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母教训江风的话没有人想听,江母也没兴趣为了一个女人教训自己的儿子,随便说了两句就安静的坐着看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目光微微闪烁。

  宋芦一直都被欧卿祺护在怀里,也许是欧卿祺的怀抱给了宋芦不一样的安稳气息,宋芦没多久就陷入了睡梦里,欧卿祺低头看着睡得不安稳的宋芦,看了看急救室刺眼的红灯皱眉。

  江母的目光在扫到欧卿祺怀里的宋芦的时候保养得当的眼睛里飘过一丝暗芒,欧卿祺抬头淡淡的看了江母一眼,微微皱眉,江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看着外边乌泱泱的一片人没好气的:“家属在哪?怎么搞的,怀着孩子还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如果不是身体好,孩子早就掉了!有没有一点保护孕妇的意识!”

  江母一看到医生出来一马当先的冲到了前边,听到医生毫不客气的教训陪着笑脸低声说是,宋耿秋听到宋菲没事,紧紧握着衣服的手悄悄的松开。

  白舒雅今天完全是被宋菲给吓傻了,如今听到宋菲没事,后知后觉的觉得害怕,用手捂着嘴呜呜的哭,看得江母皱眉。

  江风低垂着的眉眼闪过一丝寒意,抬头看了一眼被欧卿祺抱在怀里的宋芦,心里划过一丝嘲讽:那个孽种怎么不掉了呢?他怎么可以存在呢!

  宋菲既然没事了,那么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留下的人都可以散了,欧卿祺看着自己怀里因为白舒雅的哭声而不安稳的宋芦,侧脸微微绷紧。

  “爸爸,没事儿我就先带着沁儿回去了,沁儿身体不好,我带她回去休息。”欧卿祺直接无视了白舒雅恶毒的目光,抱着宋芦走到宋耿秋的身边低声说。

  宋耿秋看了看在欧卿祺怀里睡着了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不管宋菲怎么闹,只要宋芦这个女儿可以幸福,那也足够了。

  “嗯嗯,记得小心些,到家了给我来个电话。”宋耿秋轻声对着欧卿祺说,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转移到了病房的宋菲,有些无力的说:“我在这里守着,毕竟怀着孩子,不能再闹了,有什么闪失,可就真的是罪过了。”

  面对宋耿秋的无奈,欧卿祺明显的不以为然,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类似嘲讽的弧度,对着宋耿秋说:“爸爸,您身体还在没有完全恢复,再累着,可不就得不偿失了吗?再说了,宋菲都结婚了,自然有她丈夫看着,江总,你说对吗?”

  欧卿祺这话是对着宋耿秋说的,可是眼睛却一直都是看着江风的,江风闻言微微皱眉,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

  可是还不等江风说什么,江母就连忙开口说:“当然的,这个是自然的,我跟小风在这里守着,亲家你也刚刚出院,回去好好休息!这里有我们守着呢,你就放心吧!”

  宋耿秋淡淡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江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毫无形象哭得打嗝的白舒雅,目光一沉:“你跟我回去,还是在这里待着。”

  哭得正起劲的白舒雅猛地听到宋耿秋用这样陌生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想起了今天宋菲说的那些话,对宋菲的心疼立马被对宋耿秋的怒气打消,心里只剩下了满满的心虚。

  “我回去换身衣服,给菲菲熬点汤再来,我苦命的女儿,除了妈妈,还有谁疼你呐……”

  白舒雅一边动作麻利的站起来跟在宋耿秋的身后,一边还不忘记给江母上眼药,欧卿祺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看着白舒雅的目光多了一丝狭促的笑意。

  欧卿祺抱着宋芦跟在宋耿秋的身后往外走,期间白舒雅的哭声吵到了宋芦,欧卿祺不悦的皱眉,宋耿秋低声呵斥了哭哭啼啼的吵得人头疼的白舒雅,睡梦中的宋芦成功因为这两个男人的偏心得到了白舒雅的白眼。

  因为生怕把宋芦从怀里放下来这人就醒了,欧卿祺早早的就把杰瑞叫了过来,看着宋耿秋的车走远了之后才朝着杰瑞的车走去,眼里带着淡淡的疲惫。

  杰瑞挑眉看着欧卿祺怀里睡着了的宋芦,没有发现那个应该出现在宋芦脖子上的东西,奇怪的问:“咦,你没有送吗?”

  s/酷$匠网O{首发z

  一提起这事儿欧卿祺的额角就忍不住突突的跳,没好气的对着不明真相的杰瑞甩了一个白眼,有些咬牙的说了被林夕打断的送礼过程。

  杰瑞听完之后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一种怎么同情的目光来看待欧卿祺的苦逼遭遇了,这样的微小利率也能被欧卿祺撞上,杰瑞都不得不佩服欧卿祺的好运气。

  杰瑞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好笑的说:“合着你设计的项链,准备了好久的送礼表白过程,轻而易举的就被宋芦的朋友打断了,然后就没送上,完之后还折腾到了医院。”

  欧卿祺低着头在宋芦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口吻淡淡的带着不易察觉的凉薄:“欧凡这段时间的动作实在是不小呐,连江家的都知道拿这事儿挤兑我了,看样子真的是费尽心思也要除了我呢。”

  杰瑞从后视镜里看着欧卿祺眼里一闪而过的嘲讽,没好气的说:“可不是,为了把你给除了,欧凡可真的是不择手段了,上次工地那事儿如果不是宋芦及时压制帮了大忙,估计最后闹得肯定更难看!”

  欧卿祺闻言不再说话,目光柔和的看着宋芦,轻轻的似自言自语的呢喃:“为了我的小沁儿,我也不能输……”

  宋芦被欧卿祺抱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凌晨了,看着墙上发出午夜钟声的挂钟,欧卿祺的目光微微凝滞。

  欧凡的动作越发的不遮掩,为了铲除欧卿祺,欧凡甚至不惜引狼入室,欧卿祺觉得欧凡真的很可笑,同时也为欧凡的行为寒心,看着睡着了的宋芦,欧卿祺低声呢喃:“沁儿,我不会输的,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能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