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在医院观察了两天就被接回江家了,期间宋芦自己去医院看一次,然而宋菲明显的并不怎么领情,可是宋芦也浑然不在意,毕竟面子工程这种事,谁当真谁就输了不是。

  江风对宋菲依旧是一幅看不见的冷淡,不过也不再吵着离婚,只是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宋菲的不满。

  宋芦对江风和宋菲之间的狗血言情剧完全不感兴趣,除了和欧卿祺时不时的插科打诨之外,宋芦的日子倒是过得难得的安宁。

  不过某一天宋芦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并没有准备欧卿祺的洗漱用品,那么欧卿祺在这里住的这段时间用的到底是什么呢?

  看到洗漱间里欧卿祺那个已经用得磨损得不成样子的牙刷,宋芦的眼角酸涩,猛地想起了那是欧卿祺第一天来这里住的时候自己随便从柜子里找出来的一次性的,结果欧卿祺还在用着。

  宋芦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忽略欧卿祺了,自从跟欧卿祺坦诚相待之后,宋芦和欧卿祺就提前进入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宋芦也理所应当的向欧卿祺撒娇耍赖,肆无忌惮的发脾气闹性子。

  Ha看2!正@版章%节{@上+酷:匠`P网Qp

  一向号称脾气不好的欧卿祺在宋芦的面前表现出了绝无仅有的耐心,不管宋芦的要求多离谱,说法有多无理取闹,欧卿祺都只是一如既往的淡淡的笑着,包容宋芦的一切。

  而且宋芦的吃穿住行都是欧卿祺亲自过问的,照顾得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可是看到欧卿祺在自己住的地方用着一把一次性的牙刷,宋芦就觉得自己很对不住欧卿祺,对不住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心。

  轻轻的吸了吸鼻子,宋芦毫不犹豫的把那把让宋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性的牙刷扔到了垃圾桶里,转身拿上了自己的钱包就走出了家门。

  欧卿祺从会议室走出来,正好就碰上了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欧凡,欧凡看着欧卿祺的目光绝对是不够友好的,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杰瑞觉得欧凡甚至有可能冲上来掐死欧卿祺的冲动都有。

  “二弟倒是好手段,这次是我小看你了,希望以后你还能一如既往的给我惊喜。”欧凡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欧卿祺有些发狠的说,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一脸的戏谑。

  “大哥说笑了,不过是雕虫小技,哪里入得了大哥的眼?父亲留下的东西,我可以不争,但是绝对不会让人毁了它,我想大哥也明白我的意思,对吗?”欧卿祺的声音和欧凡相比多了一分低沉暗哑,同时也更多一些压迫。

  欧凡淡笑着说:“二弟说得有道理,我倒是拭目以待二弟的成就了。”欧卿祺无所谓的对着欧凡耸肩,欧凡扭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杰瑞在欧卿祺的身后嘀咕:“真能忍啊!换我我得撕了你!”

  “你这么暴力,你媳妇儿知道吗?”欧卿祺回头看着杰瑞,心情不错的吐槽,杰瑞没好气的瞪了欧卿祺一眼,扭头就走。

  嘴里轻声嘀咕:“妈蛋!有老婆了不起啊!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单身贵族!哥就是单身贵族好吧!土鳖欧卿祺!”

  宋芦正在超市给欧卿祺选生活用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欧卿祺的忽视到底是到了什么程度,不由得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皱眉,心里涌起淡淡的失落。

  看着眼前的琳琅满目的商品,宋芦才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知道欧卿祺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甚至在思考晚饭做什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欧卿祺喜欢吃什么,不知道欧卿祺不喜欢什么。

  做一个人的老婆做到这种程度,宋芦觉得自己真的也是没谁了,突如其来的沮丧让宋芦垂头丧气的在超市里徘徊,暗自恼怒自己的粗心。

  “喂,谁啊!”突然被电话打断自己的深刻沉思,宋芦很不爽的冲着话筒低吼,根本就没看电话是谁打来的。

  莫名被迁怒的欧卿祺不知道宋芦怎么了,只知道自己的老婆说对的都是对的,说不对的那就是别人错了,立马就开始了自己毫无节操的拍马屁历程。

  “沁儿,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听到是欧卿祺低沉悦耳的嗓音,暴走中的宋芦微微一顿,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下来仔细看了一眼确认人没错后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商品,宋芦颇有些有气无力的对着欧卿祺说:“没事,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不忙吗?”

  宋芦越说没事,欧卿祺就觉得心里越放心不下,嘴里轻声细语的问:“小沁儿怎么了,不开心还要瞒着我了?谁惹你生气了我去揍他给沁儿出气怎么样?”

  宋芦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想着就是你啊!就是那个叫做欧卿祺的惹我生气的好吧!尽管宋芦觉得自己生自己的气更多一些,可是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眼前的空地。

  宋芦眼神微微恍惚,敷衍着说:“没事儿,你别多想了。”欧卿祺闻言就更不放心了,好像想起了什么一眼眼神一亮,把手机开成扩音在亮着的屏幕上写写画画。

  宋芦没心情跟欧卿祺瞎扯,没说两句就挂了,倚着高大的货物架,看着眼前的东西继续纠结,心里狂躁的咒骂:要那么多品种干什么啊!不知道有一种人叫做选择困难患者是不是!

  电话另外一头的欧卿祺拿上了外套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地点不解的皱眉:“沁儿跑超市去干什么?心情不好难道是因为没带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