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宋芦醒过来的时候欧卿祺已经走了,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宋芦有些郁闷的皱眉,心里嘀咕:这段时间感觉越来越容易犯困了。

  昨天晚上欧卿祺怕长时间的坐车会吵醒宋芦,就没有带着宋芦回欧家,直接回的是宋芦住的公寓,此时公寓的桌子上摆着不管是卖相还是香味都不错的早餐,撒发着淡淡的诱人的香味。

  宋芦揉着眼睛看到桌上摆放整齐的餐盘,拿起了桌上的纸条,欧卿祺的字就跟人一样,潇洒中带着霸气,有着自己的狂傲不羁,小纸条上边温声细语的写着:公司有事,我先走了,醒了记得吃饭,冷了就热一下再吃,等我回来。

  末尾还画着一个可爱的小桃心,想到欧卿祺那样牛高马大的男人趴在这张小小的餐桌上含笑给自己写小纸条,宋芦不由得轻声发笑,一种名叫幸福的暖意弥漫心头,浑身都暖洋洋的舒坦。

  欧卿祺其实差不多是一晚上没睡,因为欧凡的行为让欧卿祺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威胁的东西,欧凡现在已经是疯了。

  欧卿祺可以容忍欧凡对自己的无视对自己的鄙夷,可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欧凡用自己的愚蠢毁了欧老爷子一生的心血。

  所以欧卿祺必须在欧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蠢事之前给欧凡找点麻烦,让这人意识到什么才是自己应该做的,什么是自己永远都不该触碰的高压线。

  欧卿祺能够得到欧老爷子的重视,就证明欧卿祺确实有这个实力,在欧凡忙着算计欧卿祺的时候,欧卿祺也趁机收集了不少欧凡各方面的事情,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欧卿祺俊秀的眉头狠狠地皱起,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杰瑞拿着文佳走到欧卿祺的办公室发现欧卿祺大清早的就端着一杯烈酒,眼皮啪嗒一跳,杰瑞没好气的说:“怎么,大清早就来点漱口的?浓度够不,不够我去给你买点酒精来,消毒效果好着呢!”

  面对杰瑞的明里暗里的挤兑,欧卿祺淡淡的勾唇一笑,自己被无视了杰瑞也不生气,走到了办公桌前瞟眼看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眼睛瞬间睁得老大,闪烁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哎呦我去!欧凡他妈的疯了吧!”杰瑞有些跳脚的尖叫,就跟吃错了什么东西一样的抓狂。

  欧卿祺目光轻轻的在那些文件上扫了一眼,目光一沉,语调有些冰寒的说:“是疯了,所以我们要给他找点麻烦,不然这人就该忘了,谁才是猎人,谁是猎物。”

  杰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欧卿祺闷声嗯了一声,修长的身子靠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看着欧卿祺把酒杯里金黄色的液体仰头一饮而尽,眉角微微挑起。

  “听说,准备要孩子的人不适合喝酒,不然……”杰瑞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有意无意的悠悠然的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欧卿祺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酒杯,微微皱眉还是放下了想要接着倒酒的手。

  抬头看了一眼神情无比正经的杰瑞,欧卿祺口吻稍微有些僵硬的说:“把那些东西亲自送到董事会所有人的手里,是安静了太久了,欧家也该有一些动静了。”

  杰瑞好笑的瞟了一眼欧卿祺的手,轻声答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欧卿祺说:“其实吧,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w最W新章|节◎上F&酷匠;y网:M

  杰瑞说完扬长而去,欧卿祺没好气的攥紧了拳头,眼里却飘过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那个安静的躺在桌上的酒杯,怎么也伸不过去手,好像那个小巧的酒杯有千钧重一样的吃力。

  过了好半天欧卿祺才好笑的挑眉,转身把那个酒杯遗忘在了身后,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人来车往,欧卿祺的眉眼带上清浅的笑意:“就算是为了我闺女儿,一点风险也不能冒呐……”

  欧卿祺很坚定的认为自己跟宋芦的孩子一定是个女儿,心里反复念叨着,正在超市买东西的宋芦不由得后背升起一股凉意,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战,心里嘀咕:是不是宋菲又说我坏话了?

  宋芦这次是真的冤枉宋菲了,话说昨天晚上欧卿祺一行人离开后,刚才还有的母慈子孝的场景就消失了,宋耿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之后江母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站起身走到依旧低着头不说话的江风跟前抬手就是啪的一巴掌,打碎了深夜走廊里的平静。

  江风抬头看着脸色苍白气得浑身发抖的母亲,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默不作声的低下了头。

  “你来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小风,你们实在是太让妈妈失望了!”江母颤抖着手指着江风低吼,看到自己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变成这副模样,江母对宋芦的不满就更大了。

  江风闻言微微一顿,咬牙对着江母说:“妈妈,我不喜欢宋菲,你知道的!我不想这样,妈妈,我以为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要什么?宋芦已经结婚了!你想要什么都不可能了知道吗?宋芦她已经结婚了!”江母是真的忍不了了,江风一心心心念念的都是宋芦,而跟宋芦的绝无可能也让江母对宋芦充满了怨气。

  闻言江风直接挫败的跌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脸上再不复曾经的风光帅气,有的只是刻骨的绝望和嘲讽。

  “是呀,她结婚了,不会再属于我了,再也不会是我的了……”江风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呢喃,看着自己宝贝儿子痛苦的模样,江母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揪疼。

  江母伸出一只手摸着江风脸上被自己打出的巴掌印,心疼的说:“小风,妈妈是为了你好,你听话好吗?宋芦真的过去了,你们不可能了,宋菲怀着你的孩子,哪怕你不愿意做一个好丈夫,至少做一个好父亲,明白吗?”

  江风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脑海里回想着宋芦的一点一滴,心口发闷,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滴落可疑的水光,轻声呢喃:“做一个好父亲,好父亲……”

  江母和江风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身后的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的宋菲站在门后,听到了江家母子的对话,眼里划过一丝寒意,白皙的手指狠狠地插入了掌心:“宋芦!又是你!我一定会毁了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