞收起了自己看戏的神情对着欧卿祺说:“今天晚上公司的晚宴怎么办?要去吗?”

  “去,当然去,这样的热闹怎么可以少了我呢?”欧卿祺说着轻轻的挑眉,意味深长的看了杰瑞一眼,其中夹杂着淡淡的警告:你敢把你刚才听到了说出去试试?

  杰瑞挑衅的回眸:不过就是满足不了老婆嘛,多吃点壮阳补肾的就行了,男人嘛,我理解~“公司有个外派任务还差个人,我觉得你挺合适的。”欧卿祺突然就转移了话题,杰瑞一听到外派两个字就急眼了,就差没指着天花板发誓自己永远都不会把欧卿祺满足不了宋芦的事说出去的!

  “行了,回去准备一下吧,别出什么乱子。”欧卿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着杰瑞摆手,杰瑞如或大赦一样的扭头就跑,欧卿祺低声嘀咕:“这次是去法国采景,跑那么快干嘛?”

  趴在床上挺尸的宋芦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不解的挑眉:“欧氏的内部宴会,我去干嘛?”

  虽然嘴上说不去,可是宋芦还是提前收拾好了自己,乖巧的坐在家里等着欧卿祺来接自己。

  这次的宴会是欧凡整出来的,欧卿祺什么都不管,自然是落得轻松,毫无压力的把剩下的需要善后的工作丢给了杰瑞,自己开着车朝着宋芦住的公寓前进。

  宋芦穿心一身简单也不失正式的及膝小礼服,经典的乳白色,不出彩的普通款式,却也让宋芦穿出了不一样的韵味,看着装扮简单的宋芦,欧卿祺眸光一闪,二话不说的把宋芦推着进了卧室门。

  “沁儿去换这一身衣服,快去,我等你。”欧卿祺把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了宋芦,目光在宋芦的身上上下流转了一圈说。

  宋芦打开袋子随便看了一眼里边的衣服,鲜艳夺目的大红色,无声的散发着耀眼的热烈,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宋芦的目光,哪怕是宋芦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欧卿祺挑选衣服的眼光真的不错。

  随意瞟了一眼兴致勃勃的欧卿祺,宋芦走进里间去换衣服,顺手把想要浑水摸鱼的欧卿祺给赶了出去。

  欧卿祺不甘心的靠在门外,想着屋子里的温香软玉,忍不住垂首感叹:“下手慢了有没有!真的是,下手慢了……”

  欧卿祺并不着急赶去会场,悠哉悠哉的带着宋芦去吃了一顿大餐,才带着宋芦慢悠悠的朝着会场赶去。

  看到会场里的人来人往,宋芦不由得皱眉,悄悄的拽了拽欧卿祺的手,低声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欧凡到底想要干什么?”

  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伸手搂住宋芦的腰肢轻声说:“没事,我们是来看戏的,吃饱喝足就行了。”

  宋芦无语的撇嘴,跟着欧卿祺走到了人群中,接受着来自众人打量的目光,疑惑的扭头看着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杰瑞,跟欧卿祺打了声招呼松开了欧卿祺的手朝着杰瑞走了过去。

  杰瑞一身正装,端着一杯用来装模作样的彩色液体,宋芦走近了就赤裸裸的表达了自己对于杰瑞装逼的鄙视:“什么口味的啊?”

  杰瑞得意的挑眉:“青葡萄的,有没有很像最烈的威士忌?”看着杰瑞一幅装逼不花钱的得瑟模样,宋芦的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

  “叫我过来看你装逼的是不是?”宋芦皱眉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欧卿祺仰头喝下一杯酒,货真价实的酒,目光不善的瞪了一眼恰好回头的欧卿祺。

  杰瑞看到这两人之间流转的目光,有些微微失神,拉住了宋芦低声说:“宋芦,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宋芦一幅吃错了东西的表情看着杰瑞,好笑的弯了弯眉角:“千年铁树开花了?纯情小杰瑞也开始疑惑情爱之事了?话说你这个算不算是早恋呢?”

  s最*"新),章1M节`上~2酷`,匠网\

  跟欧卿祺的阴损,宋芦就是明目张胆的直接损,杰瑞没好气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你就告诉我得了呗,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吧!”

  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欧卿祺,宋芦的潋滟的眸子里闪耀着淡淡的荣光,眉眼含笑柔情四溢:“想要变成他的心脏,每一下,都只为了他而跳动。”

  欧卿祺恰好回头看戏宋芦两人之间的目光交织流转,无数情意弥漫发酵,杰瑞若有所思的看着的相视而笑的欧卿祺和宋芦,耳边回响着宋芦的话,轻声说:“难道说,这就是爱情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