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不知道欧卿祺的猜测,继续带着自己的无尽怨念逛着超市,因为实在不知道欧卿祺的喜好,索性就没头没脑的拿了一大堆东西,想着回去了之后让欧卿祺自己选,剩下的就放着得了。

  欧卿祺赶到超市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推着一个高出自己不少的购物车艰难的行进着,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纠结不定的模样看得欧卿祺揪心。

  欧卿祺远远的看不清宋芦手里拿着的正在纠结的东西是什么,看到宋芦的小眉毛几乎是快要拧巴掉了,欧卿祺好笑的朝着宋芦走了过去,语气含笑的说:“喜欢就都拿走呐,在这纠结什么呢?”

  》3更新;最Lq快!《上酷:匠网

  正沉浸在自己一团浆糊的纠结世界里的宋芦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说话的人是欧卿祺,有些不满的嘟哝:“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啊!好多不一样的,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

  听到宋芦口中那个身份不明的他,欧卿祺的眸光微微一暗,走到了宋芦的身边接过了宋芦手里的东西,挑眉看着两个款式不同的刮胡刀,眼里划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宋芦有些恼怒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抬头一看到欧卿祺眼里的狭促的笑意,白皙的小脸腾的一下就变得通红,两只手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才合适,瘪着嘴瞪欧卿祺。

  “其实吧,这两个我都不喜欢。”看了好半天,欧卿祺才一脸惋惜的说,宋芦吧唧一下就不乐意了,气鼓鼓的转过头去不肯再看欧卿祺。

  看到宋芦难得的孩子气,欧卿祺好笑的挑眉,转头看着购物车里堆满了的东西,眼里划过一丝暖意。

  随意拿起一个男士用的护肤品,再看那些不同款式的东西,觉得就像是有人用羽毛轻轻的拨弄自己的心尖一样的酥软,让自己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暖意。

  欧卿祺从宋芦的身后抱住了宋芦的腰肢,将自己的脑袋埋到了宋芦散发着淡淡的甜香的脖子里,低声呢喃:“不过,只要是小沁儿给我买的,我都喜欢,有你,我不甚欢喜。”

  欧卿祺突如其来的肉麻,宋芦有点反应不过来,傻乎乎的通红着小脸抬头看着欧卿祺,故作镇定的轻哼了一声,低着的头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真的是没有比心爱的人也爱自己还要更美的事了好吧。

  将一些多余的东西放回去,欧卿祺把外套搭在了购物车的边缘推着减轻了不少了购物车陪着宋芦逛超市。

  将一些排骨放到了车里,宋芦才想起了什么不对劲的,抬头看着欧卿祺奇怪的问:“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怎么找到我的?”

  欧卿祺挑选西红柿的手微微一顿,含笑看着宋芦说:“不是你告诉我的吗?”说着把一些莲藕放到了车里,一只手拉着宋芦往前走。

  宋芦闻言奇怪的挑眉,疑惑的嘀咕:“我有吗?好像没有吧……”欧卿祺回头看了一眼皱眉的宋芦,目光诚挚的说:“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来的呢?”

  宋芦低着头想了想,好像也对呵,自己不说欧卿祺怎么知道的,看样子真的是这段时间睡太多了好吧,脑子都迷糊了不少。

  提着不少食材和生活用品回到宋芦住的小公寓,欧卿祺就主动提出要到厨房帮忙,鉴于欧卿祺上次在厨房给自己添乱无数的光辉事迹,宋芦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欧卿祺的提议,把人赶到了卧室里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宋芦在厨房里忙碌,脑海里浮现出在超市的时候欧卿祺的话,忍不住低低的发笑:“我又何尝不是呢?因为有你,不甚欢喜。”

  欧卿祺点名要吃排骨炖莲藕,宋芦绞尽脑汁的把这道得到欧卿祺的临幸的菜做到了尽善尽美,欧卿祺也很给面子,吃到宋芦觉得会撑了还不乐意让宋芦拿走小碗。

  “得了哈,消停会儿。”宋芦没好气的看着满脸哀怨的看着自己的欧卿祺,那双或不怒而威或勾人魅惑的眸子里泛着淡淡的妖娆的水光,看得宋芦心神荡漾。

  欧卿祺起身走到宋芦的身后伸手搂住了宋芦的腰,轻轻的呓语:“沁儿,我爱你。”宋芦收拾盘子的说微微一顿,眼里弥漫着浓浓的笑意,满目的温情。

  回过头来眼神波光流转,主动伸手搂住了欧卿祺的脖子,压低了声音调皮的问:“当真,爱我?”

  宋芦就像个遗落凡间的小妖精,唇角含笑,眉眼带情无数,一双集齐天下星光的璀璨眸子熠熠生辉,欧卿祺在宋芦的注视下低垂了眉眼,轻轻的含住了宋芦殷红的唇,低声感叹:“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仍待你眉眼如初。”

  “咯咯,欧卿祺你抄袭,表白都抄袭,实在是太没有诚意了吧!”宋芦伸出食指将欧卿祺逐渐靠近自己的嘴抵住,浅笑着说,眼睛飘过一丝坏笑。

  “诚意吗?我知道了!”在欧卿祺的笑容中一阵天旋地转,宋芦被欧卿祺打横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欧卿祺你干什么呢!放我下来!桌子还没收拾呢!”宋芦感觉到一种叫做危险的东西在靠近自己,急忙在欧卿祺的怀里挣扎着吵闹,欧卿祺忙里抽闲的在宋芦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语调低哑魅惑:“当然是,证明我的诚意了。”

  “没有什么,会比行动更有诚意……”夜正好,灯光无限。

  第二天宋芦起床的时候欧卿祺照例不在,因为宋起床的时间真的不算早,看着桌上摆着的小米粥和早饭,宋芦含怒的眸子稍微缓和,气鼓鼓的走到桌子前咬牙切齿的吃饭。

  身体的不适让宋芦放弃了自己的出行计划,吃完饭之后就懒洋洋的拖着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大床,扭头就看到了床头柜上摆着的一个精致的盒子,还压着一张小纸条。

  “沁儿,早安!”纸条上写的内容实在简单,宋芦瞟了一眼就打开了那个盒子,为里边的东西的精致惊讶,微微张大了嘴。

  一条由碎钻组成的项链安静的躺在盒子中央,难得的是项链坠下来的部分是一颗黄色的水晶,少有的澄澈。

  而挂件后的刻字也让宋芦欣喜,毫无疑问,欧卿祺的这份惊喜成功的打消了宋芦因为昨晚欧卿祺的不知节制的怒气。

  把玩着手上的项链,宋芦忍不住低声发笑:“爱语,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