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你别闹了行吗?逮谁咬谁有意思吗?”宋芦头疼的按住了自己突突往外跳的额角,露出了些许疲惫。

  一旁悠然看戏的欧卿祺听到宋菲这样牵扯到自己的老婆身上立马就不乐意了,捕捉到宋芦语气透露出的淡淡的疲惫,眼神微微凝滞,收敛了自己懒散的神情。

  欧卿祺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不说话的江风,轻轻的挑了挑眉角,冷声对着江风说:“江总,贵夫人今天早上出门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不吃药就出门,江总当真是放心得很呐!”

  被欧卿祺拉入战局的江风冷冷的抬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明显有些幸灾乐祸的欧卿祺目光有些锐利,欧卿祺无所谓的耸肩,对着江风用下巴指了指宋菲,笑得意味深长。

  “过了今天还是不是我夫人,那可就说不清了,所以这事儿,我也不好管呐,倒是欧总闲得很,听说欧家大少爷这段时间和杨家接触频繁,希望不要给欧总添加什么意外的烦恼才好。”

  江风的这段话蕴含的信息量太大,宋芦稍微缓了一下才意识到欧卿祺这段时间在自己的面前从来都不提欧氏的事情,可是欧家的情况宋芦也是知道一些的。

  想着欧卿祺处处为自己着想,自己却忽略了欧卿祺的处境,宋芦的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愧疚,看着欧卿祺的目光也多了一分心疼,看得欧卿祺眉眼微挑,有种因祸得福的欢喜。

  欧卿祺转而看着江风,看着这个自己都要离婚了还不忘记给自己添堵的男人,欧卿祺的心里真的是很不爽好吧,欧卿祺是不会承认自己嫉妒江风抢先自己当爹才更加的不爽的。

  接受到欧卿祺的挑衅,江风抬眼定定的看着欧卿祺,这个取代了自己站在宋芦身侧吸引了宋芦全部的目光的男人同样也是江风的心头刺,一时之间两人的目光交叉汇聚,无形的火花四射。

  “菲菲!菲菲你怎么了!”白舒雅突然传来的尖叫打断了江风和欧卿祺的深情对视,看着倒在地上的宋菲宋芦的瞳孔猛地一缩,立马扒拉开了手忙脚乱的抱着宋菲摇晃的白舒雅。

  白舒雅和宋菲真的不愧是亲生母女,在某些时候没脑子的程度都诡异的惊人的相似,看到宋芦伸手扒拉自己,白舒雅立马惊声尖叫:“你要干什么!菲菲已经够惨了!你还想怎么样!”

  宋芦觉得自己直接被这对奇葩母女给气得没脾气了,没好气的回头对着好奇的探头想要看戏的欧卿祺说:“立马叫救护车!”

  白舒雅还想说什么,宋耿秋站起来对着白舒雅早就没有了以往的的优雅的脸低吼:“闹闹闹!还嫌不够乱的是不是!宋菲是个孕妇!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宋耿秋提起了宋菲是个孕妇,在场的所有人才猛地想起了这个战斗力彪悍的女人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江风的目光微微凝滞,看着宋菲的肚子的目光闪烁着诡异的冷光。

  白舒雅眼神一躲闪,跌坐在宋菲的身边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哭喊之路,欧卿祺站在宋芦的身边目光在宋菲突起的小腹上流转了一圈,叹息的看着宋菲说:“现在的孕妇都那么凶残了吗?”

  宋芦回头狠狠地瞪了欧卿祺一眼,看着宋菲苍白的脸色不知道在想什么,江风目不转睛的看着宋芦,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宋芦身旁的欧卿祺带着寒意的目光,终究还是忍住了没开口。

  宋菲被送到了急救室里,宋芦终于有空问宋耿秋到底发生了什么,宋菲突然的性情大变不可能没有原因的好吧,平日里宋菲恨不得把宋耿秋给供起来,今天说的那些话可见真的是气疯了。

  听完宋耿秋的话,宋芦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苦笑着看着无力的宋耿秋说:“也就是说,就因为她想要公司的股份您不答应,她就闹上了?”

  宋耿秋抬头看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疲惫的说:“宋家是你们姐妹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明显不合适,没想到宋菲平时竟然对我有那么大的意见,沁儿,我当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是吗?”

  宋芦对宋耿秋有些悲伤的话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深深地看了一眼突然就苍老了很多的宋耿秋,无声的叹气。

  B酷%匠A网正/版p首发;

  作为孩子的父亲,江风从头到尾都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宋菲肚子里的那坨肉的高度不在乎,尽管宋菲的大吵大闹让宋耿秋感到心寒,可是江风的举止在宋耿秋眼里又岂止是欺人太甚。

  一开始宋耿秋被宋菲吵得脑仁疼没空搭理江风的行为,可是如今宋菲怀着孩子进了急救室,江风还一脸无所谓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孩子没了最好这几个大字来表达自己对宋菲的不待见了,宋耿秋就真的忍不了了。

  “江风,按道理我是长辈,不该插手你们年轻人之间的感情,可是宋菲怎么都是我宋家的女儿,做人留一线,不要太过分了!”宋耿秋这话连敲带打的,江风的眼神微微凝滞。

  “亲家说得对!这个混小子就是欠收拾!今天我大孙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给我别回来了!”江母急匆匆的从走廊的另外一头走来,声色俱厉的对着江风低吼。

  看到自己的母亲来了,江风低着头没有说什么,自己看不上宋菲,可是自己还惦记着宋芦呢,江风也不想跟宋耿秋闹什么矛盾,低着头低声说是,宋耿秋扭过头没说什么。

  宋芦无奈的看着江母声色并茂的教训着江风,眼里划过一丝嘲讽,江母对宋芦的敌意掩藏得很好,可是还是在不经意的流露间被欧卿祺捕捉到,欧卿祺微微皱眉,紧了紧抱着宋芦的手。

  “沁儿,有我呢,别怕。”听到欧卿祺轻声在自己耳边呢喃,宋芦会心一笑,轻轻的放松了身子靠在欧卿祺的胸口,低声说:“还好有你,有你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